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 | 春运特刊No.1:回家 | No.2:打工者返乡 | No.3:他们的行囊 | No.4:大军的幸福之路 | No.5:浪子归途 | No.6:15号车厢的42小时 | No.7:骑士征程 | No.8:穿越除夕
  编者按

一个湖南打工者的回家之旅

潇湘晨报 赵尚渝/图 龙涛/文

1月19日开始,为期40天的2011年春运正式启动。

过年回家,是中国人近乎偏执的信仰。卸下一年的疲惫,十分之一的中国人再次踏上了回家之旅。

拥挤的车厢、嘈杂的人流,污浊的空气……1月22日,我们的记者跟随在广东打工的冼文兴一家,从东莞石排镇到常德桃源县漳江村,乘高铁、坐临客,换面的,跋涉上千公里,历时10个多小时,体验了一次回家之路的艰难。

1月23日,凌晨2点,回家的路越来越近,小杰躺在火车车厢地板上,缓缓睡着。

那一道光透过拥挤的人们的缝隙,照在这个3岁孩子的脸上。他呼吸均匀,睡得那么安详。

这是K9064深圳至铜仁的普快列车,行驶在长沙至常德的途中。车厢外漆黑一片,只有铁轨边厚厚的积雪反射出些许光亮。气温已经降到了零下2℃,但水泄不通的车厢里,人们热得汗流浃背。

对于大多数在东莞打工的湖南人来说,特别是那些家乡在千里之外的农民工,回家不可能是舒适的旅行。

宋文芬挽着老公,带着小杰、乐洋两个孩子,提着大包小包行李,正挤在K9064次列车上。

从东莞到长沙,再到常德,历经10个多小时,小杰跟着姐姐,和父母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

整列火车上的人们,来自全国各地。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回家。

高铁转绿皮,十年记忆

1月22日下午,广州温暖冬日,慵懒的阳光刚刚散去不久。

17时45分,本报记者和宋文芬一家登上广州东至长沙的高铁列车,开始归途。这是3岁的小杰第一次坐高铁,他兴奋不已。

躺在柔软的坐垫上,小杰把身体舒展得直直的,望着窗外。

姐姐乐洋也笑了,她在妈妈怀里悄悄说,“弟弟的平头和身体,像一根火柴棒。”

车厢里不时还穿插着有趣的节目,小杰吃着带来的零食,一刻也没停歇。

“那时候可远没有现在舒适。”宋文芬回忆起十多年前第一次坐火车的情景,“连上厕所都难!”

2小时后,这段短暂舒适的旅行很快结束。

抵达长沙后的宋文芬全家,马上要赶往火车站,他们要转一趟前往常德的普快火车——K9064次。

这趟车在长沙的准点发车时间是22点20分,但此时已经晚点近一个小时。

候车室里坐满了人,广播里不停滚动播放着各趟列车的时间。

嘈杂的人声,拥挤的人群。宋文芬仿佛又回到年轻时往来东莞常德挤火车的情景。

23时10分,K9064次缓缓驶入长沙站。

“真冷呀!”小杰牵着爸爸的手,口中呵出白气。

他们隔着火车车窗,看到车厢里边站满了人。

几经挪动,他们终于挤到离车门只有几米远的距离了。这时真是举步维艰,因为车上挤满了人,已经接近饱和状态,很多人在车门口挤来挤去,却无法挪动步子。

前面的人走不动,后面的人却在使劲往前挤,记者好像悬在半空中,身体不听自己使唤,随着人流飘来荡去。

列车时开时停,拥挤的车厢过道里,小杰吵着非要挤到爸爸身边。我们问妈妈,以前没有带孩子这么挤过火车吧?她答,原来更挤……

车厢里,大量的包裹行李填充了本已经难以下脚的空隙,地上散布着各种生活垃圾。

终于找了个稍微能容身的地方,宋文芬和丈夫把行李放在地上,安顿好两个孩子。

凌晨2点,回家的路越来越近,小杰不再吵闹,他躺在地板上睡着了。

车厢里的人纷纷望着这个可爱的孩子,不时有过往的乘客,从他身边跨过。

15度到零度,踏雪归家

凌晨2时55分,列车抵达常德,小杰躺在妈妈的怀里沉睡着。

常德火车站十分安静,窗外的灯透出暖色的光,路边的积雪还未融化。这里的气温比长沙更低。

宋文芬和丈夫找了一辆面的车,继续前进行驶在回桃源的路上。

从东莞市石排镇到常德桃源县漳江村。全程上千公里,气温从15摄氏度降到零度。途中搭乘高铁、临客和面的,历时10个多小时。宋文芬一家四口终于顺利回家。

抵达目的地后,孩子们突然醒来,迎着大雾踩在乡村的雪地里,他们忘却了旅途疲劳,欣喜万分。

回家是一个幸福的旅程,但却要用艰辛来写就。

宋文芬虽然离家已20年,但她深爱着自己的家乡,即使那里偏远、寒冷。她每年过年都坚持要回家,这样的旅途,年年都得经历。

  网友评论
出品:腾讯图片(微博@QQphoto) 图片编辑:王崴 设计:Fea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