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照片时,我们在看什么

照片通过各种媒介进入我们的视线,面对铺天盖地的照片,我们是否会出现这样的迷思:真的看懂这张照片了吗?美国艺术批评家Terry Barrett将摄影批评方法简化成四个问题:我看到什么?它意味着什么?它精彩吗?它是艺术吗?按照描述、阐释、评价和理论化四方面让观者藉由批评方法的指导,学习观赏照片的新方法。本组图片由腾讯图片与世界图书出版公司联合推出。

组图上传区域

Terry Barrett,美国艺术批评家。

北德克萨斯大学艺术教育系教授,俄亥俄州立大学名誉教授。

曾荣获美国国家艺术教育协会“杰出教学奖”,著作包括《创作艺术:形式与意义》《为什么这是艺术?当代艺术的审美与批判》《阐释艺术:反思、惊诧与反应》《批评艺术:理解当代》等。

Terry Barrett曾举办了三十多次个展和群展,发表大量摄影作品和批评文章。

摄影批评艺术:看照片 看什么
文/Terry Barrett

本书向读者介绍阅读和进行影像批评的方法,从而使读者学会运用批评步骤来更好地欣赏影像。遗憾的是,我们通常不会把批评看作欣赏,因为在日常语汇中,“批评”这个术语寓有负面的内涵:通常用来指负面评价或者不赞成的行为。

 批评的定义

 批评这个术语错综复杂,包藏着好几种不同的意思。在对艺术及艺术批评进行哲理性思考的美学家语汇中,在艺术批评家的语汇中,批评通常是指一种范围远比评判行为宽泛的活动。对艺术批评怀有兴趣的美学家莫里斯·威茨(MorrisWeitz),因研究批评家在对艺术提出批评时会做什么而发现了更多的奥秘。7他把围绕着莎士比亚《哈姆雷特》撰写的全部批评论著当做他的试验案例。威茨在阅读历年来针对《哈姆雷特》撰写的卷帙浩繁的批评论著后得出结论:批评家在进行批评时会做四件事中的一件或多件:描述、阐释、评价、理论化概括。有些批评家主要是从事描述性的批评;有些批评家虽然也进行描述,但主要是为了进一步促成他们的阐释;还有一些批评家四项都会进行。威茨推断出若干结论,最值得注意的是:这四项活动中的任何一个都构成了批评,评价并不是批评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他发现,有不少批评家致力于对《哈姆雷特》的批评,却从来不对它作出评判。

 批评家在展开批评的时候所做的,远不是表达他们的喜好和厌恶或者自己对艺术作品的赞成或反对。批评家确实会对艺术作品进行评判,而且有时候是持负面的看法,但他们的评判常常是正面肯定多于负面否定。正如勒内·理查德所说的,“为什么要把你讨厌的东西介绍给公众呢?”施捷达尔在面临一件自己不喜欢的作品时会给自己提出几个问题:“‘假如我是艺术家的话,我为什么创造了这个作品?’这是我在思考艺术作品时提出的行之有效的问题之一(并不是说我真的创造了它,这只是一种扮演)。对令自己不愉快的作品,为了做到公平我会问:‘假如我喜欢它,我喜欢它什么呢?’当我无法相信自己可能是作品受众中的一员时,我会问我自己:‘这类作品的受众成员应该是什么样子的?’”8迈克尔·范戈德认为,纽约市的戏剧批评经常阻碍而并非鼓励受众前去观剧,这是令人遗憾的。他又补充说:“正如每位批评家所知道的,写一篇言之有物、表示赞许的评论要比写篇一棍子打死的文章艰难多了。”经常写摄影方面文章的阿比盖尔·所罗门-戈杜(Abigail Solomon-Godeau)说:“的确有这样一些例子,作品确实很无聊,没什么含义,也无法对其含义进行解读。但大多数情况下,对作品含义的解读比对其审美价值的解读更具意义。”

“作为一名批评家,我在画廊里做些什么呢?”施捷达尔追问道。他回答说:“我要学习。我要走到展品前巡视,如果有胆量的话,还要伸手去摸一摸,同时在内心提出问题和寻找答案——一切直到心灵与感官达到大致的协调或者疲劳感袭来为止。”艺术史学家兼艺术教育家埃德蒙·费尔德曼(Edmund Feldman)写过好多艺术批评方面的文章,将艺术批评定义为“关于艺术的卓有见识的谈论。”他还把艺术的评价或评判活动减到最少,声称这是批评程序中最无足轻重的。作为富于开拓性和创造力的近代摄影批评家,A.D.科尔曼(Coleman)将他的工作定义为“摄影图像和文字的交织”。他补充说:“我只是缜密细致地观察和探究各种各样的摄影图像,尝试用文字准确地描述它们,激发我去感受、思索、理解的东西。”莫里斯·威茨将批评定义为“对艺术作品进行详尽论述的形式、旨在便利和丰富艺术理解的语言运用”。

