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往期回顾 | 割皮救女 | 捕鱼者说 | 不能承受的呼吸 | 被遗忘的时光 | 星星的孩子 | 迷失三亚 | 昆明“小人国” | 滇池东岸 | “陆良八老”列传 | 旱村标本
  >>相关文字

主人公小迎春的命运牵动着读者的心。

送人玫瑰,手有余香。

希望对小迎春寄予帮助的朋友,可以登录“腾讯公益WE救助 张迎春专用募捐账户”进行捐助。

【点击捐助,奉献爱心】

捐款帐目流水单和总金额将定期通过小迎春的个人微博对外公布。

【点击进入小迎春的腾讯认证微博】

【进入“割皮救女”微博rich话题页参与讨论】

公募渠道和WE救助的QQ群:98010012

《活着》代表小迎春谢谢大家!

———————————————————————————————————————

 

割皮救女

图/林克[微博] 文/林克 小南 编辑/王崴[微博](媒体转载须经腾讯网及作者授权)

从小就听说过佛陀前生修行菩萨道时“割肉饲鹰”的故事,长大后又听人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所以父亲对女儿的付出是从不计较成本的,父亲能为女儿奉献自己的一切。对于这些,我一直都半信半疑。直到有一天,这两个故事二合一的现代版本发生在我身边,并且我亲眼见证了事件的全过程,我才就此折服。

第一次在北京空军总医院烧伤科重症监护室外见到小迎春的父亲张进友,这位木讷、憨厚的中年农民显得万般无奈。他面临着女儿重度烧伤的沉痛打击和巨额医疗费。与此同时,在重症监护室内,小迎春之前所植的皮已感染、硬化,体表像覆盖着一层盔甲。尽快重新植皮是拯救这16岁年轻生命的唯一方法。没过几天,我就听说小迎春的父亲张进友要“割皮救女”,我深为这位父亲的伟大所触动。为了能让更多人知道这个感人的故事,给小迎春筹集治疗费用,征得医院领导特许后,我克服了重重的心理障碍,进入手术室记录了这两台手术。

小迎春是在2011年11月29日凌晨,在天津市一家职业中介所内被人纵火烧伤,这也是小迎春打工的地方。事发时,小迎春正在里面熟睡,年仅16岁的小迎春被烧成重伤,烧伤面积达90%,而同住的另一位打工妹河北女孩董某则不治身亡。

如此严重的烧伤,共有50天危险期。要度过危险期,除了及时进行植皮手术外,因为体表几乎没有皮肤的覆盖,体内血液的血浆不断流失,需要不停地用点滴注射血浆和营养液,抢救期间每天花费近万元。

2012年3月18日,我来到小迎春的老家河南省虞城县田庙乡金郭村,见到小迎春的爷爷。爷爷已82岁高龄,虚弱得必须柱着两根拐才能颤颤巍巍地向前蹭。迎春出事后,爷爷每天茶饭不思,默默地望着村口,期盼孙女和儿子的归来。爷爷坐累了,实在扛不住,就在头下垫半截砖头,露天躺在砖堆上,依然固执地不肯回家。

后来我了解到,最初十几万元的治疗费,全都出自村里乡亲的自发捐助。其中有一户村民是看着小迎春长大的,知道迎春出事后,第一时间就拿出了8000元,后来他到医院见到生命垂危的小迎春,又把今年卖苹果的所有收入共3万元送到张进友手中。为给小迎春治病,小迎春的大哥在村里做起了零活,第一个月下来收入仅有300元。他告诉我们,虽然赚的少点,但留在家里可以照顾爷爷和奶奶,同时可以捡旧砖头和瓦片攒起来,以后给家里盖房子。小迎春的二哥则在春节后去往外地打工,目的也是为了给妹妹赚医疗费。家中仅有的一万多元存款和村民们捐献的钱很快就用完了,小迎春远在广州打工的表姐十分焦急,通过网络发出了求助信息。

就这样,小迎春一直断断续续维持着治疗,却始终没有脱离危险。2011年12月20日,小迎春被送往北京空军总医院烧伤科进行抢救,在烧伤科曹主任、邹博士挂帅的抢救小组的全力救治下,历时一个多月,小迎春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

目前,小迎春的医疗费还拖欠十多万元,日后的长期治疗费更是一笔金额不小的费用。对于小迎春家来说,根本无力负担。小迎春的父亲张进友曾多次找到天津警方,提出向职业中介所老板索赔,但天津警方专程派员来到北京告知家属,因为大火并不是职业中介所老板放的,所以老板并没有赔偿责任,而纵火犯还没抓到,即便抓到,也只能依法处置,未必能赔出钱来,一切治疗费只能是家属自己想法解决。

万般无奈下,面对巨额治疗费,小迎春的父亲和母亲提出把自己的皮移植给小迎春。小迎春的母亲瘫痪数日,身体尚未康复,医院只同意父亲张进友给迎春植皮。“割皮救女”两台手术整整做了4个多小时,张进友从进入手术室至麻醉昏迷前,始终一脸从容和淡定,令人想起易水河畔,大义凛然的壮士。

术后,稍微清醒的张进友看到我们第一眼就大声嚷了起来,不停念叨着感谢的话,令我很惊讶,因为他性格木讷,之前我从未听他讲过这么多话。也许是麻药未完全失效,平时腼腆的他把心里的感激溢于言表。他说:“谢谢,谢谢!我们全家都谢谢帮助我们的人,大家是我们的恩人,救了我的孩子,就是救了我的全家……”他还不停叮嘱身旁的侄女,要记住每个人的名字,那是他们家里的恩人。为了让他心情平复,安心休息,后来我们只有告别。

一周后我再次来到医院,看到张进友一直蹲在地上。询问后得知,为了节省医药费,张进友在割皮手术后没有打任何止痛针剂,只有保持蹲着的姿势,才能减缓腹部取皮伤口的疼痛。

小迎春的故事,让我看到炎凉世间,但最终令我印象深刻的,还是一个“善”字,其中既包含了感天动地的父爱,也凝聚了陌生胸怀的仁慈。小迎春用自身的坚强回报帮助过她的人。她说:“我会努力、坚强地活着。”

 

>>观看更多纪实图片故事,请点击【腾讯网《活着》栏目汇总页】

>>《活着》官方微博(@huozhestory)

>>《活着》投稿邮箱:ppqq_huozhe@qq.com

 

  >>网友评论
出品:腾讯公益 & 腾讯图片 图片编辑:王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