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霾下的面具人生

聚焦污染、关注环境问题似乎一直是艺术家创作的主题之一,其包括了摄影、装置、行为艺术等。艺术家吴迪对环境污染的现象进行了长期调查,在获得大量准确可靠的数据后,他用影像来摄取被掩盖的真相,让观者直视环境污染的关键点:污染源的景象、受害者的身体和精神状况。此次艺术家针对雾霾所做的艺术活动,提出环境问题的同时提倡大家关注健康。

组图上传区域

吴迪,当代影像艺术家,可佳当代艺术中心馆长。

生于上世纪70年代中期,2011年结束了在各大企业的职业经理人工作后开始投入艺术创作,其作品涵盖广泛,并擅长以影像,装置,行为艺术等跨界创作,作品将当下社会问题与影像艺术巧妙融合,创作手段多样化看似天马行空但意义深远。

从艺术,新闻,文献,历史等多角度诠释作品,2012年开始,其作品开始爆炸式的在国内外媒体发表并在欧美举办个展且得到国际广泛关注,成为全球最为活跃的新锐艺术家之一,作品被众多艺术机构收藏。

雾霾下的面具人生
文/迦沐梓

空气、水、土壤,是人的生命能够存活下去的最基本物质资源,我们似乎与生俱来就能拥有它们,以致经常遗忘它们。科技高速发展的今天,我们消费着无限丰富的物质,但当空气、水、土壤的质量越来越恶化时,我们才意识到什么是最宝贵的。同时,这种恶化提醒我们去思考生命、快乐,以及我们目前拥有什么权利、缺乏什么权利……

雾霾、有毒土壤和水里的有害物,每时每刻都在伤害着我们的身体,以及我们的情感、意志和尊严。吴迪对环境污染的现象进行了长期调查,在获得准确可靠的大量数据后,他用影像来摄取被掩盖的真相,让观者直视环境污染的关键点:污染源的景象、受害者的身体和精神状况。具体操作方面,他因地制宜,综合了实地调查、数据统计、团队作业等方法,用摄影、录像、行为、装置等方式随机应变。他非常擅长和大量公共媒体的互动,频繁进入公共舆论中,引发广泛而丰富的文化政治效应,在新闻和艺术、事件和作品、纪录和摆拍中自由穿梭。

从当代文明的视角看,吴迪沉静的呈现出一幕幕骇人的奇观,它们如同魔幻般荒谬,但却是无处可逃的现实。作为伤害着每个人的事实,雾霾、有毒土壤和水的长久存在引发非常多的问题,以全球资本主义和中国经济的关系为表象,牵扯出本土的文化和制度。

从我们的惯性思维和秩序来看,吴迪竭力呈现的镜像,似乎是理所当然的。当个体的生命活力、自由意志长久沉睡时,会默认一切。明知在劫难逃却装睡不起,那就活该如此。

Q:你是怎么走上艺术道路的?有很多画家、雕塑家等,不管最后大家走向了何种表现形式,用的是哪种表现手段,基本上全部都是从学画画开始的,好像你不是这样的。

吴迪:对,我不是。其实这条道儿第一走得很漫长,第二有时候也是出乎意料,但是也是顺其自然吧。我上学时学得是音乐教育专业,摄影对我来说是一个从小的兴趣爱好。我父亲工作的文化馆里有一台海鸥的 120 4B 相机,有时候他会拿回来给我玩。那个时候从好奇心开始建立起来对相机的热爱和好奇。到了初中的时候,我开始用傻瓜相机拍一些照片,有时也会偷偷的拍一些女孩,然后因为没钱,也不好意思去冲洗,就想把这些照片自己冲洗。那个时候显影液、定影液什么的也挺好买的,我就开始自己冲照片、洗照片了,到 03 年的时候我买了第一台民用数码单反相机。中间也辗转做音乐、市场经理、职业经理人。正式的从事影像,确切地说应该是影像相关的艺术工作,大概是从 11 年开始,前后三年的时间。

Q:结束十年的职业经理人的职业生涯,到从事摄影艺术工作,这其中经历了几个阶段,那个时候你是怎么想的?

