乐活篇: | 1:小茶馆,大快乐 | 2:“饮茶叹戏”荣华楼 | 3:评书泰斗归来 | 4:相声也时尚 | 5:掏耳朵匠人老吴 | 6:江南小镇早茶铺 | 香格里拉篇 | 流水线篇 | 玉树篇 | 劳动者篇
   文字阅读

《评书泰斗归来》

图文/ 孙起 版权作品,请勿转载

10月2日晚7:30,87岁的陈(士和)派评书泰斗刘立福先生又一次站在天津市和平文化宫的舞台上表演评书《聊斋志异》,此时距他上一次连续演出已过了7年之久。闻讯者纷至沓来,有从北京、唐山赶火车过来的,有从武汉出差座飞机专门回来的,还有些是听到消息掉转车头直奔剧场的,更多是从天津四面八方赶来的评书迷们。早在开演前一个星期左右,200余人的茶园就已预先售出了九成,演出当天,不得不破例加座,来照顾远道而来的热情观众。

当老先生从幕布后缓缓走上舞台的时候,场下响起了长久的掌声和叫好声,刘先生微笑着向观众作揖、问好,台下渐渐安静了下来。只见他屏气凝神,醒木一拍,一首定场诗过后,徐徐道来,一段叫人期许已久的《聊斋志异》就此开篇。一位已过耄耋之年的老人,独自一人神完气足地表演了2个多小时,绝对是个奇迹。台下观众低声赞道:“精神!不减当年”。热茶、瓜子、萝卜、老艺人、流传百年的老书目,剧场里充满了旧时茶馆的味道,剧场专门经营曲艺节目的董经理说:“这里正式开业以来一年多,剧场从来没这么火爆过,关键还得是有威望的名角来坐镇。”

陈派评书艺术源于大家陈士和先生,其表演方式与传统评书坐论古今不同的是,陈派评书讲究的是现身说法,并借鉴戏曲中的程式表演,为观众生动地演绎出各种故事。其主要书目都是《聊斋志异》中的篇目。从小就跟着师爷陈士和与父亲刘健英耳濡目染的刘立福从打22岁开始说评书《聊斋》,至今65年,深谙其中精髓,表演造诣高超。在当天表演的篇目《小翠》中,皇上、大臣、老爷、太太、丫鬟、家丁、活泼的小姑娘、憨痴的傻儿子等各种角色的表情、情绪、语音、身段,瞬间转换,让观众应接不暇,常常是过了几秒钟,才回过味来,会心大笑。可以说,评书里头一人一个性格,一人一个面相,个个不同,要求演员样样精通、具备深厚的功底才能表演到位让观众信服,展现出《聊斋》故事中一段段场景,叫观众如临其境,大为赞叹。不仅如此,评书讲究一个“评”字,评是非、评人情、评道理,尤其是对人物内心活动的分析更是陈派评书的特点。往往原著中短短几行字,说书先生能讲上好几天,但其演绎的情节又处处不离原文,并随时可以根据古今中外的新事旧事、人情道理包括现场的情况加以点评,这,也是现场听书的魅力所在。

以往大家可能对《聊斋志异》的理解有误区,认为是《鬼狐传》,包括近年来一些影视作品也都充斥着魔幻色彩,可以说已经背离了原著的精神主旨,但评书《聊斋志异》却没有这些偏离原著的东西,完全是通过故事来讲人情、道理。按照刘先生的划分:“评书聊斋主要演绎了人、鬼、狐、仙、物等五类”,其中的鬼并非阴森恐怖之鬼,狐也是有情有义之狐,是按照人的模式去刻画的,所以更能体现出蒲氏“借鬼狐而寄孤愤”的意境。

与从前不同的是,当天来剧场听书的大多是年轻人,其中不乏在校大学生。别看他们年轻,可对曲艺的了解和喜爱却不输给许多老观众。网络是他们交流的工具,也拉近了传统与现代的距离,看着他们能够静下心来津津有味地欣赏传统评书的劲头儿,显示出曲艺之乡的观众们骨子里的与众不同。

早年间,天津这块地界有100多个大小书场,说书艺人不下2、300人,可随着时代的发展,老茶馆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茶馆文化也为新的艺术形式所取代,传统艺术也慢慢地被大家忽视。现今能坚持说评书的专业演员,全天津也找不到几个。新茶馆虽然建了不少,可味道却有着微妙的变化。评书、相声、鼓曲,现已经成为了一种奢侈的消费而不再是过去老人们天天花几毛钱过午后时光的一种生活。刘立福先生的回归舞台,让人们惊喜地可以在每周六晚那两小时的时间中,穿梭时光隧道,回到纯正的老书场,回到理想中的精神世界。刘先生总说:“我说了一辈子评书,评书《聊斋志异》就是我的精神支柱,只要我身体允许,我就不会离开舞台。”这是观众们的福气,也是评书艺术的福气。

刘立福评书片段(点击播放按钮即可收听):






编者按:

生活的故事绵延不绝。如果你看过本期《活着》后有任何话想说,或者你愿意提供原创纪实图片故事,都可以发邮件至ppqq_huozhe@qq.com,我们会收集整理所有来信,你也将成为记录历史的人。

【你所看到的腾讯图片“活着”系列,由腾讯网与腾讯公益基金会联合采集制作。腾讯公益,让爱传递

 

 
   网友评论
出品:【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腾讯图片】  编辑:李昕樾 于鱼 王崴 李茂公 高如熠 梁彤 设计:傅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