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首都基辅:危机下的日常

这是一个充满战争之痛、对未来焦虑的国度的首都。乌克兰危机之下,基辅较过去而言更为复杂、悲伤,几乎可以说是一个正在战斗中的城市。战争改变了周围的一切,尤其是每一个人的内心。这组照片记录了近一年来基辅的生活瞬间。作者:爱德华·斯特朗纳德卡 策展/翻译:肖万宁(西双版纳国际影像展供图)

组图上传区域

爱德华·斯特朗纳德卡 Eduard Stranadko

乌克兰国家摄影家协会主席,1958年出生在克里米亚,前苏联时期在大学任教,摄影技术系讲师。后任职于圣彼得堡《生活》杂志,担任摄影记者。乌克兰独立后,回到乌克兰从事摄影记者工作,是乌克兰国家摄影家协会发起人之一。至今在全球举办了66个人展览,参加100余个国际摄影节和摄影项目。2006年,2012年,2016年三次获得乌克兰总统奖金。2011年获得由乌克兰文化部颁发的优秀国家工作人员奖。2012年出任乌克兰国家摄影家协会主席。


策展、翻译:肖万宁——乌克兰国家摄影家协会顾问,乌克兰华商报总编辑,策展人。


照片是记录 人人都可以拍出好照片
文/Vera

照片是记录,它告诉大家曾经发生的事

腾讯图片:这次展出的《基辅》都是日常生活中的街拍?

爱德华:对。因为平时工作比较忙,用手机拍更方便,去上班或开会的路上,就能随手记录下很多的点滴,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创作状态。甚至在非常乏味的会议上,我也会寻找角度来拍摄。

腾讯图片:这组作品看上去有一种不安定感,很多构图是歪的,光影也很复杂,您在拍的时候,是否也带着一种忧虑?

爱德华:现在的乌克兰局势,其实是美国和俄罗斯之间的角力,但受伤的是乌克兰人。基辅是一个几近战争状态下的国家的首都,情况非常复杂,任何事情在那里发生都有可能。我的办公室离火车站很近,经常看到很多人往返于战争地带,脸上没有一丝笑容。我想用这组作品传递一种警报随时会拉响的讯息。

现在很多摄影师认为要到国外,或是陌生、新奇的地方去才能拍出作品,但其实作品就在我们身边。比如一辆军用装甲车停在基辅路边,人们从旁边路过,看似很日常,但也许过了二三十年,有人会说基辅什么都没有发生,而照片就是一个记录和描述,它会告诉大家,我们的身边曾经发生了这样的事。如果20年后有人想拍一部影片来反映乌克兰这段历史,这些也将是非常好的现实素材。

腾讯图片:您这组作品做过一些色彩上的处理,您怎么看待对图片进行修饰处理?

爱德华:我手机上就装着snapseed等修图软件。我认为修图就像欧洲男人刮胡子一样,军人在脸上画迷彩妆一样,都是必要的。比如拍电影,你会拍很多素材,但需要做删减和修理、拼凑。修图是必要的,就像厨师做饭一样,有人说我就用胶片拍,拍下来是什么样就什么样,不再做任何改变,我认为这是对观看者的一种不尊重。想要把pizza做好,一定要加很多料,做很多工作。所以越好的后期处理,能给照片带来越多的加分。

《基辅》这组作品运用的手法偏西方一些、欧洲一些,我也会拍很多黑白照片,但我认为用这种色调,更符合我想表达的意思。

摄影家的工具应该是他的脑袋、思想

腾讯图片:我看到您随时都拿着手机、相机在拍,在您拍的海量的图片中,怎么挑选出您认为最终可以呈现出来、可以称之为作品的画面?

爱德华:我的作品看上去可能有点怪,但我从来不学习任何获奖作品的风格。通常一个作品在大赛上获奖了,就有很多人去模仿。我前不久在法国巴黎担任欧洲“无国界摄影组织”(ISF)的评委,还有这次西双版纳国际影像展评选作品的时候,都在讨论一个问题,为什么中国的很多照片都是雷同的。法国FIAP摄影奖的1万6千张投稿作品中,有很多中国题材,但重复率非常高,比如有几百张张奥运会扔铅球的、撑杆跳的照片,几乎都一样。

腾讯图片:器材对您来说,并不影响作品的形成?

爱德华:我曾经买了一台很贵的相机,但我用那个相机还没手机拍得好。一个摄影家的工具应该是他的脑袋、思想,平时多看一些文学作品,读诗,去看艺术展览和文献,包括哲学类的书籍,才能让自己变成真正的艺术家和创作家。而不是买一台很昂贵的器材,就是摄影家了。

腾讯图片:您认为摄影师摄影语言的形成与他读过的书籍、诗歌有很强的联系吗?