吴迪:我那时候不懂,当时认为摄影的门槛很低,觉得拿个相机就能拍,后来逐渐发现摄影并是不那么简单,特别是如果你想在当代艺术圈子出来,那是更难的一件事情。现在成功的艺术家基本上都是科班毕业,科班毕业的他们对美术、美学,对相对专业的东西是受过系统训练的,我对此完全是一片空白,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我就想我一定要去认识一些艺术家,否则我连什么是艺术都不知道。那么怎么办呢,认识艺术家最好的办法是和他们做邻居,然后我在艺术区就租下了一间工作室。实际上做邻居之后,我也没有什么真正的创作的东西,跟大家交流的比较多。那么在这个交流的过程当中,就开始逐渐的学习找感觉。

我想任何一个人都会遇到这个瓶颈,不光是摄影,包括绘画、陶瓷、雕塑等等,在他不清楚自己的作品到底哪个是行哪个是不行的时候,那个时候是特别迷茫的,会导致你大量的精力浪费掉,最后做出的东西不被认可。

Q:我特别同意你这个观点,因为此前在跟一个艺术家探讨这个问题时,也提到这个。我们先不要着急的说谁是高手,谁的作品是好的,哪个艺术家的水平是高的,其实我们先得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一般的。我们自己得有这个起码的鉴赏和判断的能力,你才能够朝着一个更好的方向走。如果你没有这个鉴赏能力的时候,可能并不能朝着理想的状态走,或者越走越往下。

吴迪:对,做一件好的摄影作品是非常非常不容易的,背后需要有很庞大的支撑,包括你的专业技能、人生经历、你的感悟、你的综合素质,为什么年轻的艺术家出来深刻的作品比较少,跟这个还是有很大的关系。

Q:你的作品里有幅在天坛戴着很多口罩的小女孩,能给大家讲讲这个故事么?

吴迪:这个作品是今年年初的事了。近两年来,空气问题是持续的热点,大家都比较关注这个事情。我也是从关注开始,觉得这是一个值得全民去关注的事情。这幅作品描述的是北京的天坛,一个6岁的女孩展示了从此刻直到她生活的城市(北京)空气质量达到国标的约20年中,她需要佩戴的共425个口罩(按照北京的规划进行测算,未来二十年还需要面对1500个爆表的天气,每三天换一个口罩还需要445个口罩);空气污染危害健康,对于儿童尤其危险,好空气不应让孩子等待那么久。

Q:为什么一定要选孩子?

吴迪:因为孩子是国家的未来,也是自己家的未来。大家也都经历过这样的过程。17 年是什么概念?是一个生命到再次孕育生命的过程。如果我们要在这么长一个周期让我们的呼吸合格的话,我觉得是非常非常漫长的过程。所以说我选了小志愿者。

Q:但这并不是你第一次关注环保的主题。《尘浮于世》、《霾之祸》、《围观》、《风景》这几组作品的关系是怎样的?

吴迪:我就怕大家把我扣上一个符号是一个致力于环境的摄影师,其实不是的。艺术圈子里的影像作品这些年在我看来,很少有作品是能和当下社会发生关联、能够对社会、对政府和民生产生积极影响的,我就是一直在考虑去做这些东西。我的主要初衷是想把当代艺术跟社会热点能有一个比较完整的对话,环境主题实际上主要是因为这几年来,我接收到越来越多的关于环境污染的信息,中国的环境问题也比较突出。我觉得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的了,所以我一直在做这样的事情。《尘浮于世》最早,《霾之祸》和《围观》是属于同一个时期创作的,每次拍摄我都有思考一些新的东西。

Q:《尘浮于世》这组作品从 08 年开始创作,无论是时间跨度还是地域跨度都是非常大的。08 年的时候大家对空气还没有什么感受,为什么你会想创作这样一组作品?

吴迪:08 年奥运会的时候,外国运动员过来戴着口罩,大家都在骂,当时我也觉得挺愤慨的,就像在侮辱我一样。而后我就在反思,我想这个事情肯定不是那么简单,然后了解之后知道,空气污染是存在着的问题,但是那个时候没有具体的数据。《尘浮于世》中我拍摄的是当下中国比较有代表性的生活场景,作品中的人物都戴着防毒面具,在唯美当中发现一种具有时代特征的视觉反差。这个推倒一切重新建设的大时代下,美好环境往往是以健康为代价的,人们在意识形态里无奈的对自我进行着封闭与保护。我们在享受这个优美环境的时候,却不知情的被各种毒害侵蚀着。这些作品除了视觉之外,更多的是让人沉思。

Q:虽然不希望大家把你当作一个只关注环境的摄影师,但是实际上你的很多作品中都是花费了很大的心血去拍的。比如《围观》,那组作品能给大家介绍一下吗?

