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 | 春运特刊No.1:回家 | No.2:打工者返乡 | No.3:他们的行囊 | No.4:大军的幸福之路 | No.5:浪子归途 | No.6:15号车厢的42小时 | No.7:骑士征程 | No.8:穿越除夕
  编者按

回家

顺友/图文

又是岁末年初,来自四川省通江县的农民工郑礼全已经在沈阳做室内装修整整8年了,他的妻子也陪着他在沈阳度过了4年辛苦却幸福的时光。

两年前,他们爱情的结晶小峥嵘出生,在他们租住的10多平米民房里,又平添了许多乐趣。

过年了,总要回家。

回四川的火车票贵了许多,老郑犹豫了许多天,依旧决定让妻子和孩子回去。沈阳的生活开销太“大”了,“每天要10块钱。”老郑说。最后他决定过完年不让妻子再来沈阳,只在四川老家抚养女儿长大。

回家的行囊是沉甸甸的,就像心情。

老郑的妻子说:“我们的辛苦钱不想浪费半分,所以能带的都想带回去。”于是,妻子的行囊除了背篓里的孩子,还多了一个大编织袋和一个油漆桶,桶里装着破损的玩具枪、锅帘儿等等一大堆零碎物品。她还想将洗衣服的大塑料盆一起带上,结果被老郑制止了。

临走前,老郑第一次带妻女去中街吃麦当劳。在门外徘徊了许久后,老郑进门给女儿买了一份套餐,放到桌子上,老郑舍不得吃,只是闻了闻薯条留在手指上的味道。

下午5点多,要赶晚上6点的火车,老郑破例打了一次出租车。小峥嵘没坐过出租车,坐在竹制的背篓里一个劲儿地哭,喊着要坐328路公交车,在孩子的哭喊声里老郑轻轻叹气。

沈阳北站里,乘客熙熙攘攘,老郑把妻子送上火车安顿好,用力亲了亲女儿,在列车员的催促声中,他转身跳下了车。刚下车,老郑就哭了。车厢里,隐隐传出小峥嵘的哭声。

老郑留恋的身影并没有在北站踯躅很久,因为他第二天还要工作,还要谋生,还要继续自己的打工生活。

让老郑欣慰的是,他深爱的妻子和女儿正在驰骋的列车上,向温暖踏实的老家奔去。

  网友评论
出品:腾讯图片(微博@QQphoto) 图片编辑:王崴 设计:Fea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