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姆乃依,怒江大峡谷的双重生活

“怒姆乃依”是傈僳语“怒江”之意。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信仰与现实,交织跌宕在狭窄的地域。怒江大峡谷里的人们正随着自然环境的变迁和社会生活的流转,面临千百年来最为深刻而迅猛的一次转变。相对于峡谷之外,他们也许晚了10年,乃至20年,但显然,他们不再需要那么长的时间,这个速度快得有些让他们不太适应。而对于摄影师周伟,怒江正在发生的一切,正是中国已经走过,和正在行进着的,欲望的追逐与精神流放的样本。本组图片由第一届阮义忠摄影人文奖组委会提供。

组图上传区域

周伟,自由摄影师。1969年生于江苏,做过厨师、广播电台节目主持人、记者、杂志编辑,2002年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摄影系,之后成为自由摄影师至今。

长期从事纪实摄影专题拍摄,主要作品有关注怒江大峡谷社会变迁的专题《怒姆乃依——怒江大峡谷的双重生活》;以藏传佛教出家女性为视点,深入了解藏地与藏族的专题《觉姆》等,作品曾在大理、新加坡国际影会、凤凰国际双年展、丽水国际摄影节和三影堂艺术中心展览,获得多个奖项。2012年在长期关注的怒江地区拍摄了纪录片《碧江》,制作了田野录音专辑《第七日——来自怒江大峡谷的赞美诗》,尝试用不同的语言进行创作。著有《钟摆上的怒江》、《去往变的智慧》。

怒姆乃依——怒江大峡谷的双重生活
文/周伟

“怒姆乃依”是傈僳语“怒江”之意。

从西藏察隅县的察瓦龙乡到云南怒江州的首府六库,怒江在碧罗雪山和高黎贡山夹峙下,形成三百多公里长的大峡谷,峡谷两侧的河谷与山坡上,数百年间生活着傈僳族、怒族、独龙族、藏族等数个民族的生民,他们的祖先大多数是由碧罗雪山之东辗转迁徙而来,刀耕火种,渔猎为食。虽有蜿蜒曲折的数条古道连通峡谷内外,大山却始终是阻隔他们视野的屏障,也让外界对峡谷倍感神秘。

上世纪初,基督教、天主教差会纷纷派员翻越高黎贡山与碧罗雪山,从内地和缅甸分别进入峡谷里开始传播福音。基督教传教士传为了方便传播圣经,创制了以拉丁文为基础的傈僳文字,美国传教士杨思慧夫妇更是结合当地传统音乐的曲式风格,改编了几十首多声部赞美诗,几十年来传唱不绝。

2003年7月,我第一次走进已经不再神秘的怒江时,一场关于怒江干流建设13级水坝,进行水电开发的争论也逐渐升级。我意识到,一场深刻的变迁已然拉开帷幕。13年过去了,水坝没有立起,怒江却不再是原来的怒江。

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信仰与现实,交织跌宕在狭窄的地域。峡谷里的人们正随着自然环境的变迁和社会生活的流转,面临千百年来最为深刻而迅猛的一次转变。相对于峡谷之外,他们也许晚了10年,乃至20年,但显然,他们不再需要那么长的时间,这个速度快得有些让他们不太适应。而对于我,怒江正在发生的一切,正是中国已经走过,和正在行进着的,欲望的追逐与精神流放的样本。 

本期投票

全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