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北川 废墟中的黑白世界

2008年5月12日14时29分04秒,8.0级地震撼动四川汶川,中国唯一的羌族自治县——北川在地动山摇间被夷为平地。到了十年的结点,伤痛结痂,废墟演变成历史年轮中的疤痕,摄影师柳涛五次前往北川,镜头下的黑白世界诉说着亲历者的悲怆与缅怀者的肃穆。

组图上传区域

柳涛 独立摄影师,现居福州。从事纪实报道摄影近20年,奔走在全国各地,其大量作品是最底层社会生活的典型纪录,充满人文情怀。

所获奖项:

2008年第四届国际新闻摄影(华赛)体育新闻优秀奖

2010年度中国“金镜头”经济新闻类铜奖

2010年度中国新闻摄影年赛经济新闻类银奖

2011年度中国新闻摄影年赛体育类银奖

2012年中国新闻摄影年赛科技类铜奖

2013年台海新闻摄影比赛科技类金奖

2013年第九届国际新闻摄影(华赛)自然新闻类金奖

2013年中国十佳摄影记者

2017年中国“金镜头”经济新闻类金奖


站在地震遗址上,我想哭
文/柳涛

10年前,当那场突如其来的灾难降临之时,作为新闻媒体记者我也在震后第二天赶往北川灾区。10年后的今天,已经是第五次来到北川,不仅仅是为了发一篇稿拍几张照,只因心里有太多说不出的情结,以至于我站地震遗址,就情不自禁地流下眼泪。

在进入北川老县城地震遗址的路上,道路一侧的巨大滚石,还停留在原位。“这些山石都是当年地震中滚落下来的,从那以后就没再挪动,我们现在走的道路,是后来重新修建的。”带我进来的一个摩的司机是我的向导。

5月13日,北川老县城地震遗址,来祭奠和缅怀地震中遇难同胞的市民和游客没有前一天多,道路也很顺畅。“昨天都只能坐专用免费公交车。”摩的司机告诉我,“5.12”当天有近10万人来到这里。

三束黄菊花,15块钱,有点贵,但我还是买了。来到地震公墓,看到周围都摆满了献花,特别感慨。地震虽然已经过去10年了,可人们的爱却从未停止过。

早上6点多,就陆续有人进入老县城遗址。走在遗址内,一路上有很多当时的幸存者回来祭奠自己的亲人,他们把鲜花和食物摆放在家门前,祭拜之后,安静的离开。

北川老县城里,房屋东倒西歪,公路两旁的废墟上挂着白色菊花。地震后,这里被原封不动地保留下来,变成了地震遗址博物馆。而“家”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见:晾衣绳上的衣服、花盆里的芦荟,有阳光的天井……

地震中,北川县城背后的景家山瞬间崩塌,倾斜而下的巨石吞没了山下的北川中学茅坝校区。美丽的校园、朗朗的读书声,顷刻间化为永远的记忆,只剩下一个篮球架和那面迎风飘扬的国旗。

转眼已经过去了10年时间,山石间都已经长出了郁郁葱葱的草木,但仍难以抹去当地人对亲人们的思念。当年的幸存者、经历者、救援人员以及全国各地同胞,纷纷来到北川老县城的地震遗址,祭奠十年前逝去的生命,公祭台前摆满了寄托哀思的鲜花。

本期投票

全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