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北京

在郝景芳的科幻作品《北京折叠》中,22世纪的北京,空间被分为三层。“我们被分割在不同的空间,上层的500万人是怎么生活的?我们其实不得而知。”而《北京,北京》这组摄影作品,则是街头摄影师张星海从北京地铁这一空间视域,来对如今北京普通日常的解读。本组图片由第一届阮义忠摄影人文奖组委会提供。

组图上传区域

张星海,1972年出生于陕西永寿县,1995年毕业于陕西师范大学,所学专业为汉语言文学。现居北京,为北京科技报社摄影记者。

2010年,玛格南摄影师张乾琦北京摄影工作坊学员,主要作品有《北京地铁剧场》。

北京,北京
文/张星海

在郝景芳的科幻作品《北京折叠》中,22世纪的北京,空间被分为三层。上层500万人口,生活24小时,随后被封入胶囊沉睡。城市折叠,变出另一个空间。中层2500万人口,大多是白领,生活16小时。当他们睡下后,城市再次折叠,又出现一个空间。下层5000万人是清洁工和个体户,生活8小时。

也就是说,上层的500万人享用24小时,7500万人共享另外24小时。我们无缘生活于22世纪,未来的北京到底怎样?我们不得而知。但现在的北京,我们似乎很清楚。但其实未必,正像《北京折叠》里说的那样,我们被分割在不同的空间,上层的500万人是怎么生活的?我们其实不得而知。 

卡夫卡在他的小说《城堡》中给我们描述了一个权力中心城堡,它位于一座小山上,可它可望而不可即;它是那样冷漠、威严,像一头巨兽俯视着我们每一个人。小说的主人公K想进入城堡,但始终也无法进入。K在临死前终于接到城堡当局的传谕:K虽然缺乏在城中居住的合法依据,但考虑到某些原因,允许他在城中工作与居住。对大多数人来说,我们和K其实没有什么区别。

《北京北京》其实就是一个街头摄影师对北京的解读。

本期投票

全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