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之国:泰国新娘在瑞典

据报道,在泰国东北部的某些村庄,多达三分之一的家庭有女性嫁给西方男性;而仅仅在瑞典一国,就有将近三万泰国女性。2003年,瑞典摄影师Elin Berge通过一位泰国和尚认识了许多嫁到瑞典的泰国女人,在之后的十年里跟随她们拍摄了《皇后之国》和《王国》两部作品。前者讲述了在瑞典的泰国女性追求爱情、期盼通过婚姻移民改变自己和家人命运的故事;随后,Elin Berge又跟随瑞典丈夫们回到泰国,用《王国》记录了这些西方男性在亚洲身份、地位的变化。

组图上传区域

Elin Berge,1978出生于瑞典,2003年毕业于北欧摄影学院。

Elin Berge的摄影作品植根于家庭与文化传统。在全球化的今天,她对人类如何创造和重塑文化身份以及环境变化感兴趣。其作品得到瑞典艺术基金委员会和瑞典作家协会的支持。

皇后之国:泰国新娘在瑞典
文/明晔

2003年,瑞典摄影师Elin Berge刚从北欧摄影学院毕业,一次,在机场遇到一位泰国和尚,他计划去瑞典北部乡村建造一座佛堂。跟着他,Elin Berge认识了许多嫁到瑞典的泰国女人,继而发现泰国和瑞典之间的婚姻移民现象比她想象的还要普遍。

据报道,在泰国东北部的某些村庄,多达三分之一的家庭都有女性嫁给西方男性;而仅仅在瑞典一国就有将近三万泰国女性。这部拍摄耗时长达十年之久的作品分《皇后之国》和《王国》两部分。《皇后之国》讲述了在瑞典的泰国女性追求爱情、期盼通过婚姻移民改变自己和家人命运的故事;随后,Elin Berge又跟随瑞典丈夫们回到泰国,用《王国》纪录了这些西方男性在亚洲身份、地位的变化。

“我问这些泰国女人为什么来瑞典,一个高频答案是:为了更好的生活。”

谷雨:能否解释一下两本书名背后的含义?

Elin Berge:《皇后之国》是一个象征性的标题,也是一个地理位置。瑞典北部有三个村子得名于瑞典皇后,这个地区也被称为“皇后之国”(Drottninglandet)。我问这些泰国女人为什么来瑞典,一个高频答案是:“为了更好的生活。” 她们经常通过对比女性在泰国和瑞典的社会地位与经历的差异跟我讲述她们的故事,梦想能跟瑞典女性一样,过上更好的生活。

《王国》的故事正相反,我跟着这些瑞典丈夫去泰国探访他们的太太或女友的家人。他们不是去那儿长居,也不会留下任何东西。我感兴趣的是,这些西方男性在新的国家身份有什么变化?也因为泰国人对国王的崇敬,所以在泰国的部分叫《王国》。

谷雨:一开始看到这组故事时觉得这两个国家相差甚远,瑞典在北边,非常冷,而泰国都快到赤道了,是两个不太可能有联系的地方。

Elin Berge:这也是一开始我的疑问。她们怎么应付这里的天气?怎么应付极夜的黑暗?怎么可以忍受住在渺无人烟的瑞典北部的农村?但后来发现,我遇到的大多数人都来自泰国农村。有时候我觉得,城市人和农村人的差异更大,与曼谷的上流社会相比,这些泰国农村女人可能跟瑞典农村的男人更相投一些。我在这些情侣身上看到了相近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他们自然而然的非常亲密。瑞典是一个很个人主义的国家,对大多数人来说家庭不是很重要,但在乡村,家人的关系会更紧密一些。当然,两国之间的文化差异还是很大的,尤其是在宗教方面。

谷雨:瑞典社会是怎么看待这些泰国女性呢?

Elin Berge:我只能从瑞典人的角度评论。在瑞典的亚洲女人经常会听到带有偏见的评价,社会上对这些情侣也很有成见,会认为娶泰国老婆的男人一定很普通,是屌丝,到泰国随便找了一个女孩。而这些女孩没什么自己的想法,如同受害者一样被动。现在,生长于瑞典的有移民背景的女性正在试图挑战这种刻板印象。但另一方面,瑞典人对泰国人的印象很好,很多人喜欢去泰国旅游,瑞典人和泰国人都跟我说两种文化间有共同之处。

谷雨:比如说呢?

