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影展】丝绸之路的人文密码

尽管“丝绸之路”一词看似家喻户晓,但大多数人对其的印象只是一幅驼队行进在沙脊上的画面,而这只是丝绸之路的一部分。《中国国家地理》联合多名长期行走在陕西、宁夏、甘肃、青海、新疆等地的摄影师,破译丝绸之路沿线自然环境与民族部落背后的人文密码。

组图上传区域

《中国国家地理:丝绸之路》

本书历时两年的制作时间,58位摄影师用影像立体地展示丝绸之路中国段上的自然风光、地理地貌、人文生活和历史遗迹;从西安一路向西,穿越中国文化和民族多样,地理景观十分丰富的区域——河套地区、河西走廊、三山两盆,结束于帕米尔高原;各个章节的人文报道组照,将历史与今天的联系以及各个民族的真实生活场景展示出来。

丝绸之路——它是一条连接东西方的通商之路,也是一条文化和民族融合之路。它是一部流动的历史,影响了世界的昨天、今天,也会影响我们的明天。上千年来,各种文化、宗教、艺术因子如同繁星一般散落在这条文化带上,相互激发、交相辉映,在历史轮转中不断演变和生息繁衍。


序言《锦绣山河》
文/黄秀芳

公元前138年,汉朝宫廷侍从官张骞带着百余人的庞大使团,从长安出发,踏上了通往中亚阿姆河的征程。13年后,他带回了一个信息:中亚诸国“其地无漆、丝。”

确实。在世界四大古文明中,只有中国使用丝纤维作为纺织材料,而美索不达米亚以羊毛为主,埃及主要是亚麻纤维,印度则是棉花。居住在中国黄河与长江流域的居民,早在新石器时代中期,就开始养蚕、缫丝。迄今可见的最早的丝织物,出自河南省荥阳县青台村仰韶文化遗址,一块浅绛色的罗织物,距今已有5600多年。殷商时,中国的丝织物工艺已有相当高的水平,丝绸种类已有了绮、绢。在湖北江陵马山战国墓中,还发现了精美的织锦和刺绣。唐朝诗人杜甫在咏清明的诗中有这样一句:“秦城楼阁烟花里,汉主山河锦绣中。”以“锦绣”形容中国山河,可谓名副其实。

公元前119年,张骞第二次出使西域,在带给西域诸王的礼品中,最特别、稀罕的就是中国丝绸。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的林梅村教授说:“丝绸就这样被大批运往中亚利西亚各国,这也是经丝绸之路西传、有案可稽的第一批中国丝绸。”

张骞出使西域时,尚无“丝绸之路”一名,其诞生,晚至1877年。在《中国》一书中,德国地理学家李希霍芬首次使用这一提法,他把“从公元前114年到公园127年,链接中国与河中以及中国与印度,以丝绸贸易为媒介的西域交通路线”称为“丝绸之路”,他的提法得到了广泛认同。

丝绸之路始自西安,而后由此向西,经河西走廊,到西域时,分为南道、北道和新北道(唐时开辟),前二者需越过帕米尔高原,后者则经过伊犁河谷,进入中亚、伊朗、阿拉伯和地中海世界,最终可辗转至罗马。其实,在不同时代,由于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诸多因素的作用,丝绸之路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当东汉打败蒙古高原的北匈奴后,便开通了由敦煌北上伊吾(哈密)的“北新道”;南北朝时,由于南北方对立,南朝与西域的交往受阻,遂开辟了“青海道”。李希霍芬把丝绸之路的时限界定在张骞通西域之后,但事实是,在此之前,已有“草原之路”“玉石之路”,而在此之后,以此为干线、同时拥有诸多支线的东西方交流之路,如缕缕丝线,始终存在。

丝绸之路的意义,并不仅限于东西方之间有了一条丝绸乃至其他商品的贸易之路,双方的交换、交流、连接表现在各个层面:经济、军事、政治、文化、习俗,乃至对沿线国家、地区、城镇的兴亡,都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于是今天,在经历了沧海桑田之后,我们仍能看到历史留下的痕迹与昭示——在壮美的自然之怀里,是开放与多元的锦绣中华。而这一美景,堪称极致之美。


本期投票

全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