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提要

拍摄、剪辑/于维华

79岁的白中廷奶奶是安徽毛坦厂镇上万余高考陪读家长中的一员,她的孙子王润泽在被称为“亚洲最大高考工厂”的六安市毛坦厂中学读高三。王润泽幼年父母离婚,从小便跟奶奶一起生活。去年王润泽高考落榜,奶奶一直暗暗自责没有照顾好孙子,执意跟着孙子到了离老家淮南200多公里外的毛坦厂来陪读。

像众多陪读家长一样,白奶奶每天6:00叫孩子起床上学,10:30做午饭,下午4:30做晚饭,王润泽每餐在家停留十几分钟,回家前饭在桌上摆好,临走时,水壶里的茶水准备妥当,让他拿起来就走。

因为孙子入校复读时成绩不是很好,儿子借了四万余元钱交了复读费用,这成了白奶奶心里最大的心病。除了洗衣服烧饭,白奶奶的时间都花在了捡垃圾上,一天三四块钱的成果只够买些素菜,但聊胜于无,能给打工赚钱的儿子分担一些经济压力,这些都让白奶奶感到满足。

白奶奶每天翻日历数日子,看距离6月7日还有多少天。在她心里,这段高考的陪读就像给孙子站的最后一班岗,她掰着指头说,“我还有十六天就解放了”。

 

  

微博推荐

一键收听

出品:腾讯网新闻中心图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