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往期回顾 | 割皮救女 | 捕鱼者说 | 不能承受的呼吸 | 被遗忘的时光 | 星星的孩子 | 迷失三亚 | 昆明“小人国” | 滇池东岸 | “陆良八老”列传 | 旱村标本
  >>相关文字

挖出我的“丰衣足食”

图文/陈晓东 编辑/王崴【微博】(媒体转载须经腾讯网及作者授权)

 

2010年9月,媒体披露郑州64岁的退休老矿工陈新年由于买不起新房挖“地下标间”后,引起轩然大波,陈家夫妇每天接待来自全国几十家媒体的采访,打乱了原本平静的生活。随着媒体报道热潮渐渐冷却,他们失去了社会的关注,到如今一年多过去了,他们的生活状况并无明显改善,依然住在地下。

媒体报道对陈家最实际的帮助是,他们能领到住房补贴了。从2010年11月开始,陈新年开始领取每月78元的廉租房补贴;4个月前,政府提高了补贴标准,每月增至100元。“一年多下来,我们共获得1102元补助。”妻子刘舒拉说。这些钱虽然不多,但能找补下他们的生活。现在夫妻俩的廉租房申请已经通过了房管部门的审核。不光陈新年家有廉租房指标,他所在的棚户区中的所有居民都分到了指标,居住在这里将近三十年的张大妈高兴地说:“陈新年挖地下标间的事儿政府很重视,办事处给我们登记发放租金补贴,并且填写廉租房申请表,将来我们都会住上政府的廉租房,我们都很感谢陈新年”。

现在已经65岁的陈新年仍然闲不住,着装时尚、喜爱运动,全白的头发染成黄色。他说:“我不认为自己是个老人,这样你就不会老,从着装到干活我不比年轻人差。廉租房我们已经排上号,但是没有房源。啥时间住上新房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我现在的生活很充实。”

他28岁时进入平顶山六矿当矿工,一干就是三十年,退休后,老陈骑着三轮车捡砖头,自己搭院建屋,用五六年时间把妻子刘舒拉厂里分的一间房拓展到一个院子、四五间小简易房,又用将近3年时间在棚户区地下挖了一个40平米左右的地下室,包括一套十几平方米大的标间和一个厨房烟囱。

室外一个小院子里种着葡萄树,高压线下开垦了一个小菜园子,收获的季节把青菜分给棚户区的邻居们一块吃。陈新年妻子生活非常讲究,爱干净,每天一个小院子打扫好几遍,衣柜里的衣服叠成“豆腐块”。

“地下标间”明显比地面上的房间温暖。这里放着一张单人床,墙角处摆着几盆花草。墙壁上挖了个小洞,洞里放着西红柿、黄瓜等蔬菜。通道的尽头,是做饭的灶台。

陈新年老人说,他虽住房紧张,但是生活还过得去。有人生活比自己还窘迫,要先轮着人家。不可能因为一家一户的情况特殊,就特事特办,那样的话,对其他人也不公平。

两位老人说,今年7月份,他们受上海电视台邀请做节目,平生第一次领略了大都市的繁华。随后不久,他们又和多名舞友结伴,到华东五省市游玩。“俺俩都是乐天派,年纪不小了,得抓住岁月的尾巴,好好享受生活。”

通过劳动创造生活、通过双手改变生活、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红色思想”仍然影响着他这一代人。现在夫妇两人每天跳舞健身、打拳散步,天气冷时搬到地下御寒。他们住在自己挖出的“地下标间”里,一边平静地生活着,一边期待着未来的廉租房。

 

>>观看更多纪实图片故事,请点击【腾讯网《活着》栏目汇总页】

>>《活着》官方微博(@huozhestory)

>>《活着》投稿邮箱:ppqq_huozhe@qq.com

 

  《活着:唤醒记忆中的新闻当事人》 开篇语

2011这趟列车驶向终点站。

过去一年,太多的事件,奔袭而来,又喧声潮落。

常有人批评,我们的民众缺乏记性。一哄而上,又一哄而散。媒体人往往还没来得及调查清楚上一场事故,便匆匆赶往了下一场灾难的路上。还不及停止悲伤,下一个坏消息又砸窗闯入。

说不清,这究竟是灾难频仍的原因,还是由它生下的孽子。

在追求幸福的路上,我们并未走得太远。只是脚步太快的我们,忘记了如何驻足。

过去一年,我们手心还攥着些什么? 是小伊伊被抬出D3115列车的无助眼神,还是中秋之夜孩子在夫夷河畔的呼告?

新世纪第一个十年已轰然驶过,第二个十年我们渐入腹地。当再一次年终降临时,我们愿意将视野放宽一些。试图在失忆之海中打捞几座倾沉的岛屿。

我们为什么要驻足回望?我们为什么要长久地记住?

让每一个行走在这片大地上的人儿都值得珍惜,让每一次事故都铭刻在心,成为一堵坚实的墙,坚定地站在荒蛮之地,护卫家园:这里不可以再有悲伤重复,这里不可以再有肆意胡闹。墙内,风雨可进,国王不可进。

没有一个人是一座孤岛,没有一个人可以永远无动于衷。唯有在记忆基石之上,可重建善意与鲜花之国。

从明天起,做一个有记忆的国民。记住、追问、前行。

曾经激荡,永不忘记。

(执笔:山姆哥 )

  >>网友评论
出品:腾讯公益 & 腾讯图片 图片编辑:王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