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相册里的西藏往事

这是一个援藏干部家庭的故事,几十年的风雨起落里,父亲“近乎偏执”地将镜头对准了自己的家人,记录下这个六口之家在西藏生活的幸福与叹息,也无意中承载了一个逐渐远去的时代背影。本组图片由腾讯图片和《大众摄影》联合出品。

组图上传区域

丁有德,1937,河西走廊人。

几十年的风雨起落里,父亲“近乎偏执”地将镜头对准了自己的家人,记录下这个六口之家在西藏生活的幸福与叹息,也无意中承载了一个逐渐远去的时代背影。

父辈的摄影
文/丁旻 丁晓弘 丁晓宇 丁晓宁

1937年父亲出生在河西走廊一个殷实之家,良好的家境为他以后的摄影及写作、绘画奠定了物质基础。他自幼顽皮好动,天资聪颖,年仅九岁时已常常被乡政府请去给寺庙里书写对联,给附近的村子写对联和教文化知识。少年时不去学堂是便常常跟着他爹――我们的爷爷到城里玩耍。爷爷是县工商业联合会会长,自然是事务缠身,无拘无束的少年郎每每流连在街市、穿行于商铺,去的最多的却是商会不远处的照相馆。父亲记得,那时的照相馆用的是木制相机,墙上挂有亭台楼阁等布景,掌柜与学徒忙来忙去地拍摄人物肖像,好动的父亲一来到这里便会出奇安静,看着被拍摄者衣冠华服正襟危坐,看着一次次的画面被印在纸上,或者被装在墙上的像框里,父亲的震撼是可想而知的。

1956年4月22日,西藏自治区筹委会成立。国务院副总理陈毅率中央代表团进藏,祝贺西藏自治区筹委会成立。

同时,在兰州西北行政委员会文艺干校电影放映训练班培训后,父亲被选派随陈毅为团长的党中央代表团进驻西藏开始工作,他是当地第一个被选中参加代表团的学员,被众人高高地举起扔向空中以示庆贺,准备跟随代表团进驻西藏。

中央代表团由中央各部委、总政治部、佛教协会及各民主党派负责同志组成。代表团正式代表57人,加上工作人员及文艺工作者,共800多人,带有90多个精彩的文艺节目和70多部电影。随行汽车300余辆,这是西藏和平解放以来,中央向西藏派出的第一个代表团。中央代表团从西宁出发,途经格尔木、黑河(西藏那曲)等地,文艺工作者进行了慰问演出。抵达拉萨,受到西藏党政军领导和拉萨市3万多人民群众的热烈欢迎。

父亲所在的代表团叫电影教育工作队,他们一行兴高采烈,不坐美国卡车,非要坐没有篷子的卡车,觉得十分光荣。那时候他年仅18岁,是电影放映队的副队长,也是工会筹备委员会委员,公安处联合支部的团中支部书记。沿途慰问拉开了父亲的摄影大幕,这期间他拍摄了不少有意思的当地照片,可惜后来时局动荡,这个时期拍的片子都少有留存。而此后上千张的家庭照的底片,则被他当成宝贝保存着。

青春年少的父亲进藏后不久便与漂亮能干的母亲相识、相恋、结婚。母亲能挑担、会女红、通文墨、能珠算,开着吉普跑片子,技术顶呱呱。她所在单位是西藏自治区总工会,总工会大多是老干部,仅有的几个年轻人就是搞文艺的。

在拉萨的几年是他们最无忧无虑的日子,相亲相爱的两个年轻人远离各自的故乡却充满快乐,每天与朋友们在一起唱歌跳舞,在物质匮乏的年代仍能尽情地挥洒汗水,充满激情地工作着,天下没有能够难倒他们的事情。随着第一个孩子出生,两个人在拉萨已经放了几千场电影。

父亲的第一件贵重物品就是蔡司伊康120照相机,从尼泊尔商人那里用28个大洋(银元)买的。西藏有蔡司伊康、康泰克斯相机,地摊上就有,是印度来的货。有了相机后,父亲走到哪照到,在拉萨、林芝更张、黑河都是如此,孩子一出生就伴随相机长大。

“文革”开始后,父亲被打成“反革命分子”,七岁的姐姐也被取消上学资格,后来她自学的小学课本还是母亲从废纸堆里找的老课本手抄出来的……我们家同中国许多家庭一样,在动乱年代的遭遇苦不堪言。然而生活和生存的不易并没有改变父母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虽然父亲受到不公正的迫害,但也没有压倒他,他骨子里的上进、开朗乐观的精神影响着我们的生活。

父亲兴趣广泛、多才多艺,家里墙上挂的是他创作的油画、素描、书法、照片……家里经常是高朋满座。给孩子们订的画报和杂志,虽然都是几个月之后才寄到,但那一天一定是无比盛大的节日。母亲更是心灵手巧,每天工作之余,还照顾我们一家的饮食,我们姐弟四个自小穿的棉衣、毛衣、各种漂亮的外套也均出自母亲之手。

进入到八十年代,浩劫远去,母亲回到电影公司放电影,父亲也恢复工作被调动回自治区文化厅,全家人终于来到拉萨开始了正常的新生活。

从小山坡来到大都市,从自由生长到接受正规教育,我们几个孩子的改变也是翻天覆地。父亲母亲也在经历蜕变,很快都投身于轰轰烈烈的现代化建设中。当时正逢自治区二十年大庆暨四十三项工程建设,父亲每天穿行在包括群艺馆、拉萨剧院、拉萨饭店在内的各种建设工地,后来又组建艺术品公司,忙碌充实。慢慢地随着孩子们的成长,父母逐渐将重心转移至家庭,于1991年办理退休手续落户成都,过上了含饴弄孙的晚年生活。

本期投票

全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