Elin Berge:两国的人都很谦虚,安静,在公共场所不喜欢占用很多地方或引人注意。人们对泰国女性抱有偏见,对泰国人整体却有很好的印象,有点双重标准。

谷雨:有些白人男性一到亚洲地位就上升了,变的很受欢迎,享受着在自己国家享受不到的地位。

Elin Berge:我在泰国的所见确实能证实这一说法。如果你是白人,是男的,就会立刻变的很有吸引力。很多在瑞典的泰国女性感觉,白人男性会给她们更好的生活,她们的想法也很现实。

“皇后之国”并不是说,泰国女人一到瑞典,就能受到皇后式的待遇。这个题目之后其实有一个问号。这部作品是关于梦想,关于你对来自另一个国家的人的印象。很多泰国女性对瑞典的白人男性有错误的期待,这样的婚姻对她们来说风险是很大。

谷雨:在传统观念的影响下,许多亚洲国家的人们认为男人应该赚钱养家。在北欧社会男女地位平等,夫妻共同担起家庭经济。你所拍摄的夫妻是怎么权衡这两种不同的价值观呢?

Elin Berge:每个家庭都不一样,我觉得这个问题很难回答。读过许多报道,加上跟这些泰国妻子交谈,我发现,尽管在泰国,男性理应赚钱养家,其实在农村,女人也为家里提供很大很多的支持。宗教可能是一个原因。在泰国,为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男人要去做一阵和尚,算作积德行善,而女的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因此她们是实际上照顾父母的人。她们在采访中对泰国男人的描述是,不负责任,喜欢赌博、酗酒、找情人,她们很失望。她们觉得瑞典男人非常现代,有责任感。

与找靠山相反,大多数泰国女性来到瑞典没有变成家庭主妇,反而成为了家庭的支柱。她们进入瑞典社会,干清洁工、疗养院护工的工作,经济上很独立,并且能够帮助泰国的家人。但是,也有泰国女人跑来瑞典,嫁了一个很差的男人,被家暴、利用过后送回国的情况。

谁也不能向她们承诺来到瑞典就可以成功,她们承担着很大的风险,一切都取决于遇到的男人。那些能够拿到长居,建立新生活的女性对她们远在泰国的家人来说是绝对重要的人物。

谷雨:这个现象什么时候开始的?

Elin Berge:我不确定具体是哪一年,但应该是从越战时期开始的,美国兵在泰国东北部驻扎,开始有了卖淫嫖娼活动,并一直持续至70年代泰国开始发展旅游业为止,所以一开始嫁到瑞典的有些人是通过卖淫的方式,这也是为什么这种跨国婚姻会被污名化。但现在,这一现象是如此之普遍,人们相遇的方式很多,很多瑞典人到泰国,你不能说这些女人都是从酒吧来的,她可以是一个中产阶级的曼谷女孩。一些人在瑞典安身后也开始邀请自己的亲戚。

谷雨:婚姻移民对这两个地区有什么影响?

Elin Berge:在我去的一个瑞典小村庄,你抬头就可以看到山顶的一尊佛像,无论你走到哪,都可以找到一间泰国餐厅,堪比披萨店一样流行。在泰国我注意到,在瑞典嫁的好的女人可以给家里增加收入,在泰国农村造宫殿一样的别墅,旁边就是乡下典型的木头房,诸如此类的有象征意义的东西还有很多,比如芭比娃娃、首饰和麋鹿角。在瑞典,鹿角是乡村的象征,没有很高的地位。泰国的妇女将鹿角带了回去,却把它们像奖杯一样挂在房间里,证明这个家里有人去过欧洲了。她们从在瑞典的乡下人变成了泰国的上流人士,这很有意思。

谷雨:你项目里每一对夫妻的情况都不一样,有老夫老妻,也有年轻情侣,很难一下看清楚这些情侣之间的强弱关系。

Elin Berge:是这样的,这也是我的拍摄方式。通过摄影,你可以去印证一个刻板印象,或者可以把路子打开,去找故事的细节。我想让观众看了照片之后不舒服,问问题,也反问自己。“我看到的是什么?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感受?我自身的偏见有哪些?我怎样可以得到更多信息?”

