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斯加的捕鱼人

Corey Arnold从温暖的加州来到寒冷的阿拉斯加,捕鱼,一待就是多年。他对渔人这个职业爱恨交加。一方面,要能忍受住长达几周的孤寂,寒冷和苦痛;另一方面,当自己用双手和身体进行最原始的体力劳动时,能激发出独一无二的自由感。“对于渔民来说,最好的回报往往是当他们把那些神秘的遭遇,死里逃生的故事带回文明世界的家里,讲给大家听的那一刻。而我选择用我的照片讲述我的故事。”

组图上传区域

Corey Arnold,1976年生于美国,是阿拉斯加州一名商业渔民兼纪实摄影师,在旧金山艺术大学取得摄影学方面的艺术学士学位。

他2011年发布摄影书籍《Fish-Work:The Bering Sea》(捕捞:白令海),收录了他在2003年到2010年期间在白令海做甲板水手工作时拍摄的作品。Corey Arnold在2005年获得American Scandinavian基金会赞助,2007年获得Aperture West Book Prize提名。

图为阿拉斯加白令海域双熊号船上,摄影师Corey Arnold躺在满载比目鱼的甲板上自拍

渔网与欲望
文/策展人李迪&迟迅

汉字“欲”,由“谷”和“欠”字组成,字面中理解为欠缺食物,因为没有吃的,所以想要食物。这是古人最直白简单的生活需求。现代人的欲望,已经不仅仅是局限于对食物的渴望上,引申为对不属于自己的事物的追求,人们希望现在不是自己的东西,有朝一日可以成为自己的。而欲望,随着社会时代的变化,和大环境的价值取向有着密切联系。

Corey Arnold最初给我的印象是跳脱环境和自身状态而表现出来的一种对摄影艺术的“无欲无求”。今年年初,迟迅在电话中约请Corey来中国出席摄影展时,Corey婉拒,理由在我看来有点匪夷所思,“对不起,捕鱼季来了,我要去捕鱼了!”,在看完迟迅给我传来的一些资料后,更加让人对这个对艺术没有更多“欲望”和“企图心”的摄影者产生浓厚的兴趣,“我的理想就是做一个职业捕鱼者!”这是Corey面对对他作品称赞有加的采访者所说的!除了对他作品视觉上的喜好,也勾起了我想对这个摄影者和他对摄影的态度一探究竟的“欲望”。

Corey是典型美国年轻人的思想观念,摄影对他而言,只是单纯的喜欢;用镜头记录“职业渔民”只是他生活的一部分;作品被发现,被传播,对他而言,纯属意料之外;他出生于风和日丽,瓜果丰盛的加州,按理说该找份舒适的工作,但他却来到严寒的阿拉斯加做了职业捕鱼者,一呆就是十几年,他说他将会一直在渔船上待下去。他在自己的文章中这样写道:“我对捕鱼这个职业爱恨交加。这项工作辛劳而平凡,有灵魂不堪承受的重复性,有时还要冒上生命危险。一方面,你要能忍受住长达几周的孤寂,寒冷和苦痛。另一方面,当你被浩瀚无际的大海的所包围于荒寂之美,与世隔绝,只能用自己的双手和身体进行最原始的体力劳动时,却被激发出一种独一无二的自由感,自豪感,还有与同伴之间的友爱。对于渔民来说,最大的回报往往是当他们把那些神秘的遭遇,死里逃生的故事带回文明世界的家里,讲给大家听的那一刻。而我选择用我的照片讲述我的故事。”

中国有句成语叫“无欲则刚”,当你没有任何欲望和企图心的去做一件事,而且持久的去关注,快乐地研究一个事物,就可以达到忘我、无它为的境界; Corey对待他所喜爱的摄影就是这样,所以他的作品就表现的“无比强大”!他的作品就像他所生活的白令海空气一样干净、纯粹,通过一幅幅作品向世人展现着最自然生态环境下的一种简单而纯净的生活状态,苍凉枯燥的白令海,惊涛骇浪后平静海面也能感受到鲨鱼的威胁……,也许是海上漂泊数月的生活太孤单与无聊,Corey也很擅于用镜头捕捉着单调乏味生活中的一点点趣味,站在船头的孤独的猫,受伤的熊,还有在我们看来有点幽默、挎着猎枪的猎鱼人和海边头顶着龙虾的鱼贩……,你能从他的作品中感受到阿拉斯加冰冷而新鲜的空气,甚至可以闻到空气中的咸湿的鱼腥味;一切都是那么自然、不矫情。

正所谓“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这种“无欲”,是一种自然而然的“精神原始回归”,可以说Corey手中的渔网,捕捞的不是食物,是他最自然淳朴的精神生活。

本期投票

全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