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山脉和海洋

环太平洋火山带被17000个岛屿分隔开来,印度尼西亚拥有超过150座活火山,超过80000公里的海岸线。该项目记录了印度尼西亚人生活中的两个主要元素:山脉和海洋。图/Rony Zakaria 文/Alexander Supartono (西双版纳国际影像展供图)

组图上传区域

罗尼·扎卡里亚·梁 Rony Zakaria Liong

大学主修数学和计算机科学。2009年,作为研究员在菲律宾马尼拉亚洲新闻中心学习。作品曾多次获奖,包括国家摄影记者协会的最佳新闻摄影奖等。

2013年出版了第一本书《遇见》。

2016年12月获西双版纳国际影像展最佳摄影师奖。

个人网站:http://www.ronyzakaria.com/


我们更需要“慢新闻”
文/Vera

 专业与否取决于如何看待摄影

腾讯图片:你大学主修的是数学和计算机科学,是怎么接触摄影的呢?

Rony:是的,正因我学的专业,大学期间我在计算机研究部门工作,可以免费上网,浏览很多内容,某天我偶然进入了一个摄影网页,由此启发了我对摄影的兴趣。

腾讯图片:能介绍一下你目前的工作状态吗?

Rony:目前是一名全职摄影师,靠摄影挣生活,主要为国外媒体出版物供稿,如《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法国《世界报》等,也为企业客户拍商业作品。

腾讯图片:很多摄影师并非一开始就是专业学摄影的,你认为他们的优势在哪里?

Rony:其实我并不知道有何优势。我从来没有接受过训练,也并非出身艺术世家,就我的经验来看,我拍摄首先依靠的是自己内心的直觉,而不是艺术知识。对我来说就是不断走出去,对眼前的景象和状况作出反映。它很简单,有时候我甚至觉得太简单了。

腾讯图片:你认为自己对摄影的认知和视觉语言是怎么形成的?

Rony:就像我刚才提过的,我主要是通过互联网来了解摄影的。一开始我看到传奇纪实摄影师尤金·史密斯的作品,他的作品《水俣病》让我感觉到,当摄影师是一件非常具有浪漫主义而且令人兴奋的事,同时又有着重要的价值。之后我开始看更多纪实摄影师的作品,尤金·理查兹、塞巴斯提安·萨尔加多等。后来我不断寻找能学习更多新闻摄影的地方,我加入了安塔拉通讯社(印尼唯一的国家通讯社)图片库社区,那里有很多成熟的摄影师,他们不吝于与同龄人或晚辈交流想法,而我也从这里开始了自己的摄影师生涯。

腾讯图片:正如你说的,现在拍照对所有拥有智能手机的人来说,都太容易。那么你认为如何区分拍摄者和摄影师?要做一位专业摄影师,应当具备什么呢?

Rony:对,我相信每个人都是摄影师,只要他拥有一台带拍照功能的手机,并将他们的所见拍下来。但我认为区分专业与否取决于你如何看待摄影。当我为我的客户工作的时候,我是一名职业摄影师,客户对你拍摄的作品在品质、时间上有一个预期的标准,你必须持续不断地为客户服务,而不是靠运气。

如果从美学层面的来说的话,我认为两者没有太大的区别。主要看你花费多少功夫致力于摄影这件事上。我有一位朋友,他拍摄了一组关于儿童马术的非常棒的作品,也许是这些年我看到的印尼最好的纪实摄影作品,他自费拍摄这个项目,用了3年时间。他并不以摄影为职业,但我认为他绝对称得上是一位摄影师。所以,现在摄影关乎媒介、关乎主题,但不关乎技术了。只要照片够引人注目,够有力量,无论你是职业摄影师,还是发烧友,都没有关系。

腾讯图片:平常你怎样来提高摄影的水准和技能?

Rony:读书、看大量的电影。我通过看电影找到了我的视觉灵感。我最喜欢的一部电影是《德克萨斯的巴黎》,第一次看的时候,我就被它丰满的情绪和视觉艺术惊艳到了。

我们现在更需要纪实报道和“慢新闻”

腾讯图片:《人,山脉和海洋》这个项目你拍摄了有8年之久,过程是怎样的?

Rony:我曾经希望这个项目能进展得快一些,但事实却相反。我完全是花自己的钱在拍摄这个项目,所以有很多次我想出去拍但苦于没有足够的钱支付胶卷和交通费用。随着我的职业状况逐渐变好,但很多时候找不到感觉。我觉得这个项目不仅仅是在一个确定主题下,对于一个地方的单纯记录,还应该有我自己的感受。有很多地方我去了,却对项目没有任何进展,我拍不出自己想要的那种感觉。有一年我去了不少地方,却没有得到一张好照片。但是也有一些地方我是一直保有好奇之心,吸引我多次前往的。在这个项目中,我并没有把自己当成一名带着任务的摄影记者,而是一个带着好奇心试图融入当地生活的人。

腾讯图片:印尼有很多的活火山,就你所观察,那些当地人是怎么与火山相处的?

Rony:印尼处于环太平洋地震带,有100多座活火山,同时印尼有世界上最多的穆斯林人口,但很少有人知道当伊斯兰教和基督教传到印尼群岛的几个世纪前,这里有本土的信仰,这种信仰如今依然体现在我们的地方文化上,人们把山和海视作神居住的地方;在婆罗摩火山,人们每年聚集一次,向火山口投掷金钱、山羊、牲畜来感谢火山,因为他们相信有神灵驻留在火山口。在某种程度上,我也相信它。

腾讯图片:你有没有想过,一组反映婆罗摩火山的人们如何往火山投掷祭祀品的图片,可能会比你花8年拍摄的专题,传播更广?

Rony:是的,新闻通过数字技术能抵达更多的受众,甚至通过社交网络来分发。但新闻摄影和纪实报道之间有着不同的目标,新闻是快速更新让你知道每天发生了什么,纪实报道则以更慢的方式来更深刻地理解事物。两者都很重要。但我认为现在我们更需要纪实报道和”慢新闻”,也需要有人去做。

一本摄影书是一个拍摄项目最终完成的标志

腾讯图片:你明年准备把《人,山脉和海洋》做成摄影书?

Rony:是的,摄影师都有做一本摄影书的愿望吧,不管他承不承认。它不同于一次展览,展览不是长久的,但书是。作为作者,我希望自己的作品保存的时间越久越好,而做一本摄影书就是最好的方法,这也是一个拍摄项目最终完成的标志。这样你才能开始下一个项目,继续去拍摄新的事物。

腾讯图片:怎么让更多的人知道自己的作品,能分享下你的经验吗?

Rony:不是一个很会营销自己的人,但我知道至少需要有一个自己的个人网站,方便展示你的作品,这一点我在10年前就学会了。现在,你也不得不精心打理自己的社交账户,在无数的网站上定期更新自己的作品,其实我真的不太知道怎么把它们变成营销工具。我只想拍更多的照片,时不时地有新作品出来。可能我有点老派了。

本期投票

全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