吴迪:中国 ZJ 省 HZ 市的滨海工业区以印染为主要产业,是浙江省最大的工业区之一,已初步形成纺织制造、石油化工、生物医药、包装材料和农产品深加工等优势产业集群。钱塘江边的黑色大漩涡是污水处理厂的排污口,较早前绿色和平环保组织在污水中发现多种致癌性和生殖毒性的有毒有害物质。

眼前的“黑色旋涡”并不是自然景观,而是 XS 区临江污水处理厂百万吨级排污管在向钱塘江排放含多种有毒有害物质的污水。来自印染行业的“有色污水”与江水混和产生了一条几百米的“彩带”。 排污企业中就包括 22 个知名服装品牌供应商。 身穿品牌服装的塑料模特正在现场“围观”钱塘江边从临江污水处理厂排出的“黑色漩涡”。

我们在天刚刚亮时就赶到毒水口现场,要在最快的速度和最安全下放置 20 个 40 斤重的防弹冷轧钢板用来之后摆放模特。《围观》,它与目前中国观念摄影有着诸多不同与创新,作品涵盖了“摄影,影像,装置艺术,行为艺术外加新闻纪实为背景”,加上众所周知的各种阻挠,剧毒污染中放置更增加了操作难度。作品本身引发思考,警醒乃至新闻关注正在随着时间持续发酵。截至目前,HZ 市 XS 区临江排污现场的“围观”模特依然在污水中坚挺。

其实《围观》这个系列,我的态度并不是站在去揭露和批判中国有这样的地方,在法国展览的时候,有人问起,我会质问在座的有几个没有穿过这 22 个品牌的?他们有穿过实际上就是在支持这个污染,是他们把这个大垃圾场放在中国,去污染这个国家,然后又说这个国家在污染全球。作品要让人类去思考,到底是谁制造了它。

Q:是不是由于之前职业的影响,你的作品相对比较理性

吴迪:因为我的每一组作品背后都有一个真实的事件和背景,虽然整个创作手法是艺术化的,但这些东西必须要经得起推敲。深入的调查也好,专业团队数据的分析也好,我只是想对目前这个状况,人、社会和生命做一个扎实的描述。

Q:你刚开始的作品关注的可能更为点状,局部的人或局部的事,然后到《风景》中慢慢的涵盖的拍摄范围到拍摄深度更为扩大化了。是因为你对环境关注的越来越深,意识到的也越来越深刻了吗?

吴迪:对,尤其是调查过程当中,我就会想起写南京大屠杀的女孩,她在调查的过程中发现,越调查可以写的就越多。我在调查的过程中也有这种共性,调查越深入,发现问题越大,与之相关联的事物就越多,所以才知道当局去解决也是有困难的。

《风景》中,我用了一年的时间,聚焦中国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几个城市,对雾霾的成分、严重程度、形成原因、社会反应及生命健康等做了大量的调查分析后,到最大污染源实地拍摄,过程中也有各种阻力和不可预见的危险。全景式视野,呈现了燃煤企业的规模、排污情况,以及和周边居民区的关系等。矩阵的拍摄方式,清晰摄取了尽可能多的具体细节:厂房、烟囱、民宅、农田、各种不同身份的人在各自的生活轨道上劳碌奔忙……如同恶梦般触目惊心的巨大画面,尽可能全面、清晰的展示出这个GDP增长率推倒一切的大时代特景。

Q:这其实是全民都应该去参与的事情。

吴迪:比如空气污染问题,我觉得如果暂不能改变这个国家目前的污染排放现状,那我希望能唤起人们对自己的保护,而不是去煽动大家去怎样。

Q:你现在用艺术的方式来面对环境问题,这种形式其实也有一些人在尝试,像之前的雾霾娃娃、卢广《被污染的风景》,还有一些“人文景观”类摄影......你觉得你的创作和别人的创作有什么不同?

吴迪:我没有特别强调一定要有区别,实质上每个人在创作作品时基于的背景考察和创作表现手段或多或少都会不一样。人文景观摄影它本身就是一面镜子,不同的人看了之后会照射出不同的思想。我的这种表现形式可能会相对委婉和内敛一点,但是实际上一些艺术家和评论家认为其实这样更狠。

Q:你接下来的创作还会继续关注环境吗,因为你的作品也有很多装置、摄影、行为艺术的元素,未来的创作中也会尝试这些摄影语言么?

吴迪:还会继续关注环境,因为它最突出,包括土壤,它其实比水污染更严重。另外我们国家发生的一些问题都不排除会出现在我的作品里。下一步可能我会将动态影像和静态影像都融合在一起。我觉得在整个作品里面,摄影技术不是最重要的,它只是一个先决条件。

本期投票

全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