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家—工作的城市 远去的故乡

朱骏是一名摄影记者,嘉兴,是他工作的地方,他在这个江南城市已生活了七年。在数百公里外,衢州的东鲁村,便是他的故乡。和大多数在外打拼的人一样,工作越来越忙,回家的机会也越来越少。这是他镜头下的嘉兴与家乡,也有他心中无尽的乡愁。 (“还乡故事”系列报道由谷雨计划支持。谷雨计划致力于耕耘中国故事,支持中国非虚构作品创作与传播,由腾讯网联合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陈一丹基金会发起。谷雨计划微信公众号:GuyuStory。)

组图上传区域

朱骏摄影记者

1990年9月出生于浙江省常山县。

2011年毕业于嘉兴学院平湖校区电脑艺术设计专业。

2011年8月-2012年7月,在四川省德阳市中江县参加为期一年的国家“西部计划”志愿服务。2013年至今供职于中国浙江省嘉兴日报报业传媒集团视觉中心。从业以来,获得过中国新闻奖三等奖、浙江新闻奖一等奖、中国地市报新闻摄影作品年度图片奖、赵超构新闻奖一等奖、全国晚报优秀新闻摄影作品金奖等各类奖项;被评为“全国地市报十杰青年摄影记者”、“嘉兴市十佳摄影家”。

嘉·家—工作的城市 远去的故乡
文/朱骏

在嘉兴日报社做摄影记者已经三年多了。三年多的采访生活中,偶尔就会被人问在这座城市待了多少年,直到今年过年前又被问起。我在脑海中摆着手指算了算,加上在这里上大学,除去毕业后去四川做志愿者一年,我已经在这个江南的城市生活了快七年了。

    七年里,这座城市每天都在发生着高速的变化,城市的人们每天也都在适应着这样的变化。

    嘉兴是一座平原城市,位于长江三角洲杭嘉湖平原腹心地带。一到冬天,嗖嗖的寒风毫无阻挡地直面扑来,实在冷。但却有着与上海、杭州、宁波、苏州等大城市城市相距均不到百公里的天然地理优势,这极大地带动了城市的发展,“与沪杭同城”的发展思路时时被提起。

    城市发展了,楼越盖越多,中心区域也随着“东进南移”的发展方向越来越大,许多农民通过征地拆迁住进了城市;路上开的车也越来越多,马路越建越宽,但城市仍然十分拥堵,“治堵”也成了政府近年的主要工作之一。

   都说嘉兴是“江南水乡”,水系发达、河网密布,但却因为污染堵塞了这些“毛细血管”。于是政府就痛下决心开始“治水”,也正好赶上全省“五水共治”的行动大潮,工作成效十分显著。

    然而,当“治水”取得进展时,雾霾却让嘉兴的蓝天被蒙上了厚厚的灰。从“五水共治”到“五气共治”,政府又一项民生工程被提上议事日程。

    六年间,这个城市的美好、温暖、感动、多彩时时上演,然而矛盾、冷漠、抱怨、担忧也处处显现。

    而在数百公里外的我的故乡,一个叫衢州的城市、一个叫东鲁的村庄,和我当初离开时相比,也在慢慢发生着改变。

    我们村以前是县里的人口大村,有600多户,2000多人,是乡政府所在地。这几年经过合并,乡政府和初中都被并走了,小学也从中心小学变成了完小,村子变得越来越不热闹。

    我们隔壁村有丰富的石灰矿,几座矿山已经被炸了一大半。以前村民都靠到矿山上打工赚钱,虽然辛苦,但能维持生计,也能照顾到农事和家庭。这几年政府提出传统产业要转型,高污染的石灰矿开采得到控制,小矿厂基本上都被关停了,工人越来越少。许多村民都选择了出门打工,赚了钱回家盖楼房。

    以前我们村是附近出了名的“赌城”,许多村民都参与赌博,社会风气很差。因为赌博导致斗殴和家庭破裂的悲剧时有发生。这几年经过政府的控制,好了许多,迷途知返的人通过努力逐渐过上了踏实工作的朴实生活。

    老百姓生活条件好了,对精神生活的要求就越来越高。两年前,广场舞也被村嫂门引进了村子,每天晚上都借着村礼堂的灯光舞动,男女老少参与的都有。

    村容村貌也发生很大的改变。以前马路上满地的垃圾现在都被装进了一个个绿色的垃圾桶,在村民中聘请了专门的道路清洁工和卫生监督员。村民的环保意识也渐渐提高,环境一天天干净起来。说实在的,小时候每时每刻都想逃离这个充满暴力、愚昧、落后、破败的村庄,所以从小学到大学,自己选择的学校越来越远,放假了都不想回家。但当我真正走向社会,遇到越来越多的困难和烦恼时,内心常常想念家乡的那份简单的、熟悉的、毫无修饰的亲切感。

    然而这些年,学习工作却越来越忙碌,回家的机会也越来越少。于是就利用寒暑假、春节假期、喝喜酒等一些回家的机会,记录下一些影像,以解思乡之愁。

本期投票

全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