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往期回顾 | 割皮救女 | 捕鱼者说 | 不能承受的呼吸 | 被遗忘的时光 | 星星的孩子 | 迷失三亚 | 昆明“小人国” | 滇池东岸 | “陆良八老”列传 | 旱村标本
  >>相关文字

泥巴娃娃

《活着》第15季 放暑假的孩子(三)

吴芳 图/文(媒体转载须经腾讯网及作者授权)

在合肥淝河路附近有一大片菜地,十几户来自江西的家庭寄居在田间地头自己搭建的菜棚里。暑假开始,这些菜农的孩子也来到这里,他们在享受父母亲情的同时,也感受着城市边缘生活的艰辛。

时间指向晚上6:30,夕阳西下,田间的蚊虫逐渐多了起来。棚子外,11岁的罗佳玲和9岁的罗佳伟一边拍打着蚊子,一边用刷子刷洗刚刚自己换下来的衣服,一副老练的样子。而此刻,爸爸妈妈还在棚子附近的菜地里忙碌,这是菜农一天中最忙的时候。过一会儿,爸爸妈妈还要将收好的一车生菜和白菜送到菜市场。

“这里不好玩,没有伙伴,住的也破,蚊子还多。” 罗佳玲和弟弟罗佳伟来自江西抚州,自从一个月前到达合肥之后,小佳玲和佳伟就住进了城郊爸爸妈妈住的这个菜棚里。由于爸爸妈妈每天忙碌,很多事情他们只能自己做。每天除了到地头逛逛,就是看电视,倍感寂寞。尽管刚来时有些新鲜,但几天一过,他俩就开始想家了——想念爷爷奶奶,想念村里的伙伴。到合肥这么长时间,也没能进城玩玩。

天逐渐黑了下来,在另一间菜棚旁边的菜地里,罗佳琪和弟弟罗佳兴还在帮父母收割生菜。他俩腿上已经被蚊子叮了很多包,但爸爸催促得紧,他俩已经顾不了这些,加紧了手上的动作。

今年16岁的罗佳琪和15岁的罗佳兴来自江西抚州,这个暑假到达合肥之后,便一直在菜棚里呆着,除了下雨可以不出去外,大部分时间都和爸爸妈妈一道下菜地做农活。“爸爸妈妈每天早晨6点就下地,上午打理菜地,下午开始收菜,晚上去菜市卖菜,一直到夜里12点才能休息。”罗佳琪说,“过去只知道父母在城市种菜,但没有想到种菜这么辛苦。”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爸爸心痛地催促女儿周晓玲收工回去洗一洗。周晓玲直起酸痛的腰,擦去脸颊上的汗珠,然后回到边上的菜棚里。刚刚16岁的周晓玲读高一,暑假后从江西来到日夜思念的父母身边。从到达的那天起,懂事的她就开始帮着父母干活。这可能是她长这么大以来最艰苦的一个暑假,尽管有时候自己也想偷懒休息,但每次看着父母辛苦的样子就不忍心。

菜棚很矮也很黑,周晓玲拉亮灯,用井水冲去脚上的泥土,然后洗脸。棚子里闷热难当,但灶台上却冰凉。她知道,父母至少还有好几个小时才能收工,她现在能做的就是抓紧烧饭、烧水,等父母回来后就可以早点休息。

夜幕降临,与远处城市的灯光相比,菜棚里的灯光显得很微弱。孩子们有的在看电视,有的在看书,有的还在烧饭洗衣,他们静静地等着父母收工回来……

(完)

>>本季“放暑假的孩子”全集:

第一期:卖菜女孩的夏天(黄萍萍1岁时,母亲就用竹筐把她从河南老家带到北京城郊卖菜,九岁起她就独自“上岗”了。萍萍的暑假生活逃离了学习,却避不开劳累,卖菜是她每天的功课……)

第二期:阳光下的高尔夫女孩(11岁的李雨欣已有三年高尔夫球龄。她爸爸从美国订购了一套价值1万8千元的球杆送她。小学五年级的这个暑假,在暴晒的高尔夫球场上无数次挥动球杆,给她带来了无限快乐……)

第三期:泥巴娃娃(暑假里,城郊农田中的娃娃打着赤脚“上天入地”。他们没有游戏机、辅导班,只有简陋的窝棚和清香的泥土。他们在享受父母亲情时,也感受着城市边缘生活的艰辛……)

第四期:我是二当家(魏平有着城里孩子的个性:不喜欢被人摆布、思维活跃、充满喜感、穿破烂的裤子、搞前卫发型、不害怕生人……他无意于模仿别人的生活,他创造的是自己的时尚,过的是自己的暑假……)

>>观看更多纪实图片故事,请点击【腾讯网《活着》栏目汇总页】

>>《活着》官方微博(@huozhestory)

>>《活着》投稿邮箱:ppqq_huozhe@qq.com

 

  >>网友评论
出品:腾讯公益 & 腾讯图片 图片编辑:王崴 页面设计:Fea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