“批评”在本书中自始至终都不是指负面的评判行为;它将是指一种范围更加宽泛的活动,并将恪守这一涵盖广泛的定义:包括所有为了增进对艺术的理解和欣赏而对艺术作出的卓有见识的论述。这个定义涵盖了对所有形式的艺术,包括舞蹈、音乐、诗歌、绘画和摄影的批评。“论述”包括交谈和写作。“卓有见识”是一个重要的限定语,它把批评同一味的空谈和对艺术的无知见解区别开来。并非所有关于艺术的写作都是批评。譬如说,有些艺术写作只是新闻采访而并非批评:它是对艺术家和艺术界动态的新闻报道而并非批评分析。

变得对艺术卓有见识的一个途径,就是对它进行批判地思索。批评是理解和欣赏影像的一种手段。尽管有些时候,对一幅影像的缜密思考可能会导致负面的欣赏或有原因的厌恶。然而,这种批判的眼光带来的更多的是对图像更加充分的理解和正面的欣赏,尤其是在考察杰出摄影家的作品和艺术家运用摄影媒介创作的作品之际。批评理应产生如推动美学教育的哲学家哈里·布劳迪(Harry Broudy)所称许的“开明爱好”(enlightened cherishing)。布劳迪的“开明爱好”是一个复合概念,它把思索(以术语“开明”表示)和感受(以术语“爱好”表示)结合了起来。他提醒我们,思索和感受应该结合起来,它们都是理解和欣赏的必要成分。批评不是一种不顾及感受的思索。

批评的价值

阅读精辟的批评文章可以增进对艺术的理解和欣赏。了解些我们不熟悉的艺术,可望增加我们的知识。在已经了解并欣赏一件艺术作品之后,读一读别人的观感会拓宽我们自己的观点——如果我们赞同的话;如果我们不赞同而选择进行反驳时,那么别人的观点会使我们自己的观点得到强化。

从事批评工作还是大有好处的。《哈德逊评论》(Hudson Review)的舞蹈评论家兼多部舞蹈评论集的作者马西娅·西格尔(Marcia Siegel),是这样畅谈批评的价值的:“在我动笔写点儿什么的时候,一切会朝着较好的方向发展。这不是因为写作中的激情,而是因为文字作为写作中的思维工具常常使我得以深入探索舞蹈编导的思想或创作过程,这使我明白了更多的逻辑和原因。”20世纪90年代后期,A.D.科尔曼开始研究摄影和写作摄影批评,同样是因为意识到摄影正在塑造他自己和他的文化;他希望对此有更多的了解,并意识到在公开场合进行研讨和以发表文章的形式探讨这一媒介的价值。他希望通过公开研讨和发表文章的方式帮助自己和别人更好地理解影像及其对观者的影响。

如果说批评过程甚至对职业批评家也不无个人价值的话,那么,它对不怎么进行艺术批评的人就是大有好处的了。带着思想去欣赏艺术作品所带来的一个直接好处是:对艺术品的观摩过程会慢下来,时间也会大为延长。这是显而易见的,也是至关重要的。参观博物馆的人大多不到五秒钟便完成了对一件艺术作品的思索。与艺术家精雕细琢花费的大量时间相比,五秒钟的走马观花似乎有失平衡,这实在令人惋惜。对如何描述、阐释和评价一件艺术品进行思考必将拓宽人们对艺术作品的认知,深化人们对作品的感悟。

批评家在为读者或观者评论艺术对象之际,首先必须尽力把他们对艺术的复杂思索和感受转换成自己和别人都能理解的文字。普通的艺术观者可能会带着少得可怜的共鸣、莫可名状的感受和不甚完整的想法离开一幅照片或一件展品。然而,视艺术为专业的批评家却有责任钻研其中的含义,解决艺术作品提出的问题,提出艺术作品没有提出的问题。

批评家通常是从比一幅照片或一次展事更为宽广的视角来思考艺术作品的。他们把作品放到一个宽泛的语境之中,这个语境由艺术家的其他作品、其他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和以往的艺术构成。批评家是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因为他们见识的艺术远比普通观者来得多——他们是靠思考艺术来维持生计的。他们的受众不会满足于寥寥数语的回应、打发般的反驳或空洞无物的赞美。批评家得为自己的立场提出论证,并将他们的论据建立在艺术作品本身及对它们的理解的基础之上。批评的目标与回报就在于观者按照批评家的思考方式去思考艺术,便能增进自身的理解与欣赏。

 本文选自《摄影批评艺术:看照片 看什么》,Terry Barrett在此书中从艺术批评、影像描述、阐释、类型、语境、评判、理论及影像的写作与讨论八个方面介绍摄影批评艺术,更多信息请参考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出版的《摄影批评艺术:看照片 看什么》。

 

本期投票

全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