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诉你一个活着的世界,一个光与影交织的故事。在这里,你将看见生命的光、背后的阴影,跳动的人与流动的中国,也许,还有你自己——腾讯图片纪实影像栏目《活着》  
《活着》往期回顾 | 新生的面孔 | 假药阴影下的母子 | 戏与梦 | 向孤独挑战 | 中国老兵生存录 | 那些农民工兄弟 | 消失的麻风病院 | 姥姥的最后时光 | 腾讯《活着》官方微博
  >>摄影师手记

消失的大襟岛

广东台山麻风病人生存实录

秦念锋 图/文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网及作者授权)

广东台山大襟岛麻风病院,1921年由一名美国传教士和华侨梁耀东筹建。九十年来共收治过1200多名麻风病人,最高峰时达到500余人。2000年医院有康复人员280人,2010年底即将搬迁时为44人,平均年龄76岁。

2011年1月9号,大襟麻风病院的44名康复人员全部撤离了大襟岛,搬往东莞的泗安麻风病院。

大襟医院长达九十年的历史,因此对于有些人来说,大襟岛不再是一个地理概念,而是麻风岛的代名词。

小小孤岛上的麻风病院其实也没有偏安一隅,其命运和大陆紧密相连。

上世纪20年代,在大军阀的支持下,西方教会风格的医院得以建立,很多房子的墙壁厚度达70公分,可以抵御台风、大浪,俨然一个个军事堡垒。在那个年代,除了石头之外,其他的建筑材料均从海外运来。

抗日战争时期,来自国外的神父和修女们都逃走了,无依无靠的几百名麻风病患者被活活饿死,当年打渔的小孩还亲眼看到,有些行动稍方便的病人集体跳崖。只有两个人活了下来,他们用岛上的木材和渔民换鱼才得以维生。日本的舰艇也不敢登岛,他们从岸边用机枪扫射,有些房子墙上的弹孔至今清晰可见。

上世纪50年代,澳门教会组织管理的大襟医院交由当地政府接管。

文化大革命时期,为了响应全国的气氛,孤岛上的人们也开始把一些人揪出来捆绑着游街示众、蹲小屋。很难想象一群四肢不全的人搞这种活动会是一个什么场面!

七八十年代应该是大襟岛的黄金时期了,很多患者慕名而来,最多时达到500人。大家种果树、种菜、砍柴、养猪、捕鱼等,收获不仅自给自足,还可以卖出去,有了集体的存款。

再往后的岁月,随着麻风病的可防可治,很多人病愈离岛了,因教会模式的麻风病院禁止病人之间结婚,老人们走一个少一个,医院进入了暮年。2008年,随着澳门神父和几名印度修女的离去,大襟医院彻底没落了。

本辑照片大部分拍摄于大襟医院搬离前四个月,是对大襟44名老人暮年生活及搬迁过程的记录。

(完)

>>观看更多纪实图片故事,请点击【腾讯网《活着》栏目汇总页

>>《活着》官方微博(@huozhestory)

>>《活着》投稿邮箱:ppqq_huozhe@qq.com

 

  网友评论
出品:腾讯图片(微博@QQphoto) 图片编辑:王崴 页面设计:Fea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