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房间

英国小说家吴尔芙于《自己的房间》一书中说:“女性若想要写作,一定要有钱和属于自己的房间。”然而,随着世界行脚的展开和各国文化的探查,彭怡平发现了一个普遍的事实——许多女性终其一生,都无法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有不少人终其一生甚至不曾意识到,拥有自我空间的意义和重要性。在作品《女人的房间》中,彭怡平历时12年,实地走访五十多个国家,研究女性与家庭、社会、阶级、种族、历史、宗教、政经、文化之间的关联。“女人的房间”,不仅是女性权利与自由的象征,也是女性发挥异想的世界。本组图片由腾讯图片和映画廊联合推出。

组图上传区域

彭怡平

台湾大学历史系毕业,法国巴黎第一大学造型艺术所电影电视系博士,专攻剧本、纪录片拍摄与电影艺术的研究,并从事跨领域的艺术创作,兼具艺术家、摄影家、作家、策展人、纪录片导演等多重身份。

《女人的房间》彭怡平摄影展于2016年6月18日至7月17日在798映画廊举办。

展览地点:北京798艺术区七星中街映画廊

展览日期:2016年6月18日至7月17日

 

一部跨国界的女书
文/彭怡平

十多年前,英国小说家吴尔芙于《自己的房间》书中的一段文字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女性若想要写作,一定要有钱和自己的房间。”多年后,我拥有两者,并成为作家,却发现,两者相较,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房间”之于女性,更是必要!一方面,无论已婚或单身,它都是每位女性不可缺少的生命空间,另一方面,它也一如中国古代女书,代表每位女性的私密世界,唯有在此,女人才得以无拘无束地表达自己的所思所想所感,呈现真实的自我。

从吴尔芙到我的书房到世界女人的房间

然而,随着人生阅历的丰富以及见识的增广,我却发现“女人的房间”,这小小一方天地的取得竟如此得来不易!事实上,不少的女性终其一生都不曾意识一个完整属于自己空间的重要性,甚或终其一生不曾拥有属于自己的空间,正因如此,我对不同国家里,女性与空间的关联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女人如何看待空间?女人的空间与家庭、社会与文化间的关连又是如何?为了寻找解答,我决定踏出自己的书房,走遍世界各个角落,探访世界各地的女性,并进入她们的生活空间,与女性的心灵展开最私密的对话。

2015年《女人的房间》摄影文学书便是我长期研究的初步成果

自2006年起至2014年期间,我实地走访了10个不同的国度,自200余位受访女性中选出了40位最具代表性的女性与其空间,阐述与传达空间与女性,以及女性身处的家庭、社会、阶级、种族、历史、宗教、文化之间的关联,并进一步探讨父权政治与女人当家的在空间结构与权力上,彼此又有何不同面貌?

走遍世界的田野调查

一如我所有的作品,创作总是耗日费时,过程备尝艰辛与波折,个中滋味,非外人所能了解,但也就是在这样数度放下与再拾起之间,我终于得以拨开重重云雾,窥见一道道美不胜收的景致。在这段长达9年的研究过程里,我竭尽所能采集了不同的案例,赫然发现,女性拥有自己的房间并不必然与自己的社经实力或政治阶级绝对相关。在伊朗这个篇章里,我们不难发现,“从运动场到家庭的末代公主”里嫁给艺术家、家境小康的运动员蕾莉,与同样婚配艺术家、“波斯微小画家的空间”里的贵妇莎蒂海,与“双姝奇缘”里家境清贫的护士法蒂梅,虽同样处于极其父权的社会环境,但因为对拥有一个“自己的房间”的渴求截然不同,其结果也完全出乎意料之外;而我一再从这些研究的国度里发现,个人乃至社会整体的经济状况与女性之于空间的拥有,并无绝然关联;女性对于空间支配的自主权,却因所在国家文化的不同而有极度的差异。

此外,我也发现,当人类社会从远古的母系社会转而发展为父权社会后,女性对于公共空间的分配与运用,再无任何置喙与参与决策之权力,这点可以从中国陕西西安半坡遗址这个6000年前的母系社会遗址中,女性对于空间握着绝对的决策权,与今日世界两相比较,其差异可见一斑;但基于“男主外、女主内”这种千年不变的传统,女性转而将自己的人生精力投注于规划与经营一个但见自己特色、全然属于自己的生命空间,这样的例子不分东方西方,屡见不鲜,读者可自古巴篇、巴黎篇中陈述的诸多故事里一窥其堂奥;这也使我得以从这些实际的研究案例中大胆地综合出一个结论:女人空间的华美或宛如一场盛宴,或单调贫乏到三言两语便可总结,其间的差异,与女性身处的国家整体的GDP没有任何关联,却与该国的文化深度、历史厚度、女性自身的生命经历与其家族历史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这也是为什么,在这本著作中,读者单单窥见影像,恐生“这些受访女性是否大部分都是中上层社会阶级”的错觉,或许一方面出自我对于这些受访女性的敬重,一方面也是对于真实世界的呈现,每一幅摄影作品的完成,皆是寻访再寻访、探索再探索、沟通再沟通以后,破除了每位女性受访者的心防,并在这些姐妹的热心协力下,精心规划,才得以共同完成的创作,尤其在这些被国人认定为第三世界的国度,如古巴。从公务员、女巫、村妇到画家与古董收藏家,因女性之于空间的意义与概念不同,产生出截然不同于吴尔芙“女人要有钱,才会有自己的房间,也才能写作”这种一脉相承的逻辑性思维,相反地,古巴女性在经济条件捉襟见肘的状况下,一点一滴地将原本的废墟,打造成一个人人称羡的天堂。

多元形式及风格的展演

我将这9年来的研究汇整成《女人的房间》第一部曲,期望透过各种不同形式与风格的展演,如文学、摄影、戏剧、装置、录像与实物投影,邀请观者分享我的研究成果,并进一步思考不同的社会、政经、宗教、阶级以及文化背景下,女人如何以“自己的房间”来书写自己的历史;“女性”此一符号,在社会中的象征意义,如何透过“空间”构成与解构?女人如何透过拥有自己的房间而得以构筑自己的人格,并发展出与社会对话的可能?希望此著作能帮助世人重新思索并了解女人的空间不仅是女性的异想世界,也是女性权利与自由的象征。

本期投票

全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