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演员曹操,用相机拍出一个魔幻中国!

1997年,一个美国青年来到中国,他给自己取名“曹操”,开始在中国银幕上上饰演各种外国人形象。但在戏外,他是个文艺青年,喜欢拍照,喜欢写故事。在中国生活的20年里,他仿佛一直平行穿梭在戏剧与现实之中,一个是各大影视城的超现实布景,一个是魔幻主义色彩的现实中国。

组图上传区域

曹操本名Jonathan Kos-Read,出生于美国,毕业于纽约大学电影学院,现在是一名生活在中国的演员,参演作品有《鬼吹灯之寻龙诀》、《白银帝国》、《爱的保镖》、《跨国阴谋》等。

摄影师访谈
文/(问=米拍网 答=曹操)

问:你现在一年接多少部戏?

答:要是全都算的话10部左右,包括大戏和小戏,如果说我算得上主角的大概两三部吧。

问:你现在在中国接戏也接的熟了,一看本子就知道这戏的好坏了吧?

答:大部分是,但是也有错的时候,有时候看本子觉得很烂但是播出来很火,有的时候看本子不错但是播出效果一般。

问:那你现在天天这样接戏,还有时间搞摄影吗?

答:有,我除了拍戏之外还有两个艺术,一个是拍照片一个是写东西,我写了一个小说是一个宋朝的侦探故事。因为这个小说,我的照片拍的不如前两年多了。

问:你对摄影的热度会有变化吗?

答:那倒没有,就是只能投入一个艺术。我想这个小说一改完我就立马开始接着拍照片。

问:你差不多是从2010-2011年左右开始摄影,到现在也7-8年了,你到现在摄影的初衷有没有发生什么改变?

答:一开始拍照你觉得很多地方拍得比别人好,超过你要批评的那些人,但是到了一定水平以后你会发现,好,那些人我都超过了那下一个(目标)呢?要想在艺术上再突破就难了,要是把艺术当成个工作,比如表演,我发现演的还行那就可以一直这样演下去,当然表演也是艺术但是对我来说是艺术工作。但是如果纯粹做艺术就老得有突破感,这个突破感就越来越难。

问:看来你把摄影这个位置放的还是蛮重的,我最初还想摄影是不是你作为演员生活之外的一个小调剂,但是现在看你还是想把它当做一个很严肃的艺术来做。

答:因为表演是一个艺术工作,但是为了养家糊口我有时候得背叛我的艺术,有时候不太理想也得接啊,朋友也会批评我:“曹操你怎么接了这么烂的一个戏啊”我就只能不停的说借口。你也知道现在有些电视剧在艺术水准上差那么点意思,如果你真的关心艺术会觉得心疼。所以在这个艺术之外有一个自己私人的艺术这个比较舒服,摄影这是我的一块地,在这块领地上你来指挥我怎么做?去你的吧!所以(摄影)这块艺术我不卖,想给我钱我都不要,就为了不要有人来影响我。要不然心太不舒服了。

问:刚才你提到在摄影这块你遇到的瓶颈状态你有没有想到有什么突破口呢?

答:还没有,因为现在还是投入在小说上,小说一完摄影就是我最大的艺术问题。

问:假设说小说弄完了,你重新进入摄影会有什么计划吗?

答:问题就是不知道,要是知道这个事就好办了,但是我的原则就是先想故事,我要讲一个什么故事,从故事的起点开始。就是现在不知道想讲什么故事,因为最近生活变化大,想讲的故事都已经讲过了。所以这个问题,再过一年再问吧。

问:我觉得你的肖像系列就可以成为一个单独的系列,摄影史上也有很多拍明星肖像拍出名的摄影师

答:我唯一一个系列性的摄影作品就是,因为我去的地方比较多,我去的每一个地方都从酒店的窗户拍一张照片,这是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看中国的方式,从酒店看出去,景观特棒的有特烂的也有。

问:有点像类型学摄影,需要把它们归在一起看

答:对,一张张的看没意思,但是放在一起看就有意思了。

问:你过去有很多扫街的照片,看那些照片给我一个很深的感觉就是那些照片都很像电影中的一幕场景,你现在是不是已经把戏剧的真实和你人生的真实交织在一起了?

