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学 放肆的黑白影像与厚重的90年代

以下是知名摄影师赵钢在大学时代完成的摄影作品,里面既有青年人的单纯与激情,也有成熟摄影师的独立意识和敏锐观察。作品的拍摄时间贯穿了他的大学四年,以及毕业后的一两年。在漫长的拍摄过程中,赵钢既是大学生,又是“旁观者”,这种局内人与局外人的身份叠加,赋予了这组照片耐人寻味的丰富性。

组图上传区域

赵钢毕业于长春光学精密机械学院。

1992—1996年拍摄完成第一部纪实摄影作品《我的大学》。

1996年开始职业摄影,以自由撰稿人的身份为多家杂志拍摄图片故事。

2003—2005年任《新京报》摄影记者,拍摄《北京地理》系列报道。

2005—2009年任《华夏地理》杂志(美国《国家地理》中文版)专职摄影师。

2012年任《华夏地理》杂志特约摄影师,先后拍摄完成《故宫大修》《布达拉宫》《谁毁了我们的长城》《明朝》《景德镇》《中国蒸汽机车》《国宝山西》等30多个大型专题图片报道。

2012年开始成为自由摄影师,从事摄影教学和艺术摄影创作。

2015年任新浪网“拍照吧少年”大学生摄影工作坊专题纪实组导师。

2015年受邀担任新浪图片“摄氏2014”年度摄影师大典评委。

2016年任“雪花古建筑摄影大赛”评委。

2017年被聘为南方科技大学人文科学中心“摄影基础理论与实践”课程任课教师。


纪实摄影的根本或“初心”
文/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 顾铮

在看赵钢的这些照片时,我的一个很深的感受是,从他的这些照片中(至少就这些照片而言)他竟然没有受到当时而且至今仍然风行的为“美”(什么美?)所做的拍摄手脚。因此这些照片所具有的真实性使人信服,也使人油然而生某种怀念。在赵钢的画面里,许多人物的行为就因为没有使用大光圈而获得了充分的周围环境细节的支撑,也因此保障了画面的历史真实性。而他因此在今天得以收获这份时代要奖励他的礼物,作为对他老老实实地摄影的回报。我不得不说,原来光圈大小竟然与历史真实有了那么一种关系。

而现在已经成为热词的纪实摄影,在他拍摄这些照片的当时还没有传开,也没有什么作法、手册之类的具体指导。因此他的大学生活摄影,可以说是一种自发的记录冲动与欲望之下的行为与结果。他凭借自己对于摄影的发自内心的热爱,更重要的,是对于生活、对于真实的热爱而用照相机记录他舍不得就稍纵即逝的事物。因此,这就有了我们现在看到的这部作品。

在今天纪实摄影已经成为“主流”,其花样翻新到了眼花缭乱的地步的时候,赵钢的《我的大学生活》再次把我们拉回到纪实摄影的原初状态,令我们省思什么是纪实摄影的根本,或者用现在的话说是“初心”。需要重申的是,我一直支持与鼓励纪实摄影的花样翻新,但这个花样翻新,是要于促进对于纪实摄影为何的省思有利。惟其如此,这样的花样翻新才是有意义的。从某种意义上说,纪实摄影的根本或“初心”,其实并不那么复杂。真正意义上的观看,发自内心的观看,在观看时没有风格的考量,也没有市场的打算,只是为了在场与记忆的观看。因此,这样的观看,其信息密度大,情感浓度足,因此其纪实的纯粹性也高。因此,其结果也最合纪实摄影的根本或“初心”。这,我们也可以从赵钢的作品得到确认。


本期投票

全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