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在英格兰

1915年1月,时任英国财政大臣的戴维·劳合·乔治曾说过,深陷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英国正在“与德国人、奥地利人以及酒作战。据我所见,其中最大的敌人是酒。”从那时以来,德国人和奥地利人已经被击退,并且是两次被击退,但是在随后近一个世纪的时间里,针对酒的战斗还在持续。英国人将饮酒变成了一种全国性的迷恋,几乎成了一种艺术形式,总有成百上千的借口沉迷其中。在十多年的时间里,摄影师彼得·丹奇(Peter Dench)一直记录着酒精和英格兰的关系,除了纵酒狂欢的“乐事”,丹奇的照片还记录了狂欢之后带来的凌乱。

组图上传区域

彼得·丹奇(Peter Dench ),1972年出生于英格兰,工作地点主要在伦敦。

彼得·丹奇对人性有着敏锐和精准的观察力,在一些古怪生活方面尤其如此。他独特、强烈的报道风格,尤其是在色彩方面,使他受到许多备受推崇的出版物的青睐,其中包括《STERN》杂志、《时代周刊》、《卫报周末》、《英国电讯报杂志》、《新闻周刊》、《纽约时报》、《星期日泰晤士报杂志》、《GEO视界》、《男性健康》、《国家报》、《GQ》和《闲谈者》等。

丹奇曾获得世界新闻摄影比赛(荷赛)新闻人物类组照奖项,并且入围荷赛大师班。他的个展作品包括:加的夫的《爱在英国》(Love UK)、2011年法国国际新闻摄影节和西班牙Periscopi节的《英格兰未审查》(England Uncensored)。2010年丹奇还获得索尼世界摄影奖广告类二等奖。

醉在英格兰
文/彼得·丹奇

1915年1月,时任英国财政大臣的戴维·劳合·乔治曾说过,深陷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英国正在“与德国人、奥地利人以及酒作战。据我所见,其中最大的敌人是酒。”从那时以来,德国人和奥地利人已经被击退,并且是两次被击退,但是在随后近一个世纪的时间里,针对酒的战斗还在持续。英国人将饮酒变成了一种全国性的迷恋,几乎成了一种艺术形式,总有成百上千的借口沉迷其中。

在21世纪初,我做了一个慎重的决定,要全面的记录英格兰与酒的关系。在这段时间里,即使是正常的晚间外出,公开场合草率的性行为、酗酒豪饮、扰乱公共秩序等与酒有关的事故和紧急状况也越来越常见。与以往任何时候相比,英国人饮酒在趋于年轻化,喝的时间更长、喝得更快也更便宜。

通过记录酒精和英格兰的关系,我目睹了不计后果的豪饮和家庭破碎,电话亭被撞烂,年轻人的脸被打坏。我在普利茅斯A&E医院遇到等待接受治疗的马克,他称自己被一群从路过的汽车上跳下来的醉酒小伙子殴打。在伦敦东部,我坐在克里斯家的沙发上喝茶,他的鼻子曾在一次酒后冲突中被咬掉,事后需要通过手术修复。

我曾在一辆救护车里遇到一个浑身尿液的男子,他在一次酒吧打斗中失去了意识。在布里斯托尔医院,我看到一名男子死在手术台上,他因疑似酒驾事故被送到这里。我用镜头记录了亨伯赛德郡警察在瓢泼大雨中实施与饮酒有关的逮捕,也记录了汉普郡警察在温暖夏夜处理醉酒行为带来的后果。在贝特莱姆皇家医院酒精治疗部Alex 1,我观察到皮特在看到电视剧里的酒吧场景时,会变得越来越不舒服。

饮酒这件事在21世纪的英国已经改变了。随着一代人不再钟爱小时候喜欢的色彩鲜艳的甜味饮料,深入人心的水果酒和散装啤酒开始满足改变中的味蕾。酒吧和俱乐部已经禁烟,全天候的许可证被引入,而且随着越来越多的英国人选择更省钱的在家喝酒,当地以饮酒者为目标群的酒馆开始衰落。无酒精区域和无限制欢享时刻纷纷涌现,志愿者运营的巴士加入醉酒者队伍,英镑酒吧,推荐的酒鬼禁闭室和清醒手镯用来解决酒后出现的混乱。

英格兰与酒精的关系如此根深蒂固,是不稳定、不健康的,在冲突和矛盾作用下又是破裂的。新闻机构一贯强调消费过多酒精带来的问题,然而与此同时,酒企却赞助着我们的国家体育队,许多酒的名字出现在我们的体育英雄的胸前。酒企花了数百万英镑在理想场所以酒引诱英国人,与此同时,英国国民医疗保健制度又花费数以亿计的英镑来治疗酒精滥用的后果。英格兰有相当一部分劳动力就职于与酒相关的行业,酒的销售也为政府带来了很大一笔税收收入。

我自己与酒精经历的冒险要远远超过从多佛白崖跳下。我曾经与女王一起品评杜松子酒,也曾凝视着印度洋和拉贾斯坦的星空,与一名印度王公在他的城堡草坪上大口喝香槟。我曾经在一名亿万富翁的私人飞机上,让专属于我的女调酒师为我调酒,也曾经在短暂做酒吧男招待时,收酒作为自己的工资。我曾经在葬礼上为已故的朋友举杯,也曾经在婚礼上为几乎不认识的新人举杯。我曾经在卢旺达与一名杀人犯共享一瓶Primus啤酒,也曾在法国西南部与一名流行歌手一口气喝下梨味白兰地。我曾经与脱衣舞女郎和全职浪子一起喝酒,也曾在苏富比组织的品酒会上浅尝过名庄葡萄酒。我曾经在拉菲酒庄的城堡中将1000英镑一瓶的红酒倒入玻璃鹿角中品尝,也曾经以比我记忆中还多的次数在公园与妻子扔掉过1英镑一罐的苹果酒。无论在穆斯林国家,基督教国家,共产主义国家,还是深陷战争或者享有和平的国家,我都喝过酒。

在十多年的时间里一直记录着酒精和英格兰的关系,经历了将这本书整理完成以及告别自己年轻紧致肌肤的过程,我想也许是时候在我生命中进行最后一次点酒。对于每一个曾经灌醉我,为我买酒,或者与我一起分享酒,允许我进入他们的生活并进行记录的人们,我想说谢谢你们。

本期投票

全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