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探”母亲的私密日记 母子达成和解

大学毕业后,摄影师白杉和母亲聚少离多,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产生了裂痕,2004年末,白杉的父亲因病去世,从2004年至今,他给母亲永珍拍摄了2万多张照片,而这些照片并不能勾勒出永珍于他的意义,他必须借助母亲的私密日记,在二者的合力下,完成与母亲的某种和解。

组图上传区域

白杉

自由摄影人,1985年出生,山东人。千龙网前首席摄影记者。

2018年5月, 第三本摄影书《永珍》将独立出版。相关图片刊发凤凰网《在人间》、新京报人物公号、《摄影世界》《山东画报》。

 2017年 摄影书《31》,入榜第二届中国摄影图书榜 获“年度自制摄影图书”,参展东京、上海、北京等艺术书展,刊发《中国摄影》《摄影世界》。

2017年 《我妈说好久不给她打电话了》(又名《永珍》)获百度内容创作大赛2017年度最高奖——“最具影响力图集”。

2016年 美国国家地理全球摄影大赛中国区三等奖。

2015年 入围大理影会 第二届亚洲先锋摄影师。

2014年 入选首届中国十佳手机摄影师。

2010年 出版《内蒙古自助游》(人民邮电出版社)。


拍摄手记
文/白杉

在我妈住的地方,直线往北几公里,是正在建设中的临沂高铁北站。预计2019年通车。“以后我从北京回家只需两小时。”兴奋的告诉她。“你要回家发展,从这里去外面的时间不也一样吗?”我突然沉默了。

2018年春节期间,她查出慢性胃炎。饭菜口味偏重的她,必须从饮食上戒口。“我身体好好的,也是给你减轻负担。”她说。

我在家一共呆了27天。毕业后,第一次在家过元宵节。“你要在家这样多好。”但转念又说,你还是按照你的想法做吧。我和她,总是聚少离多。

我曾不止一次像她劝我尽快结婚一样劝她“黄昏恋”。每当这时,她都会说再好的人,也不

是你爸了。在日记里,她反复提及父亲:念恨思。

“但我怎么都不记得你爸的模样了。”

“你是思念过度。”

我在她卧室抽屉里的日记本上,看到他们的合影,剪开了,又粘上。她想忘记他,却又止不住思念。

村子2009年开始拆迁。2013年母亲住上楼。今年本命年的母亲,感叹身体大不如以前。

“以前,我还能在工地扛着钢管,现在都不敢想。“她艰难的脱上衣,旧膏药的痕迹还未消退,新的膏药又贴上了。有一天,她突然说自己是空巢老人。“你把我以后送养老院吧”。

“福兮祸兮,都要珍惜;失去的皆已失去,得到的未必永存。”母亲在日记里这么写道。从她的的日记中,我又重新认识了她。

从2004年末,父亲因病去世后至今,给她拍摄了2万多张照片。,今年要给她做一本摄影集——《永珍》,而书名,就来源她的名字:杨永珍。


本期投票

全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