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 | 春运特刊No.1:回家 | No.2:打工者返乡 | No.3:他们的行囊 | No.4:大军的幸福之路 | No.5:浪子归途 | No.6:15号车厢的42小时 | No.7:骑士征程 | No.8:穿越除夕
K43:穿越除夕夜
    2011年2月2日,中国农历大年三十的中午,裂像合作社两位摄影师手持硬座车票,登上了由北京往西的K43次列车,去完成“从除夕开往新年”的跟随记录行动。
    这是一趟跨年穿越之旅,空荡的车厢与车窗外绚烂的烟花形成鲜明对比。车厢里的人,却有着各自平凡,又透出滋味的故事……

 
策划:腾讯新闻 & 裂像
拍摄/制作:裂像•轱辘 裂像•安出虎 裂像•土人
  摄影师手记
展开

龙号硬座 (媒体转载须经作者授权)

2011年2月2日,中国农历大年三十的中午,裂像合作社两位摄影师手持硬座车票登上了由北京西去的K43次列车,去完成他们的“从除夕开往新年”跟随记录行动。

《龙号硬座》是他们在列车上完成的4个专题之一。一位摄影师在北京至银川段19个小时行车时间内,分5个时段,对着K43次列车5节硬座车厢的前进方向左侧进行平移连贯拍摄。之后,另一位摄影师负责将194幅连续画面进行关键细节拼接。

当负责二度创作的摄影师一边大骂驴唇不对马嘴一边反复吻合图片边缘的同时,一幅因车厢空间所限,任何相机都无法直接拍摄的摄影作品《龙号硬座》也在逐渐生成。拼接的难度并非拍摄的错漏所致,反而是由于他们一致的观念:在特定的环境与气氛下,即使完全放弃刻意的抓取与做作的衔接,故事依旧能够超然于摄影师头脑之外呈现于画面之中。此外,他们还将一首看上去与图片内容毫不相干的诗歌镶嵌其中,并且坚持认为那是作品的一部分。

两位摄影师并不在意他们的作品是不是能够达到乔治·布拉克的立体拼接意境或者张择端清明上河式的极限描述,但他们非常希望在中国火车鼻祖“龙号”失踪70年后,为她找回她的承载着中国各族硬座人民的5节车厢。

策划:裂像 

摄影:裂像·土人  创制:裂像·轱辘  撰文:裂像·安出虎

(完)

观看更多纪实图片故事,请点击腾讯图片《活着》官方微博(@huozhestory)http://t.qq.com/huozhestory

  摄影师手记
展开

将年味收入行囊 (媒体转载须经作者授权)

策划 :腾讯新闻&裂像 图/裂像·土人 文/裂像·安出虎

2011年2月2日,入夜,由北京开往嘉峪关的K43次列车驶入内蒙古界。

这是迈进中国农历辛卯年的前夜。车窗外,家家户户高挂着的红灯笼令乘客们在恍惚中体尝着温暖。与此同时,乌兰察布的一名摄影师可能正在自家阳台上翻找着一瓶用来和家人一起守岁的好酒。他偶然向外瞟了一眼,他发现远处行进着的灯火通明的列车,那列车非常像他多年前拍摄的一卷35毫米胶片,迎着光线把它展开,那些被瞬间定格的情景就又开始依次还原。

44岁的许惠个子不高,两鬓已经过早地花白。他的家在甘肃金昌,一个在中学地理课本上出镍的地方。他的原单位效益不好,倒闭了。2007年,他到北京投奔姐夫的弟弟,先在西单商场干中控、安保,现在为昌平的一个楼盘卖房子。他坐在硬座上语气坚定地宣布北京房地产投资还有空间,然后与他的一个听众交换了手机号。他没有孩子,除夕坐火车只为看望他的老母亲。他带了一大箱子适合老年人的食品,有江米条、麻花、大顺斋的糖火烧,箱子里甚至看不到他自己的行李。

家在河南周口,在北京打工的胡梦丽、胡俊丽姐妹俩去内蒙临河,与在那里做生意的父母、弟弟团聚。姐姐说因为没看清楚,在北京拿着车票先到了西站,好不容易才赶回北京站坐上车,“北京太堵了!”

妹妹说父母心疼她们,不让她们带年货,不过弟弟在电话中说特别想吃在老家时经常能吃到的甘蔗。于是,她们的行李中就多出了十几截汁液饱满的甘蔗。

四川南充姑娘马瑶刚刚在温州辞去工作,去宁夏惠农找她青梅竹马的男友。两家老人催促远隔几千公里各自打拼的他们早早完婚,催得紧。因为是“举家”迁移,行李太多,她已把年货提前邮寄了过去。她不说给男友买了什么,只是说花了一百多元邮费。恰巧经过的年轻车长参加了攀谈,他说他们没有机会从北京往家捎年货。大年二十九列车到站北京站后随即入库,他们要一直守着。

