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male Focus|月亮的孩子CiCi

对于普通人而言,“月亮的孩子”是个很陌生的名词,在医学上称之为白化症。白化症女孩儿cici在摄影师张立洁面前毫不遮掩地坦露了自己“想要的样子”。因为身体的殊异,不正常的肤色,cici看起来有些特别,甚至有种不真实的感觉。cici很乐意借助摄影完成自己的各种想像;并且,丝毫不在乎这些照片里的她,会被作何读解。本组图片由Female Focus(她们的焦点)长期摄影项目提供,该项目以女性摄影师拍摄的女性题材作品,来探索女性问题以及由此延伸的社会问题,由南方周末图片总监、评论家李楠发起并主持。

组图上传区域

张立洁,1981年生于北京,现工作生活于北京。北京师范大学新闻学硕士,伦敦艺术大学摄影硕士。长期从事报道、纪实摄影项目的拍摄。

曾获第二届侯登科纪实摄影奖、第五届连州国际摄影年展艺术家银奖、2013年马格南基金会人权与报道摄影奖、第二届“徐肖冰杯”摄影奖等奖项。

其作品曾发表于《新闻周刊》、《纽约时报》Lens专栏等,并多次在美国、英国、加拿大、法国、丹麦,中国连州、广州、平遥等多地展出。

摄影师网站:www.zhanglijie.com

Female Focus|张立洁:CiCi
文/李楠

女性、女性摄影、女性摄影师,是特指的身份、现象、群体,也是特别的主题、向度与风格。我们从中不仅可以管窥女性对于自身的艺术表达,也可以心照整个社会对此的认知与态度。

Female  Focus(她们的焦点)计划正是一个基于以上理念发起的长期摄影项目:以女性摄影师拍摄的女性题材作品,来探索女性问题以及由此延伸的社会问题。目前已有6名女摄影师参与,包括纪实、观念、行为、创意等多种影像类型,计划明年3月推出第一季。

白化症女孩儿cici在张立洁面前毫不遮掩地坦露了自己“想要的样子”。因为身体的殊异,不正常的肤色,cici看起来有些特别,甚至有种不真实的感觉。cici很乐意借助摄影完成自己的各种想像;并且,丝毫不在乎这些照片里的她,会被作何读解。

张立洁和cici一起完成了这场任性,尤其是对于身体的表达。身体是意识的起点,也是终点。当女性刻意地去呈现自己的身体,或者说,女性的身体被呈现成什么样子,往往是她选择了何种姿态面向世界,以及世界给予这种姿态何种定义的表现。

在这组作品里,张立洁没有像以往一样将重心放在疾患背后的悲情叙事,虽然那样比较容易获得感动。相反,这里的cici是高兴的、主动的、时髦的、大胆的,她仿佛是自己完全的主宰。因此,她很自信地举起手机自拍,这个场景被敏锐的摄影师捕捉到了。张立洁在此埋下了一个隐喻:当cici下意识地将自己安放在一片乱七八糟、兼具惊悚和滑稽的背景前时,她的真实境况便表露无遗。

身体异样者,是摄影所容易关注的,也是常常被摄影所预设的形象。“拍出来的”形象总是拥有某种特别效果,很容易令摄影师产生上帝般的幻觉。那么,如果把这种权力彻底放弃,让“她”来决定这个形象呢? 

张立洁做的,就是这样一件事情。

CiCi 2015-2016

摄影师|张立洁

她喜欢大家叫她“Cici”,原因不明。而且发音是“西”(Xi),而不是小时候的那种果味VC糖的发音,那个C念出来和英文的“say”接近,她说那个音儿太土了!我想,大概和那部家喻户晓的电影《茜茜公主》有关,其实我觉得她就是喜欢这么有点故作神秘,还有点作的劲儿。

认识刘吟是在2015年上半年的一次采访中。她穿着一条浅灰色的一步裙,看起来像个白领,说话也头头是道,还带点台湾腔。

后来我和她提起了一起合作拍照的事情,我们都属于互相试探,建立信任的过程,所以一开始进展缓慢。我只是跟着她拍一下日常,见见朋友什么的。

后来,熟悉了,她提到过几次想要拍人体彩绘,她觉得白化症人的皮肤光白如缎,是上好的作画材料。但是我还是有点犹豫,我怕拍摄对象来回反复,到时候太麻烦,就继续等。

直到我们前后去了好几个城市拍摄,有时候是她来北京,有时候是她去别的城市参加一些针对视力障碍者的培训,我们才真的开始拍那些比较裸露的镜头,但是仍始终坚持不发露点的。她还是感觉社会接纳程度没有那么高,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拍Cici的过程中,身体是一个核心的元素,绕不开。她的所有难题都来源于此,特别白、怕晒……所有的特别之处亦源于此。她经常发我一堆网上扒的美照,“我喜欢这个,我喜欢那个,我想穿这个,我想当那个”……这个过程有点鸡飞狗跳,不过恰恰是我逐渐了解她为什么那么强烈地想要展示自己的过程。

你会记住她吗?

一个身体异样却没有被摄影预设的女孩儿。 

本期投票

全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