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诉你一个活着的世界,一个光与影交织的故事。在这里,你将看见生命的光、背后的阴影,跳动的人与流动的中国,也许,还有你自己——腾讯图片纪实影像栏目《活着》  
《活着》往期回顾 | 新生的面孔 | 假药阴影下的母子 | 戏与梦 | 向孤独挑战 | 中国老兵生存录 | 那些农民工兄弟 | 消失的麻风病院 | 姥姥的最后时光 | 腾讯《活着》官方微博
  >>摄影师手记

活着的纪念碑

中国退伍老兵实录

吴芳 图/文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网及作者授权)

20年前,每次去老家的一个朋友家串门,她年迈的父亲总要跟我说起他曾经的烽火岁月。老人说他是1949年初被抓壮丁当兵的,镇守长江防线,解放军大军渡江后,他被俘虏并收编成解放军,并先后参加了解放宣城、广德、杭州和上海的战役。特别是解放上海之战,他曾经冲锋一线。上海解放后,老人就退伍了,部队给了老人一个退伍证。回家后老人做了农民,但遗憾的是他的退伍证不久就遗失了。以至于后来连他当过兵的事实也没有人认可。

老人很忠厚,不善言语,跟我讲述他的经历是希望我能帮助他查查档案,能够证明他曾经当过兵,参加过解放战争。后来的日子我每次去,他都会讲起他的故事,我虽然也尝试过帮他查档案,最终还是一无所获。2000年春,老人带着遗憾离开了我们,现在每每想到老人,总感觉有些愧疚。如果老人在的话,现在也已经90岁了。

深秋的合肥已经开始有点冷。10月26日,合肥郊外的骆岗镇高王社区一间平瓦房里,85岁的周泽恩老人静静地坐在躺椅上,将目光投向屋外,屋外悬挂的两只鸟笼里,两只鸟欢快地跳跃着。时值中午,他的老伴已经开始做中餐。

可能因为寒冷的缘故,周泽恩老人这几天不经常出门散心。老人每次受凉都会剧烈的咳嗽,身上的旧伤就会隐隐疼痛,甚至咳出血来。周泽恩老人1948年10月,当兵是因为家里穷,之后便开赴淮海战役作战一线。在一次突击中老人身上多处受伤,退伍后老人一直在家务农,直到现在肺里和腿上还留有两块弹片,一遇阴冷天就隐隐作痛。战争给老人留下的除了伤痕外,就是两枚纪念章,还有一个民政部颁发的二等乙级伤残证。

10月30日上午,一缕阳光透过玻璃,洒向中医附院二楼的病房。 91岁的梁罗忆老人背靠着窗户,闭目养神,尽情享受着阳光带来丝丝暖意。梁罗忆老人因为中风入院治疗已经一年多,现在半个身躯还处于半麻痹状态,每天都要接受按摩和针灸治疗。不过老人的思维还很清晰,虽然离开上海已经60多年,但话语中依然保留着浓重的上海腔。

1949年7月梁罗忆进入华中军政大学学习,1950年接受命令,奔赴朝鲜战场,并负责炮兵指挥。老人至今还清楚地记得 “向我的碉堡顶开炮!”《英雄儿女》里王成的故事,老人说,故事里一头是英雄,另一头开炮就是由他指挥的部队。老人总共有四个孩子,晚年的生活是幸福的,不过已经很少跟人提起那段烽火岁月。

从两万五千里长征到八年抗战,从解放战争到抗美援朝,有无数的烈士长卧在我们这片土地上,有无数的老兵经历着那难忘的烽火岁月。一段时间来,记者对合肥以及周边地区的老兵们进行了寻访,周泽恩、梁罗忆还有吴增伏、蔡俊湘、岳俊仁、宋祖勇、史宇文、罗会金、芦家兴、朱朝民、计杨仓、王清兰……他们仅仅是众多老兵中的少数,随着时间的消逝,这些老兵也将逐渐远离我们而去。

在经济高速发展的今天,我们面对的是股票、数码、动漫、私家车……老兵们是一个最容易被遗忘的群体,甚至他们就在我们身边。这些老兵或许因为战争的残酷让他们沉湎于那段记忆而无法享受快乐,或许因为年事已高,无法再跻身现代生活,但身处和平的我们对战争的记忆不能忘却。他们是活着的纪念碑。

(完)

>>观看更多纪实图片故事,请点击【腾讯网《活着》栏目汇总页

>>《活着》官方微博(@huozhestory)

>>《活着》投稿邮箱:ppqq_huozhe@qq.com

 

  网友评论
出品:腾讯图片(微博@QQphoto) 图片编辑:王崴 页面设计:Fea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