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活篇: | 1:小茶馆,大快乐 | 2:“饮茶叹戏”荣华楼 | 3:评书泰斗归来 | 4:相声也时尚 | 5:掏耳朵匠人老吴 | 6:江南小镇早茶铺 | 香格里拉篇 | 流水线篇 | 玉树篇 | 劳动者篇
   文字阅读

《小茶馆,大快乐》

图文/ 《辽沈晚报》吴章杰

上个世纪初,沈阳北市场与北京天桥、上海城隍庙、天津三不管齐名,是当时闻名全国的“四大杂八地”之一,尽显繁华景象。

弹指间,近百年过去了,曾经荣耀与辉煌的沈阳北市场,已由原来的繁华商业区,蜕变成破旧建筑与狭窄街道的代名词,多数老住宅要么变成仓库,要么出租成了各种冷清的小店铺。

然而,在北市场老街区的一栋红砖老楼下,却有着一个别有洞天的热闹场所,那就是马师傅的小茶馆。

小茶馆是由一楼的两间老屋组成,屋中几张陈旧的木质长桌摆满了各式茶具,令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茶香;在小茶馆的最里面,还有一小间被煤烟熏黑的厨房,马师傅每天要在这里烧几十壶的开水。

马师傅的小茶馆没有名字,门口只挂着一个大大的“茶”字牌匾——这牌匾是用小半扇门板做成的。

“别以为这牌匾不起眼,这可是咱北市场的能人、那位独臂茶友写的。”提起这块牌匾,马师傅的脸上掠过一丝得意神情。

马师傅今年53岁,早在1993年便在铁西一家工厂下岗。在下岗之前,他经常到这家小茶馆来喝茶,喜欢和这里的茶友们一起谈天说地,人缘儿非常好。2007年5月,原房东、也是当时这家小茶馆的老板手臂骨折住院,特意求马师傅临时照看这里的生意。

十天过去了,房东的手臂没好;二十天过去了,房东仍没出院;一个月后,马师傅已对小茶馆产生了感情,那位仍在住院的房东干脆把小茶馆低价兑给了马师傅。

自从兑下小茶馆,马师傅便贴着小茶馆外墙建起只能放下一张床的“小屋”,那张床就成了马师傅的新家。

马师傅开茶馆明码实价,利润非常低,最便宜的茶是3元钱喝一天,而自备茶叶在这喝一天只收2元开水钱!

除了经营小茶馆,马师傅每天早晨还要给附近农贸市场的业户送开水,冬季一天能送20壶,夏季减少到10壶。送一壶开水的价格是1.5元,加上小茶馆的收入,再去掉各项费用,冬季每天能赚七、八十元,而夏季只能赚三十多元。

立秋的沈阳还挺热,可仍有不少茶友摇着蒲扇来小茶馆喝茶。来小茶馆喝茶的茶友年龄段偏高,其中有老板、人力车夫和离退休老人等,有时还会有几位女性茶友出现。

在小茶馆的茶友中,年龄最大的是93岁的魏云亭,他是老北市场人,见证了沈阳北市场的整个兴衰;邵明义家住铁西区,每天开车到小茶馆喝茶,风雨无阻,这里已成为他生活中不可少的一部分;71岁的王永生家住皇姑区北部,每天骑自行车往返3个小时,中午买两个花卷和酱鸡头对付一顿,“来小茶馆是我退休后的新‘工作’。”

“别看我的茶馆小,但来这里的奇人却不少。”放下手中的水壶,马师傅扳着手指细数小茶馆里的奇人:只有58岁的茶友马春和有着近40年的“茶龄”,唱得一口字正腔圆的京剧;64岁的茶友白旭更是了得,掌握口技绝活,还经常外出走穴演出。此外,还有摔跤手,拉二胡的,会算命的,大家没事就在小茶馆表演一番……

随着时代变迁,北市场的老房子正逐步拆除,马师傅的小茶馆也不知何时从茶友们的视线中消失。

“北市场再变,大伙儿也盼着小茶馆还在,为我们这些喜欢喝茶、乐得清静的茶友留个地儿。” 93岁的老茶友魏云亭耳朵虽背,但说起话来却清晰、在理。

编者按:

生活的故事绵延不绝。如果你看过本期《活着》后有任何话想说,或者你愿意提供原创纪实图片故事,都可以发邮件至ppqq_huozhe@qq.com,我们会收集整理所有来信,你也将成为记录历史的人。

【你所看到的腾讯图片“活着”系列,由腾讯网与腾讯公益基金会联合采集制作。腾讯公益,让爱传递

 

 
   网友评论
出品:【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腾讯图片】  编辑:李昕樾 于鱼 王崴 李茂公 高如熠 梁彤 设计:傅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