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图片解读新闻,有角度的时间解读,有品质的视觉呈现 - 新闻视觉栏目《视界》

《视界》:

囚城加沙

2007年,加沙成为激进武装组织哈马斯的大本营;备受威胁的以色列对加沙进行了严格的封锁。此后五年里,有着辉煌历史的加沙,成为世上最大的“露天监狱”。而对于加沙人来说,间歇性的战火已习以为常;不自由带来的贫困和窒息感才是每天被迫服下的慢性毒药。 编辑:徐松

下一个
《视界》:

囚城加沙

加沙,因其重要战略地位常年成为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冲突的核心。2003年,中东和平“路线图”计划问世后,以军逐渐从加沙地带撤出。为保护犹太人,时任总理沙龙大规模推行隔离墙计划。图为2005年,巴以边境的封锁墙。2005年9月,以色列结束了对加沙长达38年的占领,留下了层层叠叠的高墙。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囚城加沙

被封锁墙包围的加沙,与外界唯一的陆地通道是包围圈上所设的5个边境检查站。其中有4个通向以色列,一个通向埃及。2006年,巴勒斯坦武装分子劫持以色列士兵夏立特后,以色列联合埃及加强封锁加沙地区。2007年,通往埃及的拉法口岸绝大部分时间处于关闭状态。图为2007年2月,拉法,一辆准备通关的客车。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囚城加沙

2007年6月,被国际社会定性为恐怖组织的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通过武力夺取对加沙的控制权。加沙,成为哈马斯攻击以色列的大本营,也成为以色列的重点防范的土地。图为2007年6月15日,哈马斯武装分子占领了巴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的办公室。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囚城加沙

加沙犹如一个大监狱,海、陆、空一切受限制,封锁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根据国际规定,加沙地带西部沿海有15公里的捕鱼区。但以色列仅允许加沙渔民在距海岸线3公里的范围内打渔。图为当地时间2009年8月31日,加沙,一艘越境的渔船遭到以海军船舰的炮击。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囚城加沙

康乃馨种植和出口曾经是加沙的支柱产业。但07年路上交通受阻后,康乃馨出口遭到重创。花农因无心务农,纷纷铲除了地里的鲜花。左图为加沙地区的花农;右图为2007年11月,收获的康乃馨成了牲畜的口粮。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囚城加沙

据不完全统计,加沙地带有70%以上的居民生活在贫困线以下,一半以上的耕田荒废,失业率奇高,大部分居民生活只能靠联合国的救济维持。图为当地时间2008年5月,加沙,一名失业的男子在展示他家储存的食物。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囚城加沙

由于捕捞过度,加沙沿海的鱼虾几乎绝迹。一些珍稀物种已沦为饥饿人类的果腹食物。 图为加沙,一群买不起牛羊肉的穷人每隔20天合伙卖一匹马宰了吃。在加沙,买一公斤牛肉需要花费40谢克尔(约85元人民币)。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囚城加沙

实际上,2009年至2010年6月,以色列向加沙运送了约20亿英镑救援物资、1.37亿升燃料以及5万吨厨用煤气,但外界的援助通常杯水车薪。为了活下去,加沙人通过地道从埃及“进口”物资。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囚城加沙

地道胃口越来越大,小到食物,大道汽车机械,都经由地下源源不断地运往加沙。据估计,加沙的商品中,至少有2/3需要用地道物流的方式运送。地道经济使一些人一夜暴富,但也导致加沙城里的物价奇高。地道产业为加沙逾1.2万人提供了就业机会。图为一名在地道打工的大学生。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囚城加沙

加沙地带地道越来越多。当地媒体称,光是要向哈马斯缴税的地道就达200多条。加上一些更隐秘的地道,加沙地道总数可能上千。以色列曾多次指责哈马斯利用这些地道走私武器,但对加沙居民来说,这些地道不可或缺。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囚城加沙

加沙电力70%由自己的发电厂提供,其余由以色列和埃及提供。自封锁以来,停电成为家常便饭。图为当地时间2012年9月5日,加沙,一个停电的夜晚,一名男子坐在走私轿车内看电视。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囚城加沙

