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多斯达尼

李剑出生在一个传统的穆斯林家庭,从十岁起开始玩相机。自小对摄影的熟识让他有了独特的记事方式——“图片日记”。李剑从2013年11月20日开始了“手机摄影365天”的拍摄计划,用手机摄影记录日常生活。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穆斯林的生活成为李剑每周必须拍摄的题材之一。

组图上传区域

李剑独立摄影师,出生于传统穆斯林家庭,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从十岁开始接触摄影,经历了胶片相机、卡片机、单反相机、手机等不同影像器材时代。2013年开始用手机拍摄影像主题——《我的多斯达尼》。

我的多斯达尼——用影像记录族群文化
文/腾讯图片

我们带到摄影中去的是所有我们读过的书、看过的电影、听过的音乐和爱过的人。——安塞尔·亚当斯

李剑出生在一个传统的穆斯林家庭,从十岁起开始玩相机。自小对摄影的熟识让他有了独特的记事方式——“图片日记”。李剑从2013年11月20日开始了“手机摄影365天”的拍摄计划,用手机摄影记录日常生活。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穆斯林的生活成为李剑每周必须拍摄的题材之一。

作为生活在北京的穆斯林,李剑每周五会到清真寺参加“主麻”的聚礼并拍摄聚礼活动中的人物和场景,出差时也会到所在城市的清真寺、民族聚居区拍摄。在近四年的时间里,他先后拍摄了北京、河南、河北、宁夏、甘肃、吉林、辽宁、山西、湖北、江苏、澳门等地近百座清真寺的建筑,以及超过3000张中外穆斯林参加宗教仪式和生活的场景。内容涵盖了主麻、斋月、开斋节、古尔邦节、圣纪、盖德尔夜、阿舒拉日等穆斯林的传统节日、仪式以及穆斯林的婚礼、葬礼。

对于创作主题的思路,李剑谈到:“伊斯兰是倡导和平的宗教,穆斯林以正信、正知、正念、正行、正朝为信仰指针。作为中国穆斯林的一员,源于对伊斯兰文化的认知和民族自豪感,以个人有限的能力通过影像记录中国穆斯林的生活,多维度呈现这个族群当下的文化现象。”当记者问及拍摄的照片中,为什么老人和儿童的形象较多时,李剑说:“安塞尔·亚当斯曾经说过——我们带到摄影中去的是所有我们读过的书、看过的电影、听过的音乐和爱过的人。之所以侧重拍摄老人和孩子,因为老人代表着传承、孩子代表着希望。”

在谈到《我的多斯达尼》系列的时间计划时,李剑说:“中国的清真寺超过3万座,穆斯林人口达10个民族、2000余万人。我的拍摄应该说才刚刚开始。以真、善、美为导向,记录中国穆斯林在历史长河中一个节点的真实生活,是自己拍摄的动力和目标。”

他说:“影响我对摄影认知的理论不是摄影本身,而是中国传统书法的两段话:一是临帖的方法——‘取法于上仅得其中,取法于中不免为下’;二是运笔的‘心相’说——‘有诸中,必行诸外;观其相,可识其心。’有了这个方法论的指导,学习的过程就是‘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的自觉、自悟的过程了。”

注:

1.多斯达尼:由于历史原因,中国伊斯兰教经堂语中有很多源自波斯语音译的词汇,“多斯达尼” 就是其中之一。其原意为“朋友”,在中国演化为“教友”、“有共同信仰的人”。“多斯达尼”是复数称谓,单数称谓为“多斯弟”。中国穆斯林之间多以此语互称,以表示穆斯林身份和团结友爱之情。

2.主麻:是伊斯兰教聚礼日,系阿拉伯语“聚礼”的中文音译。指穆斯林于每周星期五下午在清真寺举行的宗教仪式。

本期投票

全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