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图片解读新闻,有角度的时间解读,有品质的视觉呈现 - 新闻视觉栏目《视界》

《视界》:

城管“变形”记

城管自诞生起便饱受非议,城管执法引发的社会冲突成为社会热点。“城管”二字,因被人们加了太多注解而逐渐偏离了其本意。城管人开始了摸索,试图在艰难的发展中蜕变出一个崭新的、合乎本意的“城管”。 编辑:徐松

下一个
《视界》:

城管“变形”记

上世纪90年代,各地最早执行城管职能的队伍都不一样, 有“市容监察队”、“城管办”等,种类繁多,容易造成权责不清、重复执法等问题。1997年,全国第一支正式的城管队伍在北京市宣武区诞生。 城管的诞生,缩小了人员编制,也加大了执法力度,效果显著。图为2001年,武汉七城区整治占道执法队进行执法整顿行动。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城管“变形”记

然而,虽然手握执法中的处罚大权,“横空出世”的城管和工商、交通、卫生等传统部门的地位仍有极大不同:后者从中央到地方,都有一个垂直的权力架构;而城管并不是传统部门执法职能上的集合,而是各地城市政府的“别动队”,各地城管在执法时遇到种种困惑却无法得到“指导”。于是,便有了多年来大大小小的“城管执法事件”。图为2004年12月1日,海口市城管支队执法人员在执法时遭到摊主围攻,以致发生冲突。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城管“变形”记

图为2011年5月21日,深圳,卖瓜小贩与执法的城管协管员发生冲突。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城管“变形”记

图为2010年11月24日,湖北武汉某旧家具市场,众多市场人员不满城管执法,将城管两辆车推翻,车窗也被砸。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城管“变形”记

城管执法,最容易引起冲突;城管人,也屡屡成为新闻人物。图为2012年7月,一张“小贩抱城管大腿”的图片在网上热传,根据小贩卢雪元的说法,他这次抱大腿是因为此前曾因摆摊被城管没收秤并殴打。城固县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回应此事时否认了打人的说法。称他曾 “多次违规摆摊”,而且不是第一次“抱大腿”。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城管“变形”记

图为2011年5月18日,昆明交警夜查酒驾时查获一身穿城管制服男子。该男子酒精含量超过醉酒驾驶标准。之后,男子承认自己为城管人员。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城管“变形”记

形形色色的报道使人们固化了对城管的印象,国外媒体报道则直接搬用了这一极具中国特色的词汇——Chengguan。《泰晤士报》称城管为常常卷入公众冲突事件的中国地方执法者;印度媒体如此解释“城管”——主要任务就是驱赶街头无照商贩。 图为2011年11月1日,福州,一名男子横躺在皮卡车上自称“城管打人”,并造成当地3个小时的交通瘫痪。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城管“变形”记

2006年8月11日,北京海淀区城管队员李志强在执法过程中遭无照商贩暴力抗法,因公殉职。李志强是北京城管成立8年来,首位因公殉职的城管执法人员。 李志强的同事认为,论文明执法,李志强绝对可以成为典范,“有一次他追无证经营摊贩,一连给对方敬了三次礼。” 李志强让城管执法队伍产生了越来越多的迷惘,也引起了越来越多的社会讨论。图为2006年8月17日,李志强遗体告别仪式。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城管“变形”记

三年后,另一起因城管执法的命案再次将城管推上风口浪尖。2009年5月16日,沈阳小贩夏俊峰和妻子在马路上摆摊被城管查处。接受处罚时,夏与执法人员发生争执,用刀刺死城管队员两名,重伤一人。2009年11月,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认定夏俊峰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判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之后,其妻以“反抗暴力执法属正当防卫”为由多次上诉,社会舆论也多偏向夏。而据当地城管人员称,该案使当地城管人员心态消极。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城管“变形”记

重大事件使社会对城管现状进行了反思;而一些地方的城管也开始了试验性的改变。图为2012年8月1日,武汉市首个城管武装部在汉阳区城管局成立。首批40名城管工作人员加入民兵队伍,率先成为全市城管战线中的“特种兵”。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城管“变形”记

更多地方的城管部门试图摆脱过去简单生硬的执法形象,探索更加文明的执法方式,比如吸收高学历人才进入城管队伍、聘请女城管“柔性执法”,为执法过程中“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队员设立“执法委屈奖”等。 图为2011年8月3日,成都,一群穿轮滑鞋的女城管队员在执勤。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城管“变形”记

图为2011年5月22日 ,济南,城管部门的千余名城管执法人员邀请社区居民、个体经营户一起参加运动会。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城管“变形”记

许多地方开始实施旨在换缓解矛盾的规章制度。上海规定,城管暴力执法特别严重者将给予降级、开除;哈尔滨则推出对持有下岗证、特困证、残疾证等六种证件的商贩将实行以教育为主、不罚款的处罚措施。 图为2012年4月10日,河北石家庄,在某专项整顿中,一名三轮车为阻止城管扣车钻到了车下,执法人员进行劝说。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城管“变形”记

图为2012年7月3日,北京什刹海,一位城管队员双手合十对游野泳的市民说:“请您上岸,注意安全。”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城管“变形”记

武汉市城管部门实验了多种执法方式。图为2010年6月28日,武汉洪山区关山街组织城管队员,用“铁桶阵执法”让盘踞社区近半年的“钉子户”挪了窝。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城管“变形”记

图为2012年9月19日,武汉武昌粮道街城管中队创造的“静默队列式”执法方式首次上路,20余名城管队员靠“围观不语”,纠正辖区多家商户出店经营行为。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城管“变形”记

图为2012年5月16日,武汉,城管使用“淘宝体”、“咆哮体”进行“卖萌执法”。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城管“变形”记

然而,每一种新的执法方式“问世”之后,都要被公众“围观”、甚至“挑刺儿”。图为2012年12月4日, 陕西商洛,23名城管在饭店门口列队,见顾客齐喊“这店没 交垃圾费” 。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城管“变形”记

至今已成立15年的城管队伍,仍面临身份、执法合法性等争议。 有专家认为,网民对执法的方式方法有更高要求;更重要的是,人们看重自己对城市管理的参与度,看重对政府信息的知情权。中国城管,尚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城管“变形”记

上一个

网友评论

评论首页
分享到:

往期回顾

更多

幕后团队:

编辑 徐松 栏目出品 腾讯新闻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开放平台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2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