由于担心哈马斯利用建筑材料构建军事设施,以色列禁止任何钢筋、水泥等物资进入加沙,即使联合国也无法将建筑材料运入加沙。为了拥有栖息之地,那些失去家园的人们只能把遭摧毁的建筑手工拆除,然后将废料运送到水泥厂回收再利用。如今,加沙已经形成了颇具规模的建材再造产业。图为加沙一处建材再造加工地。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囚城加沙

加沙境内十分缺乏医疗物资和医护人员,许多人得了重病得送往以色列或者埃及救治,此时,关闭的口岸能够网开一面。尽管如此,还是有些加沙人在等待中错过了最佳治疗期。图为当地时间2007年6月19日,一辆加沙救护车试图经过口岸开往以色列境内。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囚城加沙

图为当地时间2009年9月4日,加沙,一名男孩试图通过口岸前往耶路撒冷度斋月,结果被口岸工作人员拒绝。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囚城加沙

当地时间2008年1月23,拉法和加沙间12公里边境墙被哈马斯炸开20多个大缺口,随后他们还出动推土机摧毁边境墙。巴一些媒体欢呼“加沙柏林墙倒了!”几天来,70万人次加沙居民往返埃及抢购。哈马斯因此事件抬升了在加沙民众中的地位。图为一名男子在被推倒的墙边庆祝。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囚城加沙

图为当地时间2008年1月23日,加沙拉法,人们踩着被推倒的封锁墙采购物资。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囚城加沙

哈马斯貌似努力为加沙百姓打通出口,却对那些有机会去往以色列的人严加监控。2012年,哈马斯宣布对于“通敌卖国”的加沙间谍要当众处死。虽然根据巴勒斯坦法律,处决令需要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签署,但哈马斯不管这些。图为当地时间2012年11月20日,加沙,哈马斯武装人员驾驶着摩托车拖着一名男子的尸体游街示众,这名男子因被怀疑为以色列人工作而遭到枪决。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囚城加沙

哈马斯一方面资助穷人,另一方面又毫不吝惜人的生命,拿普通百姓当盾牌,不断制造巴以之间的仇杀。哈马斯甚至在加沙境内贯彻“学童军事化”的政策,将仇恨的种子植入到孩子心中。图为2012年11月19日,加沙,在炮火中夭折的孩子。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囚城加沙

哈马斯已构成加沙居民生活一部分,居民在困苦生活上依赖哈马斯的程度超乎想象。只要加沙越受封锁,经济越变萎缩,人民越无路可退,哈马斯地位便越更稳固。图为加沙,一名帕勒斯坦妇女带着几名孩子参加哈马斯举办的活动。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囚城加沙

生活在重重围困下,加沙人将愤怒投射到墙外。图为2008年2月22日,加沙附近的一个村庄,一名男子向封锁墙扔石头,以表抗议封锁。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囚城加沙

图为当地时间2010年10月8日,加沙一群巴勒斯坦少年站在路中间朝过往的以色列车辆扔石头,不慎被汽车撞飞。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囚城加沙

哈马斯认为,只有靠武力,靠狠才能消灭巴犹太复国主义者,主张建立一个以耶路撒冷为首都的独立的巴勒斯坦国,他们反对同以色列和平共处。以色列则时时防守着这片充满仇恨的土地。于是,复仇的炮火从来没有消停过。2012年11月13日,以色列对加沙地带发动代号为“防务之柱”的大规模军事行动。 图为当地时间11月15日,一枚火箭弹从加沙发射。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囚城加沙

2012年11月30日,巴勒斯坦成功“入联”,成为联合国观察员国,这意味着巴勒斯坦的国际地位从此得到提升。以色列对此表示担忧;以哈马斯为首的武装组织则表示了对“入联”的反对,他们有着更加“宏伟”的蓝图——武力复国。而对于加沙人来说,眼前的日子并不会因为入联得到改善。因为,只要暴力和仇恨还在,封锁就还会继续存在;加沙,仍然是一片被诅咒的土地。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奇楼记

上一个

网友评论

评论首页
分享到:

往期回顾

更多

幕后团队:

编辑 徐松 栏目出品 腾讯新闻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开放平台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2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