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女红军的跨国爱情:从此他乡是故乡

从苏俄十月革命胜利到二战结束的20余年间,新疆地方政权更迭频繁,局势风云变幻。其间,苏俄红军以及后来的苏联红军多次入疆作战。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的斯大林政权,向中国军队提供了军事支援,派遣俄罗斯红军进驻伊犁。一群年轻的女战士受命来到中国,他们离开家乡,刚刚二十出头。战争中,有些姑娘被炮火夺去了年轻的生命;有些姑娘收获了跨国爱情,却又被无情的战火摧毁。战争后······

组图上传区域

王晴1975年出生于新疆,自由摄影师。2012、2013年,在北京电影学院进修学习。长久以来,关注中国人在当今社会的生存文化和生存环境,拍摄《生命的回声》《玄门之士》《留守儿童—星月和文玲》《土葬》《天山马背民族》等多个系列专题。

图片发表:

纽约时报、中国摄影、人民画报、中国画报、南都周刊、摄影旅游、Lens视觉、中国民族报,等报刊和杂志,发布在“纽约时报”、“腾讯”、“中国摄影家协会”等网站的图片专栏。

获奖

2013--2017年,获得中国民俗摄影协会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主办的“人类贡献奖”摄影大赛文献奖;平遥国际摄影大展资助奖;济南国际摄影双年展优秀摄影师奖; “索尼青年摄影师资助计划奖”;蝉联两届露西姊妹奖IPA国际摄影大赛中国区“年度深度摄影师”奖、“人类一家”主题比赛专业组4枚金奖;中国民族博物馆永久收藏金质奖。美国《国家地理》全球摄影大赛中国赛区图片故事类二等奖。

展览

2013--2017年,参加大理、平遥、济南、贵州等国际摄影展。参加国家博物馆《乡土中国》展。参加北京民族影像志展览,参加纽约IPA国际摄影大赛获奖作品世界巡展,等。

著作

2017年,由北京外文出版社全语种(中 英 法 德 拉丁 俄 阿 日 韩)出版摄影画册《丝路上的故乡》一书。


离家的时候并不知道,再不能回故乡
文/王晴

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前苏联时期,斯大林苏维埃政府向中国工农红军提供了军事支援,派遣俄罗斯红军进驻伊犁。其中一群年轻的女战士受命来到中国,她们离开家乡的时候刚刚二十出头,穿上军装个个英姿飒爽。

在残酷的战斗中,有的姑娘失去了年轻的生命。有的姑娘收获了跨国爱情,但又被无情的战火摧毁。

战争后,她们中活下来的,把根和血脉留在了中国。

阿厉山德罗娃,1913年出生于莫斯科,一名城市姑娘,上大学读的医科专业,毕业之后毅然投身革命,在部队做了一名女军医,与革命队伍中的福特.伊万诺夫相恋结婚。1933年,阿厉山德罗娃与丈夫和孩子来到中国,参与到新疆的革命战斗中。

很不幸,在小女儿拉丽莎刚刚足月时,丈夫在战场中牺牲。

随后的生活中,阿厉山德罗娃受到中国军官的关心和照顾,并与中国人军人再次组建家庭。

家庭的温暖,幸福的生活是人人想要的,但普遍人民的获得往往是无数仁人志士牺牲奉献的。在战争面前,作为个体人的命运并不受自我操控。

阿厉山德罗娃再次失去丈夫。

当战争结束迎来和平,政府征求她的意见,是回俄罗斯还是留在中国。

阿厉山德罗娃说,我的两任丈夫躺在这片土地上,我就留在中国。

1999年,阿厉山德罗娃那年86岁,走完了这一生,曾经的战火硝烟,生活磨难也随着苏维埃世界完结而告终。

如今小女儿拉丽莎已经69岁,和丈夫生活在新疆的伊犁。拉丽莎一生没有生育,这对俄罗斯夫妇收养了一名中国女孩。

“父亲是汉族人,我们按照中国习俗立碑铭文,我们会两国语文和文字,在新疆长大的中俄混血通常都是这样。”

在新疆伊犁还有许多像拉丽莎一样的俄罗斯红军后代,他们自发形成一个独立的生活圈,成员人间互助友爱,在中国政府的支持下,他们一起兴建了东正教堂,修葺美化了墓园。

彼得罗是俄罗斯红军烈士的子孙,他和有着四个民族血统的妻子托妮娅管理教堂工作。原址上清代就有的东正大教堂在历史的变革中被毁,广大俄罗斯族同胞强烈呼吁重建他们的宗教活动场所,彼得罗以纯粹的俄罗斯血统和慈善的为人行事被推选出来做教堂司职人员。目前,彼得罗正在为取得“神父”资格而努力研读《圣经》,学习教规礼仪,尽心尽力为每一位俄罗斯同胞送上内心关怀。

教堂和墓园紧紧的依偎在一起。

“我们在教堂旁和墓园里种着丁香、紫薇,春夏时,空气中弥漫着醉人的香味,我们来到这里相聚,来到这里思念母亲和故乡……”


本期投票

全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