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往期回顾 | 割皮救女 | 捕鱼者说 | 不能承受的呼吸 | 被遗忘的时光 | 星星的孩子 | 迷失三亚 | 昆明“小人国” | 滇池东岸 | “陆良八老”列传 | 旱村标本
  >>相关文字

卖菜女孩的夏天

《活着》第15季 放暑假的孩子(一)

刘飞越 图/文(媒体转载须经腾讯网及作者授权)

这是一个普通的夏日午后,北京的街头依然笼罩着粘稠的热气。16时许,黄萍萍又准备出门卖菜了。她对镜梳理了下头发,卡上有一枚淡粉色却已发白的蝴蝶结,挎上零钱包,走出家门。这样独自卖菜的生活已经持续了三载,她今年12岁,9月份开学她就是小学6年级的学生了,这是她小学生涯的最后一个暑假。

黄萍萍的一家来自河南信阳,一岁起母亲就把她放到竹筐里带到北京城郊卖菜,九岁起她就可以自己骑着三轮车独自卖菜了。在她的记忆里从来没有回过河南老家,河南在她的脑海里只是个名词,北京海淀区的土井村才是她的故乡。

黄萍萍的父亲最近正在天通苑拆房子,就是靠着打零工,用汗水换些积蓄。她的母亲则在家种着一亩多的蔬菜大棚,黄萍萍每天卖自家大棚的蔬菜。卖菜的收入支撑着这一家人的日常开销和弟弟妹妹的学费。

这个暑假,黄萍萍每天都要到海淀区的颐园山庄小区附近的菜市场卖菜,有时候还要一边卖菜一边照顾比她小三四岁的弟弟妹妹。卖菜的时间长了,有不少老顾客来光顾她的小菜摊。一位60多岁的大妈看着黄萍萍夸奖说:“我经常来这儿买菜,这孩子可机灵呢。她们自己种的菜,也新鲜。”

黄萍萍虽然生活在北京,可很少进城,记忆中的几次进城,都是参加爱心机构组织的农民工子女参观展览馆之类的活动。最奢侈的生活,则跟姐姐到西二旗13号城铁站的天桥上吃麻辣烫。

一家人都在忙碌,黄萍萍的父母更是无暇顾及孩子们的学习,孩子们也没有养成好的学习习惯。

不被关注的除了她的学习,还有她的学校。黄萍萍在读的农民工子女小学去年已经被拆了一次,今年又面临拆迁。

上学,卖菜,学业加生活,黄萍萍比同龄人都要忙碌。忙碌的间隙,她也会想想自己的梦想。那个曾经到她的学校做志愿者的阿姨是黄萍萍的偶像。听说那个阿姨是个工程师,黄萍萍也萌生了当工程师的理想,尽管她不知道工程师是做什么的。

据了解,像黄萍萍父母一样的进城务工人员已超过2亿人,在这2亿人的背后,有7000多万后代子女,这其中又包括跟随父母在他乡漂泊的1400多万随迁子女,以及5千多万留守儿童。农民工子女教育问题,成为现时期中国义务教育的薄弱环节。

不能和同龄人站在一个起跑线上,黄萍萍难道只能重复父辈的命运?谁能许给卖菜女孩黄萍萍及其他数千万“黄萍萍们”一个未来?

(完)

>>本季“放暑假的孩子”全集:

第一期:卖菜女孩的夏天(黄萍萍1岁时,母亲就用竹筐把她从河南老家带到北京城郊卖菜,九岁起她就独自“上岗”了。萍萍的暑假生活逃离了学习,却避不开劳累,卖菜是她每天的功课……)

第二期:阳光下的高尔夫女孩(11岁的李雨欣已有三年高尔夫球龄。她爸爸从美国订购了一套价值1万8千元的球杆送她。小学五年级的这个暑假,在暴晒的高尔夫球场上无数次挥动球杆,给她带来了无限快乐……)

第三期:泥巴娃娃(暑假里,城郊农田中的娃娃打着赤脚“上天入地”。他们没有游戏机、辅导班,只有简陋的窝棚和清香的泥土。他们在享受父母亲情时,也感受着城市边缘生活的艰辛……)

第四期:我是二当家(魏平有着城里孩子的个性:不喜欢被人摆布、思维活跃、充满喜感、穿破烂的裤子、搞前卫发型、不害怕生人……他无意于模仿别人的生活,他创造的是自己的时尚,过的是自己的暑假……)

>>观看更多纪实图片故事,请点击【腾讯网《活着》栏目汇总页】

>>《活着》官方微博(@huozhestory)

>>《活着》投稿邮箱:ppqq_huozhe@qq.com

 

  >>网友评论
出品:腾讯公益 & 腾讯图片 图片编辑:王崴 页面设计:Fea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