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相馆摄影师镜头下的民国北京

1929年8月,54岁的约翰·詹布鲁恩(John Zumbrun)带着他的妻子和两个女儿在上海登上了前往美国的客轮“太洋丸”号,在他随身携带的铁皮箱子里,装着他在北京的所有影像记录,包括开设照相馆期间拍摄的所有底片,还有相机和照片、幻灯片、明信片,以及出版的画册。在他北京生活的19年里,大部分日子是平淡无奇的。北京的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活清苦却平静。本组作品由腾讯图片和中国摄影出版社联合出品。

组图上传区域

《约翰·詹布鲁恩镜头下的北京:1910—1929》一书已由中国摄影出版社出版。照片中的历史人物、动乱时期的枪林弹雨、市井百姓的喜怒哀乐、皇家建筑的恢弘大气、手工作坊里的独具匠心,如幕布一般被拉开。

詹布鲁恩不仅以一位亲历者的身份为世人记录了一个历史时期的珍贵影像,作为职业摄影师,其摄影技术扎实,能熟练使用各种摄影器材,且拥有良好的视觉感悟。他在摄影作品中体现出的“民国艺术范”,以及唯美的浪漫气息,艺术感极强,在同时期中外摄影家中甚为罕见。他不仅是一位伟大的纪实摄影师,也完全有资格被称为“民国艺术摄影大师”。



照相馆摄影师镜头下的民国北京
文/车亮

1929年8月,54岁的约翰·詹布鲁恩(John Zumbrun)带着他的妻子和两个女儿在上海登上了前往美国的客轮“太洋丸”号(Taiyo Maru),在抵达美国西海岸之前,客轮还将在日本和夏威夷停留。在他随身携带的铁皮箱子里,装着他在北京的所有影像记录,包括开设照相馆期间拍摄的所有底片,还有相机和照片、幻灯片、明信片,以及出版的画册。

1910年詹布鲁恩来到中国之前,他曾在美国军中服役,参加过美西战争。1916年,他在长城遇到了后来成为他妻子的路易丝·赫尔德琳小姐(Miss Louise Hoelderlin),两人一年后结婚。要不是因为身体健康恶化,詹布鲁恩不会离开中国。这或许和12年前的那次受伤有关,当时张勋的辫子军进京复辟,在城墙上拍摄两军交战的詹布鲁恩被炮弹炸伤。但这也只是他在北京用照相机记录的众多历史事件中的一件,1929年8月2日的《南华早报》这样评论他的离开:“詹布鲁恩先生在京开设照相馆19年,他的作品蜚声海内外,曾用镜头记录下了这期间发生在北京的几乎所有重大事件。”

詹布鲁恩在北京使馆街开设照相馆的时间段,恰好同民国北洋政府统治的时间相吻合,因而他拍摄的这些珍贵的历史影像,从某种意义上说构成了一部民国北洋政府影像史。

在北京开设照相馆的19年中,詹布鲁恩同北京各方政治势力都保持着不错的关系,他的镜头中除了袁世凯外,还有陆征祥、张勋、曹汝霖等人,甚至还有溥仪及其洋师傅庄士敦的少量影像。其中溥仪在御花园与友人一同把玩相机的照片,无疑已成为中国摄影史上的一幅名作。

詹布鲁恩以一名照相馆摄影师的身份,记录下了他在北京所经历的这些大大小小的历史事件。然而在他北京生活的19年里,大部分日子是平淡无奇的。北京的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活清苦却平静。

来北京的外国游客是他开在使馆街的照相馆的主要顾客,詹布鲁恩拍摄了大量北京的建筑景观和民俗照片以迎合他们的口味和需求,紫禁城、长城、天坛、明陵、西苑、颐和园、圆明园遗址、景山、黄寺、古观象台、国子监等都留下了他的足迹,北京的驼队、摊贩、街边店铺、女子和孩童、手艺人和伶人也都被他用快门留下了永恒。

为了更大视角的拍摄北京城的全貌,他选择了宽幅转机进行拍摄。在北京饭店的顶层,他拍摄制作了近两米长的北京全景照片长卷(见本书附增拉页)。为了获得更好的视野,他甚至搭乘热气球到空中去俯拍。这些影像对研究北京城市发展变迁提供了极为重要的影像资料。

2015年,在詹布鲁恩一家离开中国86年后,当年他带走的那只铁皮箱子再次回到中国。尘封的底片袋被打开了,反银的相片诉说着它承载的历史,这些影像中记录的历史事件让人如同身临其境。此外,詹布鲁恩对北京建筑景观和市井民俗全方位、多角度的拍摄,更让观者进入了奇异的穿越。

詹布鲁恩的影像,曾被制作成不同尺寸的照片、幻灯片和彩色明信片售卖,加之他使用过的摄影器材,成为民国照相馆生态、摄影技术技法和影像传播研究的第一手珍贵史料。特别是他留下的保存极佳的10英寸底片,不仅记录着大量珍贵的影像,还隐藏着一段段等待后人挖掘、研究的民国摄影史、民国摄影科学技术史、民国照相馆史和民国中西摄影文化交流史。

本期投票

全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