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京:被安静收拢的汹涌生活

曾凭借《看的纯粹》拿下2011年徕卡奥斯卡·巴纳克新人奖的黄京,是一个极其内敛的年轻摄影人。当年纷沓而至的各种评价里,其中一位巴纳克的评委最为中肯:拍了一辈子战争,什么大场面都见过,却仍然被黄京的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所感动。“平静而强烈,自由而无用”。黄京就是如此以不变应对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当你观看他的作品时,会感觉时间都走得慢了一点点。2015年,他担任了Leica J摄影大师赛的月赛评委。在此期间,Leica J摄影大师赛特约撰稿人王江对他进行了专访。

组图上传区域

黄京1987年生于广州,2006-2010年就读于广州美术学院教育学院摄影与数码艺术系。

2007年于FOTOYARD杭州展厅举办首个个人摄影展;

2008年于上海爱普生影艺坊参加爱普生彩色摄影大赛作品群展;

2009年于北京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参加《首届三影堂摄影奖2008-2009作品展》;

2009年于广州木马艺术平台举办个人摄影展;

2010年独立出版个人摄影集《忆》;

2011年获Leica Oskar-Barnack 新人奖;

2012年参加何香凝美术馆“一重影事”展览;

2013年参加荷兰FOAM摄影博物馆“FOAM Talent 2014”展览;

2014年参加徕卡博物馆“10x10”展览;

2014年参加德国堤坝之门博物馆“Leica 100”展览;

 

黄京:平静而强烈,自由而无用
文/王江

如今影像之泛滥恐怕令达盖尔、塔尔博特之辈都始料未及。我们生活在一个被海量图片所裹挟的世界里,仿佛“语不惊人死不休”才是抓住眼球的唯一捷径,于是日常目力所及的影像越来越惊悚和刺激。不幸的是,在这样的视觉轰炸之下,我们的阈值不断提升仿佛失去了与世界正常对话的能力从而滑向了麻木的深渊。

从另一方面讲,有潮流才凸显逆潮而动的人之可贵。黄京就是其中一位,如果试图在他的影像里寻找高潮那你可以放弃努力了。在黄京的早期作品《同学》里还能看到年少轻狂意气风发的影子,越往后他的作品就越少冲突,那些细碎零散的生活细节被黄京用镜头收拢,不事张扬如清风徐来。这与黄京的性格有很大的关系,生活中与他的接触你会发现什么叫静如处子,在人群的嬉闹中他总像一个安静地旁观者,手中紧紧握着徕卡相机……

摄影是共鸣的艺术,黄京所选择的生活态度总会在这浮躁的社会中找到拥趸,他在豆瓣上被很多人关注就是一个证明。当然被黄京的作品所吸引的不止豆瓣小清新那么简单,2011年他的作品《看的纯粹》被徕卡 奥斯卡·巴纳克摄影奖(Oskar Barnack Award)的评委所关注并且一举获得了当年的新人奖。其中一个评委拍了一辈子战争,直言自己什么大场面都见过了但是仍然被黄京作品中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所感动。

黄京就是如此以不变应对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当你观看他的作品时感觉时间都走得慢了一点点。黄京的个人网站在不起眼的地方写着这样一句话:“平静而强烈,自由而无用”这句话可以说是对他自己作品风格的一个很好地概括。那种内在汹涌着的能量被安静的外表所掩盖着,只有当你们的心灵节奏对上频才可以领悟到。

(W=王江 H=黄京) 

做个思想自由而无功利之用的人

W:上一次采访你的时候你才离开学校没多久,作品《同学》也是反映了在学校的生活,现在在社会上打拼生活这么久了你对摄影的初衷有了什么样的变化吗?

H:初衷没什么变化啦,就是觉得自己还有件比较开心的事情就一直干下去吧,几乎我的社交和工作都离不开摄影。我也会去拍很多身边的朋友,工作的同事什么的,还有以前拍的这帮同学,但毕竟不如以前来得舒服,大家没了以前的那种“痞劲儿”,我也没以前痞了,有时发现自己还蛮有责任感的,哈哈哈哈。

W:这样不断的拍下去你对影像的控制力有了什么样的改变呢?

H:这两年我都在努力地忘掉我的控制力,老话了,到了一个阶段总要摆脱一些约定俗成的东西嘛,说白了就是不能“油了”。

W:你的拍摄中有没有感觉遇到瓶颈期的时间?你是如何克服瓶颈的呢?

H:正在瓶颈呢,好几年了,勒得慌,还不知道咋克服,哈哈哈哈。

W:你的个人网站中有一句话“平静而强烈,自由而无用”,你个人对这句话是怎样理解的呢?