列车从北京刚发车不久,列车员闻声驻足,厉声道:“狗是谁带上来的?”第二次发问后,传来一声温和的回答:“我。”“下站处理掉!”没有回答,一只手继续在手提袋里安慰两只还没断奶的违禁品。家在陕西的厨师熊军强从北京只身前往宁夏中宁他的老丈母娘家。36岁的熊厨师梳着讲究的分头,说话慢条斯理,专门喜欢逗弄回族妇女张进连8岁的大儿子马付。他的孩子与马付同岁,跟着母亲先回了老家。熊厨师好不容易托人给妻子买到腊月二十五的硬卧,但妻子差一步没赶上车,最后改签成站票。熊厨师的行程很复杂,大年初一到中宁的丈母娘家与妻子、孩子团聚,三天后带着妻儿经宁夏固原、西安回他的家陕西富平。假期结束前,他要从西安回到北京他打工的餐厅。熊厨师带的年货光北京烤鸭就有八只。这些年货他将平均地孝敬给他的老丈人、丈母娘和他的父母。至于那两只北京朋友送他的小狗,肯定是因为除夕的缘故,列车员自始至终并没有把乘警唤来。它们今后的命运是在宁夏还是在陕西开始,应该是由熊厨师8岁的孩子决定。

生命,这些回族和汉族的,装满年货和两手空空的,正在工作和即将到家的,怀揣身份证以及那两只毛茸茸的、被算作违禁品的车厢中的生命,K43次都会负责安全地托举着他们,西出阳关。

策划:裂像 摄影:裂像·土人 撰文:裂像·安出虎

(完)

观看更多纪实图片故事,请点击腾讯图片《活着》官方微博(@huozhestory)http://t.qq.com/huozhestory

  摄影师手记
展开

K43次列车:穿越除夕夜 (媒体转载须经作者授权)

策划 :腾讯新闻&裂像 图/裂像·土人 文/裂像·安出虎

公元1881年,中国工人根据国外设计图纸,利用唐山煤矿的起重机锅炉、井架槽铁、铸铁车轮制成了中国第一台蒸汽机车。因在机车两旁各镶有一条腾龙,这台机车取名“龙号”,到现在已被公认为中国火车的始祖。
中国已进入高铁时代,而开往春节的列车仍然一票难求。春节是祥和的,却也牵动着很多中国人揪心的回家情结。在“龙号”车轮初次滚动整整130年后,2011年除夕,回家的情结正与震动的铁轨发生着令人心情柔软的混响。

2011年2月2日7:00,一抹朝霞中,北京站报时钟响起,旅行箱轮声混杂着脚步声,从出口处散开,同时又在进站口汇集。
11:10,北京站二楼第七候车室,经由京冀晋蒙宁四省一市,开往嘉峪关的k43次列车开始检票,一群陌生人拖拽、裹挟着自己的行李、子女穿过站台甬道,并且注定会在车厢中相聚。
11:53,6号硬座车厢,六个月大的女婴牛一诺伴随着发车哨声猛烈啼哭,奶奶抱着她来回走动,年轻的母亲在焦虑中呆呆地站在一旁。列车员询问后马上离开,广播中传出寻找医生的求助信息。乘客中的一名医生与年轻的女车长随后赶到,为一诺提供帮助。车长说孩子没有大的情况,只是起了奶疹,家人又因为疼爱,把孩子裹得太紧。
16:00,张家口站,大批以年轻人为主,持站票登车的短途旅客带着从北京购买的名牌运动鞋、床上用品纷纷下车,上车的旅客寥寥无几。一名列车员在开车前努力向外探出车身,观察着站台情况。
19:00,k43在山西大同与内蒙丰镇之间行进,前往银川、嘉峪关等远途硬座的旅客纷纷调换到空置出的三人座席,准备度过一个人不必加价的除夕“硬卧”之夜。硬座车厢中的旅客一般不会去餐车消费,甚至很少去享用20元钱的鸡腿盒饭,他们的“年夜饭”往往是自带的桶装泡面。晚餐时间,座席间的一张茶几上,摊着一副扑克牌、一条饼干、一片桔子以及几瓣大蒜。
20:00,央视春节晚会在k43车厢外盛大直播,无法收看的旅客们在车厢中三五成群围坐在一起,开始了近乎家人间的倾诉。家在唐山的何春亮老人带着孙女一年一度去探望远在石嘴山工作的儿子、儿媳。正在哈尔滨读大三,准备明年赴德国深造的青年学子王志鹏回包头的家度寒假,大年二十九他还在北京进修德语。已在北京打工五年的回族妇女张进连,领着13岁的大女儿和两个儿子回宁夏探亲。回族没有过春节的习惯,但从除夕到正月十五仍然是他们的长假。一位母亲带着身患重症、在北京住院的女儿回内蒙老家过年,当这个多少能让她们忘记一些痛苦的节日过去后,她们将再次回到北京的医院……
23:30—24:00,呼和浩特到包头之间,伴随着k43次列车,焰火在深夜的天际线上空璀璨绽放,一些人凭窗兴奋眺望,更多的人已进入沉沉的梦乡。
每一位在行进的列车上穿越除夕的旅客都是有着特殊故事的人。我们大多数人可能不会有这样的经历,但在以后每个大年三十的夜晚,我们都应想到,此时正有一列列客车在各自的铁轨上,从除夕开往新年。

观看更多纪实图片故事,请点击腾讯图片《活着》官方微博(@huozhestory)http://t.qq.com/huozhestory

尽管两代人之间不可避免地存在一些代沟与误解,但家就是家,永远是最踏实、最安全的地方。流浪的心总能在这里找到片刻歇息。     腾讯网新闻中心出品
欢迎转载 但须注明出处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