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来的流放

居于孤岛,匿于都市,羁绊已生,故乡已远。人们从一个城市迁徙到另一个城市,从一个国家迁徙到另一个国家,每个人心里都存有一个故乡。希腊神话中的奥德修斯的回归最终是成立了,但然而我们想象中对“故乡”的回归是否真的能成立?

组图上传区域

金向怡

生于浙江温州。

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图片摄影本科,后留学法国多年,取得发过北加莱土宽美术学造型艺术硕士,巴黎索邦第一大学电影美学研究与创作硕士。

十多年来从未间断拍摄和创作,致力于摄影、文学、剧本、电影剧情短片和纪录片等不同领域的创作。

创作手记
文/金向怡

本组作品《归来的流放》一共由50多张照片组成,以电影叙事的方式展开,是我探讨离散与回归的一组摄影作品。

从改革开放到现在,中国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变化,这是一个巨大的人又迁徙的时代。这些年的拆迁与改建,城市化影响了中国的每一个角落,可是我们最终看到的却是每一个城市都有了同一张面孔。人们从一个城市迁徙到另一个城市,从一个国家迁徙到另一个国家,每个人心里都存有一个故乡。故乡意味着回归,希腊神话中的奥德修斯的回归最终是成立了,但然而我们想象的回归是否真的能成立?

对于漂泊海外的中国人而言,如果说语言的困境,文化的冲突,回归的不可预知都只是一场前戏的话,那么母语的消亡,文化的“被殖民”乃至回归梦想的破碎这个现实就是一场永久的流放。萨义德在经历了这样的流放人生后在他的书《格格不入》里写道:“在古代,流放是特别恐怖的惩罚,这不只意味着远离家庭和熟悉的地方,多年漫无目的地游荡,而且意味着成为永远的流浪者,永远背井离乡,一直与环境冲突,对于过去难以释怀,对于现在和未来充满悲苦。”作为一个受过“后殖民教育”的人,我要面对正在经历巨大变化的时代的故乡,这是一个非常残酷的“噩梦”。因为“熟悉的地方”不再,“家庭”也是支离破碎,遗忘成为必要的“情感能力”。希腊神话中,奥德修斯在海上漂泊十年回到故乡,没有认得出他,他把自己打扮成乞丐的样子混进家园夺回过去的一切。可是今天的回归却更加残酷,因为连流亡者本人也已经认不出故乡的样子。

本期投票

全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