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幻景

在现实生活中,人们的性别观念往往是固化的,跨性别人群时常遭遇性别成见。这组作品试图投射出他们内心的愿景,虽然美好的幻想与现实总是有一层隔阂。

组图上传区域

贾亚男,生于重庆,现居北京,2014年获得北京外国语大学新闻学硕士学位,2014年至今在澎湃新闻担任多媒体记者。

性别幻景
文/贾亚男

性别是流动的,然而在现实生活中,人们的性别观念往往是固化的。有流动性别的人(跨性别人群)时常遭遇性别成见。这组作品试图投射出他们内心的愿景,虽然美好的幻想与现实总是有一层隔阂。

这组作品创作于今年Angkor Photo Festival Workshop期间,地点在柬埔寨暹粒。当时在workshop的时候压力很大,要在5天内创作出一个作品,老师(Antoine D’agata 和Sohrab Hura)对概念和画面要求很高,之前花了几个月在中国拍了跨性别者的图片故事《大码高跟鞋》,老师说不可以再这样拍,太没有挑战性了。然后我就提了一个比较疯狂的设想,老师说很有野心,也很难。因为我不喜欢中途放弃,所以每天疯狂找拍摄对象,租设备,每天工作16小时,终于完成了。

我比较关注性别的议题,所以5天之内在暹粒找了7位跨性别者进行拍摄。创作期间感觉是一场冒险,非常多的困难,比如大多数人不说英语,要让刚认识的人裸体拍摄。最初的效果跟我设想的不一样,遇到了蛮多“美丽的意外”,但出来的结果也让人惊喜。

以前都是传统的图片故事叙事,第一次尝试这样的拍摄方式,对自己是一项挑战。

虽然是摄影记者,整天拍新闻配图,但摄影对我不是一份工作,它跟文字,音乐一样是一种表达方式,并且我希望能用摄影解决自己的问题。

从Antoine那里体会到一些关于摄影的感悟,分享给大家,也不一定对:

Photography doesn’t exist, it’s a language.

摄影并不存在,只是一种语言。

Photographers have to put themselves somewhere risky and dangerous.

摄影师创作的时候需要承担风险。

Photography is a question, not an answer.

摄影是问题,而不是答案。

本期投票

全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