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跷、葬礼、“狗男女”,摄影师为名山做注脚

在山东济南黄河南岸,有一座海拔197米历史名山华不注山。山名“华不注”取自《诗经》,意为此山如花跗注于水中,就是说其形状犹如湖中含苞待放的“花骨朵”。摄影师吕廷川历时三年,以山体为背景记录了周围的变化。

组图上传区域

吕廷川

1971年生于山东临朐,现居济南。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新闻摄影学会理事。主要作品有《二战劳工》、《哭泣的菜农》,曾获第八届国际新闻摄影比赛(华赛)金奖,第24届国展纪录类金奖,作品在大理国际影会、济南国际双年展、北京国际摄影周等展出。

拍摄手记
文/吕廷川

在山东济南黄河南岸,有一座海拔197米的小山,山呈圆锥状,拔地而起,与其他丘陵不相连。 它是一座历史名山,元代赵孟頫传世名作《鹊华秋色图》(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中的“华不注”山。山名“华不注”取自《诗经》,意为此山如花跗注于水中,就是说其形状犹如湖中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唐朝诗人李白曾登临此山,他在《古风》中写道:昔我游齐都,登华不注峰。兹山何峻秀,绿翠如芙蓉。萧飒古仙人,了知是赤松。借予一白鹿,自挟两青龙。含笑凌倒景,欣然愿相从。

在清代以前,华不注山是济南市区的第一名山。随着山下湖水的逐渐干涸,兴盛千年的华不注逐渐沉寂下来。华不注山一带村舍俨然,大片农田中残存着零星的水塘,偶尔会有水鸟掠过荒芜的芦苇丛。从2013年6月开始,济南市启动了华山历史文化公园的城市规划,围绕山体人工挖掘六千亩的华山湖,山脚下的前王村、郅家庄等19个村庄陆续拆迁,祖居在此的村民从此告别农耕生活,将住进统一建造的安置楼房。从2015年开始,这组照片历时三年多时间,以山体为背景记录了周围的变化。


本期投票

全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