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国际摄影巨匠们拍摄最好的肖像

从2015年开始,摄影家钟维兴用镜头记录了当代摄影大师的面孔:塞巴斯提奥·萨尔加多(SebastiaoSalgado)、威廉·克莱因(WilliamKlein)、罗伯特·弗兰克(Robert Frank)、贝尔纳·弗孔(Bernard Faucon)、森山大道、荒木经惟……一个个闪耀的名字和他们的面孔一起,留在了钟维兴 “当代摄影大师”肖像拍摄计划中。

组图上传区域

钟维兴,1962年生,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家协会图片产业委员会专家委员。历年来创作了《天路》、《失落园》、《天玄地黄》、《马达加斯加影像日记》、《秘鲁影像日记·山巅上的乌兹托克》、《斯里兰卡影像日记·化相重合的瞬间》、《恒河系列》、《美国西海岸》等摄影艺术作品。部分重要作品发表刊登在《中国摄影》、《像素》、《西藏人文地理》等公开发行杂志。目前正在全球进行世界级摄影大师肖像的拍摄项目。

一切源自一场展览
文/钟维兴

为了筹备2018年成都影像艺术馆的开馆展,我们计划展出萨尔加多等国际摄影大师的作品。 2015年9月,在欧洲摄影博物馆(MEP)馆长让·吕克·蒙特罗索的引荐下,我们见到了这位大神级的摄影师。

 说实话,第一次跟偶像见面,还有些忐忑,除了展览事宜,我还想为他拍一张肖像照,不知道他会不会接受。出乎意料的,萨尔加多非常愉快地接受了我的拍摄;随后,89岁的威廉·克莱因、93岁的罗伯特·弗兰克也纷纷进入我的镜头。

一个念头逐渐萌生并日渐清晰:过去,这些摄影大师们用镜头记录下无数让人难忘的面孔,如今有些大师已经年迈,却还没有人系统地为他们留影。从摄影史的角度来说,如果没有人去记录,将会变成永久的遗憾。

当我和蒙特罗索馆长说起想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他当即决定欧洲摄影博物馆立项支持,于是就有了“当代摄影大师”系列的肖像拍摄。

在为每位大师拍摄肖像前,我会先从他们的照片中去解读各自不同的风格和秉性,进而去碰触那个深隐其中的“自我”。肖像摄影不仅仅是拍一张照片,拍一张深阅世事的沧桑面孔,而是呈现他们的情感和思想。

第一位被收录进“当代摄影大师”肖像计划的萨尔加多,无疑是全球摄影大师中最当红的一位。他的作品销售曾占据马格南图片社收入的半壁江山,《创世纪》画册在全球的销量达到300多万册。

这样一位大师,生活中却非常真诚朴素。我们去巴黎拜访他,这位73岁的艺术家,依然住在没有电梯的小房子里,我们去的那天,他忙活了一下午,亲手准备了一大桌佳肴。

如果要说我在拍摄中遇到最大的挑战,那应该就是弗孔了。

作为从“照相“走向“造相”的先驱,贝尔纳·弗孔开了后现代摄影之先河。他在日本的名气非常大;在中国,曾梵志、王庆松、卢颜鹏、郭敬明都是他的粉丝。神秘如他,1995年以后便宣布封镜不再拍照,更不允许任何人拍他。

从一开始的不接受拍照,到后来我们成为很好的朋友,甚至在很多创作想法上拥有默契。拍摄弗孔的魅力,正像是摄影之于我的意义: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捕捉到怎样的惊喜。

摄影最美妙的地方,也在于此:不管你准备得多么充分,结局依然充满了不确定性。

本期投票

全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