答:因为我是干这行的,所以我特别感兴趣故事,为什么我的照片都那样呢?因为我找的就是那个。就是普通生活中的一瞬间可以讲一个更大的故事。

问:就是让观者通过自己的阅历去补充成为自己的故事对吗?

答:对我希望他们一看就能看出一个故事,一个比照片更大的故事

问:我觉得这也是你的一个特质,有的人拍东西会比较倾向于视觉效果但是你会比较在意故事

答:所以正好,不同的摄影师不同的拍摄角度,才让我们有这样一个丰富的摄影世界

问:那你会看一些摄影展览或者摄影画册吗?

答:不怎么看,我觉得我应该看,但是我就是不爱看。最大的原因就是我不想被他们影响了。后来我跟很多人聊过这个问题,跟我印象比较深的是一次平遥摄影节上跟纽约大学摄影学院的头儿聊天,我说看整个摄影节上照片最烂的就是你们这些高校的学生照片,他说是有这个问题,但是你也理解错了,这些摄影的博士他们拍照片是让整个这个艺术的概念发展的,他们主要不是为了讲好故事拍好看的照片,是为了让摄影艺术的本身有更好的交流和发展,所以他们的照片好看不好看不是重要的,是这个交流的本身是重要的,当时我就觉得这个很有道理。然后我跟一个特别好的街拍纪实的摄影师聊,他本身是学这个专业的,我说你学摄影干啥?你不学也能拍,你看我没学过不是也会拍吗?但是他给我教训了一下,你说你不想被影响,但是你每天生活的图片的包围之中,你每天看到的广告杂志之类的图片还是会影响你。所以你即使不去看那些摄影史上的好照片,也不是说别人就没有影响你,所以反而你获得的都是那些很烂的影响。

问:也就是说你即使抗拒你也被影响着,你还不如主动去选择一些好的影响呢。

答:对,是这个意思。所以反过来说所有这些影响的结果就形成了我的照片,也许这也是我下一步的一个突破方式,就是去学别人。而不是特别被动的被这个社会推在一个角落里。所以人到一个突破不了的地就得想想新路子。

问:你96-97年就来中国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对中国的认识会有什么改变?这些改变会不会影响你拍中国的视角

答:我最近有一个发现,我跟很多朋友也聊过这个事情,就是慢慢发现北京不好拍。因为它开始变得正规了,北京以前的一大特点就是有正规和不正规的混在一起,过去每一张好照片都是拍两个东西,照片里的故事是这两个东西的关系。过去在我看来“北京”这个定义就在这个关系之间。北京以前那种东西特别多,就是它“嘭”的一声就变成了一个国际大都市,但是还有很多东西没有跟上来,那两种东西放在一起就是讲北京的发展故事。但是现在跟上了!哈哈哈 跟上就麻烦了,没得拍了,或者说故事变了,就得重新琢磨北京的故事,才能拍有真理的照片。说到底就是北京的变化其他的东西跟上来了,我没跟上来。

问:你说过“外国人可以看到中国人看不到的东西,但是中国人会看到外国人看不懂的东西”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是不是看懂的东西越来越多了?会越来越懂中国人和中国。

答:这是一个躲不了的优点和缺点。也可能跟我拍北京有关系,因为我对北京太熟了,有时候反而不好拍了。

我看过一个最有用的采访是亚当斯的,然后记者问他你有没有什么给新的摄影师说的话,他说“看你后边”当时我觉得这是什么虚了吧唧的一句话,当时没懂,后来我去甘肃拍丹霞地貌的时候,跟着很多摄影师挤在一起拍,结果发现当时大家拍得都差不多等于就是比赛谁更会修片了,我当时很生气,然后猛然想起这句话,我就真的转了180度拍了一张照片。那不是什么天才照片,但是我肯定没有别人这么拍过,所以每次我去一个什么地方就下意识的转头看后边,拍到了很多有意思的照片。


本期投票

全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