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变的钟鼓楼,流动的北京城

摄影师张洁耗时八年,对北京钟鼓楼一带的发展变化进行了记录,展现了历史符号与时代信息共同演绎的民生、民情、民本的真实情景。

组图上传区域

张洁

1963年出生。现供职于中国应急管理报、中国煤炭报主任摄影记者。1981年开始接触学习摄影,现为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新闻摄影协会理事、中国工业摄影协会理事、全国产业报摄影协会副秘书长、中国煤矿摄影家协会副秘书长。


1992年开始从事新闻摄影,先后在《中国经营报》、《购物导报》任摄影记者、美术摄影部副主任,1997年调入中国安全生产报中国煤炭报工作。曾多次赶赴突发事故现场,拍摄了大量的珍贵新闻图片。新闻摄影从业以来共有5000余幅作品在各类报刊、杂志、网站发表,有60余幅(组)作品在省部级各类影赛中获奖。2011年荣获中国新闻摄影协会颁发的杰出摄影记者奖。

2016年在北京成功举办《城市木碑》个人影展。2018年出版个人摄影著作《钟鼓楼——那些年 那些事》。


主要代表作有:《京城运煤工》、《承德暖儿河矿难》、《儿子失去了父亲 妻子失去了爱人》、《清明陈家山》、《末代矸石人》、《钟鼓楼》、《北京时光》等等。


拍摄手记
文/张洁

起早儿,拉晚儿,逛胡同儿。严寒酷暑,顶风冒雨,拍胡同儿。在别人眼里,可能是件辛苦事儿,但对我来说就是在拍摄中体会发现的冲动,按动快门的喜悦,低头看效果的快乐,让我持续享受着拍摄的快感。一句话,这是我最喜欢的记录方式。

对于钟鼓楼地区,我有着特殊的情感。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我5年的中学时光就是在这儿度过的。我会常常回忆起那段岁月——邻里间的嬉笑怒骂,胡同里的灰瓦树杈。

近几十年在这一地区,一些我非常熟悉的场景、事物在不断地变化着。这一幕幕的发生在眼前,作为一个摄影人,记录它们是一种义务也是我的责任。

拍摄时,我放下自己的职业立场,没有了报道摄影严格的时间限制,不为完成报道任务,不为发表作品,一身轻松。放下沉重的长枪短炮,一台微单,用第三只眼去寻找应该裁剪的动态和场景(景别),之后轻轻地按动快门。一幅幅老百姓喜、怒、哀、乐的画面,一座座老宅、老树、老门洞的光影,进入了我CF卡中。

北京爷,赤背与两只爱犬一起玩耍;情侣,在雾霾中的鼓楼脚下玩自拍;踢毽子的好手,在广场上腾空起脚……

胡同里结婚的、摆摊儿的、剪头的、玩手机的、跳舞的……持续8年钟鼓楼地区的拍摄,我在钟鼓楼脚下“拾来”的碎片影像占据了我的电脑硬盘容量很大空间,已存下2000多幅成品影像。

钟鼓楼下低矮破旧的房子里,住着我似曾相识却又不认识的人们。他们的喜怒哀乐,存在状态,聊的家长里短,等等,都与我有关。

雾霾来了,戴上口罩成为了胡同里“新常态”;“9·3阅兵来了”百姓们会围坐一起,共同分享;阅兵蓝来了,他们会尽情的享受那一刻;治理开墙打洞,见证了一段历史的结束和一段新生活的开始。

这些并不高大尚的照片,是钟鼓楼周围曾经发生的故事,是居住在这里的人们春夏秋冬的生活轨迹,是北京城变化的缩影,是社会发展的一瞬,是这个时代的符号,更是在空间维度上的光影年轮。

目睹这些照片,真实感,亲切感,怀旧感交织在一起。这些碎片影像是二维的,但消失的场景却是多维的。

这座城市有昨天、今天和明天。

而我的镜头永远聚焦的是现在……


本期投票

全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