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场上的雕像

一个人,一个广场,一座小城,在中国北方,山西省的东南边。过去的32年里,陈志贤每年不仅一次地来到晋城,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人民广场。多年来,广场周边的一切都变了,唯有这座1968年9月建造的毛主席雕像从没有改变。这些作品精彩记录并展现了百姓生活的丰富多彩和中国近些年来的变化。建筑更高了,交通更密集了,高档餐厅和霓虹灯构筑了一幅新的城市景观。本组图片由腾讯图片与映画廊联合推出。

组图上传区域

陈志贤

一静,一动,一个雕塑,一个广场。32年,花32年时间拍摄山西晋城人民广场的变迁,这是摄影师陈志贤,是他的《广场上的雕塑》。

2016平遥国际摄影大展上,由策展人罗伯特·普雷基展出的陈志贤摄影作品《广场1985—2016》吸引了众多摄影爱好者前来观展。

陈志贤:广场上的雕像
文/罗伯特·普雷基(策展人)

一个人,一个广场,一座小城,在中国北方,山西省的东南边。过去的32年里,陈志贤每年不仅一次地来到晋城。记忆中,他在这里度过了12个春节,5个元宵节还有3个中秋节。每次他来到这里,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人民广场。

陈志贤不是晋城本地人。他在1954年7月出生在距此1400公里外的南方城市。他在温州度过了童年,直到45岁时离开。他也没有在晋城工作,而是东边一千公里外的上海,在那里他的电器生意获得成功。

陈志贤在1985年第一次来到晋城,他就爱上了这座北方小城,它刚刚从县升市,一切百废待兴。从那时开始,这座城市的人口总数增加了30%,现在达到了230万。多年来,广场周边的一切都变了,唯有这座1968年9月建造的毛主席雕像从没有改变。

过去,在70、80年代,我们看到的是板车,自行车,露天的农贸市场。90年代,照片中是古旧的胡同和公交车站。今天,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市民休闲广场,在地下是一个大型停车场,旁边有花坛,在适合的季节里,百姓夜生活也很丰富多彩。建筑更高了。交通更密集了,行人在SUV,摩托车和多彩的公交车之间穿行。高档餐厅,快餐店,美发店和霓虹灯构筑了一幅新的城市景观。

我们通过陈志贤看到了这一切:因为他把这些都拍了下来。一年又一年,他不知疲倦地带我们从黑白到彩色,从胶片到数码。他是一位极富毅力的摄影师,他从他父亲那里继承了对文学,书法和摄影的热爱。70年代末,他买了人生中第一台相机——海鸥4A,从此再也没有停止拍摄。随着经济政策的放松,那时他成为了中国第一批推销员,摄影成为了他工作片段的记录。后来他与一位23岁的小学教师结婚,摄影又成为了他记录家庭生活与旅行的手段。

他自学成才,并且热爱着摄影这个媒介,以及关于这个媒介的器材和科技。他“收藏”各种样式的相机和镜头,从今天的小型数码相机到更古典的中画幅机身。他毫无忌讳地从各个角度拍摄。在晋城,他似乎花了不少时间在广场上躺下来拍照,以求有所突破。他喜欢与拍摄对象互动,虽然有时他也进行一些巧妙的偷拍。他明显地避免前期构建的或是正规素材的创作。“决定性瞬间”或精确设计的照片并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他很快,信直觉,更像是罗伯特·法兰克的简易版。他看,他感受,他拍。然后他微笑。他深切地享受拍照本身。陈志贤的视觉写作是强烈而即兴创作的电影式内容,他的创作是直接的“快照拍摄”风格。

这里展示的作品选自数万张照片。这些作品精彩记录并展现了中国近些年来突飞猛进的变化,以及正在转换为一个重要的经济文化强国。它们也说明了摄影在观察和了解历史方面仍然具有强大的作用与功能。尤其是当它们在激情中被创作出来。

本期投票

全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