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衡的祖孙生活 怪诞的家庭日常

“二〇一八新锐摄影奖年度摄影师”大奖近日公布,天津美术学院摄影系毕业生郭远亮,凭借其作品《失重》获得了这一荣誉。《失重》捕捉了他祖父母与其共同生活的孙子、孙女的日常生活,这样的“搭配”几乎是每个中国式家庭的标配,郭远亮则从日常的琐碎之中,提取出戏剧性的画面去诠释他所感觉到的失衡。

组图上传区域

郭远亮男,24岁,湖南省郴州市桂阳县人。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摄影系,学习摄影4年,作品参加常青藤“行走计划”和南京艺术学院“对话国际高校”摄影邀请展。并在路德维希美术馆馆长和作出版物中发行。

2017年《遗物》系列入选常青藤’行走计划“

2018年《失重》系列入选南京艺术学院摄影节开幕式

2018年《失重》获得天津美术学院毕业创作第一名

2018年《失重》系列入选八大美院连展“千里之行”

2018年 《失重》系列入选天津美术学院优秀作品展


摄影师谈《失重》:靠摆拍去把握“怪诞”
文/郭远亮

问:《失重》记录的是你爷爷、奶奶和他们孙子、孙女的生活,将最亲近人的生活状态暴露于观众面前很需要勇气,什么样的契机促使你去记录、拍摄?

郭远亮:谢谢。我并不觉得是某个“契机”促使我去记录和拍摄,因为对于我来说这是个特别漫长的过程,我小时候就是爷爷带大,对于爷爷奶奶之间矛盾,以及他们对待我的方式,包括我对于他们生活的理解,是在我脑海里缓慢形成的。当我长大学习之后,作为一个旁观者,去重新看待爷爷奶奶与他们现在孙子们的相处,孩子自身的残疾、其父母的离异、年迈的爷爷奶奶,所有的一切是种失衡的状态,在我看来他们的生活不应该是这样子的。受到杨德昌电影《一一》的影响,我有一种很强烈的欲望,希望可以像他一样,用短片的方式去拍摄我的家人,去告诉别人,我们该如何面对生活,应该怎样思考。后来由于各种原因没用影片去拍摄,我选择了摄影,因为我觉得用影像同样也能够表达我想要的东西。

问:《失重》既呈现出日常琐碎的一面,又有着不止于日常的荒诞或说戏剧性的一面,你曾用过“怪诞”来形容。拍摄时,如何做到用影像表达出这份张力?

郭远亮:我所拍摄的照片是通过摆拍完成的,画面所有的内容都在我可控制范围之内,这样我就可以很好的去把握画面,把握这种“荒诞”的感觉。对于荒诞感的营造,具体体现在很多方面,比如一些奇怪的动作、不合理的场景、奇怪的道具、奇怪的光线等等一些不符合日常逻辑的画面来体现。当然有很多时候来源于灵感,或者其他一些因素,不过我认为“荒诞”是为了整组作品的需要来呈现的,不能为了“荒诞”而“荒诞”,这个度是需要我去把握的,它不能太强也不能太弱,整体和谐才能够把照片的张力发挥出来。

问:有几张奶奶的画面让我印象颇深,不寻常的视角让奶奶的形象看起来并不那么“舒服”,这样呈现的目的何在?

郭远亮:本身不舒服是因为她的身体动作不符合常理,就像前面所说我会用一些奇怪的动作来呈现这种“荒诞”感,你说你对这几张照片印象颇深,我想这样我的目的也就达到了,对于一个摄影师来说,照片看一眼就能够让别人记住,这是很难得的,也是我一直追求的。

问:你如何解释题目“失重”,在你看来是什么在失去平衡?

郭远亮:之所以把作品取名为《失重》是因为我觉得他们失去了生活中该有的平衡,这种平衡可以体现在爷爷奶奶之间爱情以及他们本该拥有的晚年生活、爸爸妈妈之间的爱以及对孩子该有的关心和照护,当我们的生活失去平衡后我们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我想这就是我照片中呈现所出来的,也是我想传递给观众的。

问:获奖后,看你朋友圈发的状态是“四年磨一剑”,《失重》的拍摄开始于何时?四年的本科教育,对于你而言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郭远亮:《失重》拍摄开始于2018年,最大的收获应该是让我明白了艺术对于我而言有什么意义。

问:6月份刚刚凭借《失重》以专业第一名的成绩顺利毕业,又获得“新锐摄影奖年度摄影师”的殊荣,对你个人而言,是一个很完美的阶段性总结,同时也是一个颇高的起点,《失重》还会继续吗?目前有没有新的创作计划?

郭远亮:《失重》还会继续拍摄,因为此前拍摄的时间很短,有很多地方还可以完善,个人觉得还可以做的更好。目前还没有新的创作计划,可能会做一些其他艺术领域的尝试,比如说画册,装置,影像,希望可以从中发掘一些有意思的东西。


本期投票

全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