我的主要目的是让人们不再把彼此当作“他者”,试图寻找彼此的共同点。所以我把故事的重心放在对美好生活的期盼上,这一点是非常普遍的,历史上人们总是为了更好的生活而迁徙。

“在历史上,女性艺术家的声音很稀有,我们这一代的女性要讲述自己的故事。”

谷雨:你的照片不太是所谓的决定性瞬间,而是很多介于中间的时刻,表达了很多不确定的情绪,与纪实摄影作品风格又不太相符,你在作品中怎样权衡记录现实和个人的艺术表达呢?

Elin Berge:这跟我对“真理”的想法有关。我觉得仅靠我自己是不能完全反映出真理的,当我将各种瞬间揉在一起创作出一个故事时,它很大程度上带了我的个人色彩,甚至变成了虚构的,绝不是客观事实。我的作品总是介于纪实和艺术之间。

谷雨:这两者间有明确界线吗?

Elin Berge:我觉得没有。这也正是我选择与音乐家Frida Hyvonen合作的原因,她用音乐拓展了照片的含义,也很明确地告诉读者,我们不是在表达跨国婚姻现象的真理。拍摄过程中我也有很多疑问,觉得对这一现象拍摄的越多,了解的就越少。读者想让我告诉他们这一现象的真相:“这些泰国妻子生活的高兴吗?这些瑞典男人是混蛋吗?”而我很强烈的感到,这个故事里没有绝对的真理。正是在这套作品的创作过程中,我慢慢形成了一种工作模式,即把自己从“讲述真理”中解脱出来。

谷雨:在开始拍摄时,你对这些跨国情侣有偏见或者刻板印象吗? 

Elin Berge:是的,有呀。在此之前,遇到跨国情侣的时候,我通常会想“这男的真是个混蛋”。但是这个项目改变了我的刻板印象,或许是开始这个项目的契机太过特别吧。一次偶然的机会,我遇到一个泰国和尚,他说他发现一处绝佳的寺庙营造地,我就跟他一起去了那里。正是在那个小村子,我第一次遇到了这些泰国女性。我看到的是一群生机盎然,充满活力,正在同心协力建造寺庙的女性。这一切远远超出了我的认知,因此,就在那一刻她们在我眼中不再仅仅是受害者的形象了,她们是鲜活真实的现代泰国女性。

谷雨:《王国》是去年完成的吗?

Elin Berge:这本书是去年发表的,但最后一张照片是在2013年拍摄的,期间花了十年的时间。当我遇到那个和尚的时候我才刚从摄影学院毕业,这个项目对我的工作方式有巨大影响,在拍摄这个项目的过程中我逐渐成长为一名真正的摄影师。

谷雨:女性面临的问题、在社会中的角色和地位似乎是你作品中经常出现的题材。你为什么对这个主题很感兴趣?

Elin Berge:我总是选择那些我个人很感兴趣、对我自己有影响的话题。如果你看一下视觉影像发展的历史,对妇女的刻画是很狭义的,我们不是母亲,就是妓女或圣人。在历史上,女性艺术家的声音很稀有,我们这一代的女性要讲述自己的故事。

谷雨:你平常都拍胶片吗?

Elin Berge:我有一台宾得6x7相机,《王国》和《皇后之国》是用它拍的,这是唯一让我有灵感的相机,拍个人项目的时候我就想用它。当然我也用数码相机,它更方便些,一般用来拍摄媒体的活。

谷雨:两年前我在哥本哈根的一家书店发现了你所在的图片社“Moment”的明信片,那样了解到你们的作品。

Elin Berge:“Moment”图片社一直很自然的发展着,我们有成员来来去去,现在的摄影师已经跟当时发行明信片时的很不一样了。目前,我们在拍摄一个关于斯堪的纳维亚身份认同的项目,题目很简单,每位摄影师都可以按自己的理解去诠释它。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之外的人们某种程度上把我们当作乌托邦,而住在这里的人有太多其他的故事要讲了。

谷雨:斯堪的纳维亚也正在被目前大量进入的难民改变着。

Elin Berge:是的,我们正处在一个变动的时期。

关于作者

明晔,图片编辑,影像评论人,为腾讯谷雨故事、时代周刊视觉网站TIMELightBox等多家媒体撰稿,远近摄影手记微信公号创始人之一。

本文由谷雨计划支持。谷雨计划致力于耕耘中国故事,支持中国非虚构作品创作与传播,由腾讯网联合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陈一丹基金会发起。谷雨计划微信公众号:GuyuStory。

本期投票

全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