H:前一句是别人给我最多的一个评价,其实简单地概括就是“闷骚”二字。后一句是复旦校训的后半句,忘了是谁写的了,我觉得写得蛮好的,意思是要做个思想自由而无功利之用的人,这算是我的人生目标吧,好难呀。

W:你的影像粗看起来波澜不惊,你对“强烈”这个字眼如何理解呢?

H:不知道细看能不能看到强烈的情绪呢,我也承认我很闷骚啦,可能内心非常地波澜壮阔但表面我是没法表达的,这是典型广东人性格。比如经常在工作的时候我非常恼火地发脾气,然而大家并没有感觉到我在发脾气。

W:你作品中似乎看不到很起伏的情绪变化,是因为你本身的性格如此还是你已经过滤掉了那些在极端情绪下拍得照片?

H:拍摄这些照片的时候其实会处于一个极度兴奋的状态,也不是愤怒,也不是高兴,也不是失望,说不上来。其实我的情绪有时候是非常极端的,但大家都看不出来,这个很恼火啊。似乎这层皮不太听大脑使唤,都以为我脾气很好,哈哈哈。

W:你曾说过山本昌男对你的影响很大,这几年的生活经历让你对他的作品产生什么新的认识了没有?

H:后来就没怎么看了,因为我被另一个领域所吸引,就是看了马丁·帕尔策划的收集照片的展览,看了那本法国历史学家花了20年时间收集的图片画册,看了苏文的北京银矿,我被这些无名的或非专业的图像制造者所制造的影像所吸引,现在我大部分时间都在看这些,Flickr上也有一个公共相册的栏目,有好多好多好玩的照片。

 改变其实都很微妙,最重要的我觉得是得到信任吧

W:你为何对徕卡相机如此的钟爱?你有考虑过尝试形式的相机比如说120什么的?

H:我是个蛮疯狂的器材党,几乎玩遍了所有8X10以下画幅的机器,但搞来搞去还是用回徕卡,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习惯了,有默契有感情。

W:拿到徕卡奥斯卡·巴纳克摄影新人奖给你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H:改变其实都很微妙,最重要的我觉得是得到信任吧,什么事情都会比较信任我。

W:你的作品中充满了偶然性,是什么样的偶然瞬间可以特别的“击中”你?

H:这个偶然性也是源于我比较懒吧,计划一个有意思的想法再去实现固然是很有趣很有成就感的,但因为我懒,所以我希望我就这么走在街上然后会有一些让我兴奋的东西迎面而来,像逛街购物一样,也有很多种享受的方式。

W:大量拍摄然后再后期编辑整理的方式应该是你主要的工作方式吧?你后期编辑的原则是什么呢 ?或者说你以什么样的主线把那些零碎的照片串起来的呢?

H:是的,其实最早的编辑方式是从fotoyard来的,每次冲完卷就兴奋地拿去发一组片子。我到现在编辑方式也没什么大变化,每年把照片混到一起,然后把觉得顺眼的调出来,也没什么主线,要说有那估计是那股气氛吧。

W:你现在几个系列作品之间有什么样的主线呢?

H:也没什么主线,只是把感觉不一样的分几个堆而已。

现在我最爱的方式是发朋友圈

W:你最喜欢的照片展现形式是怎样的呢?展览还是出版物?

H:这两个算是传统一点的呈现方式吧,我觉得是必要的,但是在美术馆工作那么久,对普通的展览形式有些厌倦了,现在我最爱的方式是发朋友圈。

W:你对未来的拍摄项目有什么样的打算?

H:还没有打算呢,现在是把工作辞了,在家先把那2800个卷整理完。

W:本届大师赛的评委都是马格南、vu图片社的摄影师,对此你有什么样的期待?如果让你参加他们的大师班,你会选谁?

H:马格南影响了一大批人。我对此也很好奇。期望能看到一些隐居的摄影师参加 ,他们一定是最棒的。期待明年三月的大师班,听说了那么久,终于能看看真面目了。

W:如果是你参赛,你会参加哪个类别?有没有既定选题?还是正在创作中?

H:貌似我只能参加那个非肖像类的了。肯定要参加的。是一组新片子。

人生就是一段漫长的旅程,摄影则是记录下这些瞬间的最佳方式。首届“Leica J摄影大师赛”正式启动,腾讯图片和“谷雨”作为战略合作媒体全程参与赛事直播。点击投稿:http://news.qq.com/cross/20151210/2PPRy296.html

本期投票

全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