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尔兰“游居者”

《游居者》(The Traveller)是贝蒂·考夫曼(Birte Kaufmann)从2011年开始进行的一组纪实摄影项目,她在过去五年时间内无数次往返爱尔兰,持续拍摄此地最大少数民族的日常生活。系列作品以丰富的环境肖像为主,向观众展现了这群祖先是游牧民族的“游居者”在当代爱尔兰的身份和生活体验。

组图上传区域

贝蒂·考夫曼(Birte Kaufmann),1981年出生于德国,是在科隆和柏林两地生活和工作的自由摄影师。

2012年,贝蒂·考夫曼从柏林摄影艺术学院(Ostkreuzschule)毕业。她的作品在世界广泛展览,最近提名爱尔兰都柏林Solas奖,并在葡萄牙布拉加Encontros Da Imagem奖获得荣誉奖。

贝蒂·考夫曼与她的爱尔兰“游居者”
文/何伊宁

第一次见到德国女摄影师贝蒂·考夫曼(Birte Kaufmann),是在今年葡萄牙布拉加影像会的专家见面会现场。她有着日耳曼人的身材高大,浑身洋溢着一种报道摄影师独有的自信和锐气。正是那天下午,我和这位精力充沛的贝蒂在二十分钟里一起回顾了她拍摄爱尔兰“游居者” 的始末。《游居者》(The Traveller)是贝蒂·考夫曼在从2011年开始进行的一组纪实摄影项目,她在过去五年时间内无数次往返爱尔兰,持续拍摄此地最大少数民族的日常生活。系列作品以丰富的环境肖像为主,向观众展现了这群祖先是游牧民族的“游居者”在当代爱尔兰的身份和生活体验。 

腾讯图片:能否跟我们简单做个自我介绍?你最初是如何对摄影产生兴趣的? 

贝蒂·考夫曼: 我很早就喜欢摄影了,但我先是学了媒体教育,后来才回到摄影领域。我一直对世界和与社会相关的话题充满兴趣。最初我觉得自己可以做一名记者,或者甚至是战地摄影师。后来我发现自己对长期的纪实摄影更感兴趣。

腾讯图片:你在2011年是如何介入到这个主题拍摄的?这过程中发生过有意思的故事吗?

贝蒂·考夫曼: 我最好的朋友是爱尔兰人。他回来之后,爱尔兰就像是我的第二故乡。但我开始拍摄“游居者”之前是花了些时间的。2010年,我去参加爱尔兰中部地区的一个音乐会。在半路上,我们忽然遇到一个在马路边露营的游居者。他们看起来很特别,让我立刻产生了兴趣。他们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在德国的吉普赛人的营帐,也是很特别的。我越深入了解这些游居者,听到的爱尔兰主流社会对这些游牧人的偏见越多。由于这些人生活在一种平行世界中,外部人无法融入,所以每个人都跟我说我不可能和他们有交集。但是我脑海里的画面特别强烈,让我在一年后再次回到爱尔兰亲自尝试。我花了将近3周才真正拍到我想拍的第一张照片。

腾讯图片:你为什么不选择拍摄各地的游居者,而是选择了相互关联的几个家庭? 

贝蒂·考夫曼: 我十分想深入融入他们。在我第一次长时间拜访之后,我知道唯一让我融入他们的办法就是获得某个首领的信任,这样才能拍到我想拍的东西。

腾讯图片:在你的观察中,那些游居者和我们之前经常在媒体上看到的那些一样吗?

贝蒂·考夫曼: 我一直对他们真实的日常生活很感兴趣,而不是媒体拍下的那些大事件,比如“我的吉普赛婚礼”等等。我很早就发现,他们的传统生活方式和自由正在逐渐消失,令人十分惋惜。 

腾讯图片:关于他们不得不在某地安顿而不是在爱尔兰游居,可以再多介绍些背景吗?

贝蒂·考夫曼: 在路边扎营在爱尔兰是绝对违法的。爱尔兰人为游居者的孩子们提供义务教育。如果家长不把孩子送到学校,政府会强制把孩子带走。一开始有专门给游居者的班级,而现在所有孩子都交叉上课。但游居者的孩子们离开学校后文化水平还是不高。这就是他们定居在一个地方的原因。政府在城镇外十几英里的地方建立驻扎地,旅居者不能随意进出,并设置视频监控。他们应该住在营帐甚至是房子里,但按我的经验,只要出现一点问题,他们就会又住回到路边。

腾讯图片:在整个拍摄过程中不得不面对的挑战是什么?

贝蒂·考夫曼: 有时我很难适应他们艰难的生活。但是最大的挑战还是赢得组织里男性成员的信任。这个时候,问题不在于我是个摄影师,而在于我是个女人。

腾讯图片:《游居者》摄影书的制作过程是怎样的?分工如何?

贝蒂·考夫曼:选片主要由我完成。最终选片和编辑是我和我的设计师乔纳斯·马伦(Jonas Maron)合作完成。他了解我从一开始的所有作品,所以很帮得上忙。

腾讯图片:能透露一点你的新项目吗?你正在拍摄的《血液之中》(In the Blood)讲述了怎样的故事?

贝蒂·考夫曼:它仍然是一个家庭故事,我试图通过记录一个家庭来展现更大的社会现象。在这里不想说太多,作品会在2017年春天完成,会出版成书,也会举办展览。 

腾讯图片:你多久参加一次摄影节或者类似的活动?你认为这些摄影节能如何帮助这样的摄影师? 

贝蒂·考夫曼:多久参加一次,我数不清了……我认为这些摄影节很有帮助,让我很容易见到更多的读者、策展人、出版人和画廊负责人。而且很重要的是,你可以见到其他艺术家,结识摄影圈里的朋友并交流经验是很重要的。

腾讯图片:您在未来5年的打算是什么?

贝蒂·考夫曼:开展很多新项目,我有好多故事想讲。

腾讯图片:除了摄影,您还有其它爱好吗?

贝蒂·考夫曼:目前摄影占了我大部分时间,我把它和其他兴趣结合在一起。但我还对其他艺术形式感兴趣,比如绘画和音乐。我还喜欢与朋友和家人在一起。

作者简介

何伊宁,摄影史学者,独立策展人。

本文由谷雨计划支持。谷雨计划致力于耕耘中国故事,支持中国非虚构作品创作与传播,由腾讯网联合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陈一丹基金会发起。谷雨计划微信公众号:GuyuStory。

本期投票

全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