爱德华:摄影是一种艺术。我看到很多摄影家拍了很多作品,却是在重复和模仿。他们不能成为一个艺术家,因为他们只是去模仿某个大师或某个人的作品。这也是很多人说摄影家不是艺术家的原因。在基辅,有4个高等学府设有摄影专业,但在我看来,是否专业出身在本质上并没有区别,区别就是专业出身的人知道把照片裱在相框里,然后拿出去卖。

人人都可以拍出好照片,只是他自己不知道

腾讯图片:您说人人都是摄影师,那随便一个人拿起手机拍一张照片,与摄影师拍出来的照片,有什么区别?

爱德华:确实现在所有人都可以称为摄影师或摄影家,因为所有人都拥有带摄影功能的智能手机,这引发了摄影上很强的竞争。我相信很多人都拍了很多好照片,唯一需要的是我得找到那个人,并告诉他,你的这张照片是好的。人人都可以拍出好照片,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而已。以前在胶片时代,我帮别人选照片,20张照片里,可能第一张很烂,第二张很垃圾,但突然连续有好几张画面很好、很有艺术感。作为摄影师,他有艺术的感觉,他懂得甄选,这就是最大的区别。而这需要生活在艺术的状态下,听好的音乐,看好的书,好的电影、话剧,但是,千万不要跟太多的摄影师交流。

我有一个朋友定居在加拿大,以前养猪,后来玩摩托,再后来开始搞摄影,跟着一帮摄影家到处拍,拍废弃的建筑、花园等,但我告诉他,你为什么要拍这些东西?你应该去拍桥,加拿大有很多奇特的桥。他在全世界拍了一千多座桥,而所有的桥都是有故事和联系的。后来有一位教授建议我那位朋友,应该用这些照片来写一篇关于桥梁和水文的博士论文。相比起摄影师之间的交流,我认为多和老师、教授、学者交流,对摄影师更有意义。

腾讯图片:这次来中国西双版纳摄影展当评委,有什么感受吗?

爱德华:中国的摄影有点像奥林匹克体育竞赛,谁得了第一名谁就能得到奖牌,但艺术不应该有太强的竞争性。这个摄影展的独特之处在于,它很有民族特色,就像一条河一样,一点一滴地记录着这个地区的变迁。

我和中国有很深的缘分,我的曾祖父曾经在中国东北地区打过日俄战争。现在虽然乌克兰与中国在摄影方面交流不是不多,但现在也一步一步地在向前走。比如之前我们举办了中乌摄影家交流活动和展览,辽宁、山东的摄影家去了乌克兰,能有这样一个机会促使两国摄影师面对面地交流,这就是一个新的纽带。

摄影师只有两条路,坐等钱掉下来,或是一点一点辛勤耕作

腾讯图片:在乌克兰,摄影师靠什么来维持生活,提高收入?

爱德华:在乌克兰,靠摄影是绝对赚不到钱的,他们都是真正的“摄影爱好者”。在乌克兰,去媒体应聘一个摄影师职位,需要自己带器材,应聘时你被问到的一个问题就是,你带的什么型号的相机?就像跑出租车的,还要用自己的车、自己的油,工作的工具都需要自己去买。

因为互联网的兴起,纸媒的衰落,越来越模糊了记者和摄影师的界限,任何一个记者都会拍照,因此摄影师在报社的生存也变得艰难了,很多人都处在兼职或是自由摄影师的状态。我经常告诉我们的会员,这样也挺好的,你不用接受任何专题任务,反而可以实践自己的艺术想法。在乌克兰当摄影师只有两条路,坐在那儿等钱掉下来,或是一点一点辛勤地耕作。

腾讯图片:所以摄影师就应该甘于清贫吗?

爱德华:在乌克兰摄影师很受尊重,但确实是比较清贫的。在中国我看到很多摄影师都带着徕卡相机,但拍得并不多。或许摄影还是一个工具,很多艺术家借助相机这个工具来寻找和保存灵感。所以有时候我们看到挂着相机的不一定是摄影师,他有可能是画家或其他职业的。

腾讯图片:您在世界各地做过很多次展览,您是怎么让自己的作品走出去的?

爱德华:我认为这并不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向别人要来的不是自己的东西。在这一点上,要向中国人学习,中国人只做三件事,吃饭、睡觉、工作,想要有更多的收获,就应该更勤奋地工作。

本期投票

全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