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往期回顾 | 割皮救女 | 捕鱼者说 | 不能承受的呼吸 | 被遗忘的时光 | 星星的孩子 | 迷失三亚 | 昆明“小人国” | 滇池东岸 | “陆良八老”列传 | 旱村标本
  >>相关文字

“六味”侗医

《活着》第17季 侗人秘境(三)

田卫涛 图/文(媒体转载须经腾讯网及作者授权)

侗医药是世世代代生活在山区的侗族人在与各种疾病抗争的过程中,探索积累的治疗各种疾病的经验。因山高路远,生活在山区里的侗族乡亲看病困难,赤脚侗医成了他们的健康“守护神”。

贵州省黎平县岩洞镇铜关村69岁的吴文贤就是这样一名深受村民尊敬的侗医。吴文贤给病人看病采用的草药多是大山的野生植物,乡亲们亲切地称他为“吴草医”。

吴文贤自小跟随略懂医术父亲一起上山放牛,父亲教他认识山上的各种野生植物,哪个是草,哪个是药,对什么病症有疗效,借此启蒙吴文贤对药草医术的兴趣。

成年后的吴文贤痴迷于草药医术,经常带着三本厚厚的草药书上山采集标本。他对每种新认识的草药都亲自尝试,论证药性。1963年,他被任命为生产队卫生员,也就是所谓的“赤脚医生”,开始为乡亲们治病。

吴文贤说:“胆子小是当不来草医的,很多名贵稀有的药草都生长在高山顶部和悬崖旁,采到那些药草,要将绳子拴在腰间去采集。现在岁数大了,那些药采不得了,就只能到药材市场去买喽。”

侗医治病根据“六性、六味”理论。“六味”为酸涩、苦、辣、香、淡、甜;“六性”为热、凉、收、散、退、补。用药要根据“六味”与“六性”的药理,结合疾病的临床表现,对症施治。

从医近50年来,吴文贤根据所学的侗医医术为无数乡亲治好了疾病。家庭困难的村民吴玉梅患有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卧床不起,双腿膝盖肿胀严重,走路需要搀扶。经过吴文贤诊断,吃了七副草药后,症状全部消失,如今能够重新在自家农田中劳作。

病情痊愈的吴玉梅每次看到吴文贤就远远地躲着走,让吴文贤很纳闷。后来才知道她因为家庭困难没有草药钱,不敢面对他。吴文贤知道情况后,主动上门免去了她的药费。

“为乡亲们看病不能讲条件。有钱的给看病,没有钱的也给看病。草药都是山上自采的,钱不钱无所谓,病好了才是我最高兴的事情。也经常有医治好的病人提着猪头送过来,表达一下心意。” 吴文贤豁达地说。

(完)

>>本季“侗人秘境”全集:

第一期:百日千锤成侗衣(历经种棉、纺纱、织布、刺绣,两年六百多天和成千上万次地捶打,一件侗族女装上衣才得以化蛹成蝶……)

第二期:一“掌”定乾坤(有侗寨的地方就有鼓楼,有鼓楼的地方就有掌墨师。侗人盖楼不用图纸,全靠掌墨师笔头一划。掌墨师不仅是侗族建筑工程的“最高统帅”,还是与神灵沟通的使者……)

第三期:“六味”侗医(侗医药是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其理论体系独特,有“六性六味”之说。因山高路远,生活在山区里的侗族乡亲看病困难,赤脚侗医成了他们的健康“守护神”……)

第四期:侗歌海洋(白天忙于农活的侗族村民,到了夜晚都会穿上传统的侗族服装,聚集在鼓楼前学唱侗歌,真如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一般恬适……)

第五期:侗族阴师(侗族相信万物皆有灵,神灵主宰着人们的生产生活。但凡病痛、灾祸、家宅不宁及发生自然灾害时,人们认为是鬼怪精灵在作祟,便请阴师游走于阴阳两界,与鬼神或前人魂魄通灵,驱除污秽,求得平安……)

>>相关专题:【探秘“没有国王的王国”——铜关五百地方十八腊汉歌会征集令】

>>观看更多纪实图片故事,请点击【腾讯网《活着》栏目汇总页】

>>《活着》官方微博(@huozhestory)

>>《活着》投稿邮箱:ppqq_huozhe@qq.com

 

  >>网友评论
出品:腾讯公益 & 腾讯图片 图片编辑:王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