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图 视频 正文 推荐 下载
--
--
--

高考小镇的陪读家长

 

陈东/文

 

这是一所被称为亚洲最大“高考工厂”的中学,每年以上万人的考生规模位居全国高中之首。这所中学常年在校学生规模2万余人,保守估计有近万名家长陪读。毛坦厂镇大菜市路口一家旅馆的老板这么形容,“每天早上八九点,从我门口走过的家长有一两万人。”

在陪读妈妈陈德菊的眼里,“毛坦厂菜市天天都是人,赶到下雨天,大家打着伞,人在走,根本看不到菜。”为了节约时间,她早晨起来先洗衣服,然后再去菜市场买菜,“去迟一点,要不就早一点,赶在中间点去人太多,特别挤。”在她的经验中,味道好的熟食店都要排队,“排好长一个队,每一个菜可能都要排队才能买到。”

毛坦厂中学现有两个校区,一是公办的毛坦厂中学,一个是民办的金安中学。金安中学是为了解决毛坦厂中学无法大量招收复读生开办的,后来随着学校规模扩大,现在不光招收补习的复读生,也招收应届中考生。目前,学校仅补习中心的复读生就有9000多人。

与庞大的学生规模不相应的是,学校并没有充足的住宿条件。目前学校只提供部分女生宿舍,大部分学生都住校外由家长陪读。毛坦厂中学办公室主任刘洋说,“让家长陪读,可以让孩子无后顾之忧,全心全意投入学习,更有助于舒缓学生的压力。” 在毛坦厂中学,陪读现象相当普遍,全校近有50%左右的学生家长陪读,高三更是近有80%的学生家长陪读,可谓“家有读书郎,全家跟着忙”。

事实上,即使入住校内的女生,也依然会有家长住在校外进行陪读。在毛坦厂中学,高压的学习环境让学生根本没有时间照顾自己的生活。在毛坦厂中学的下午放学前,一位在门口等着给孙女送饭的奶奶说,她租住在校外,孙女住在校内,她每天负责给孙女洗衣做饭。“因为住的地方有点远,晚上放学都11点了,回去不安全,还是让她住在学校宿舍好些。”

在毛坦厂中学,学习是学生们唯一的忙碌,他们清晨6点到校,中午11点40放学,12点20前赶回教室,下午5点放学,6点前赶回教室,直到晚上10点50才下自习,很多学生回到住处还会继续学习一到两个小时。吃饭、睡觉,一切能压缩的时间都被压缩,让位给学习。

在毛坦厂镇上的陪读家长,时间都是掐到分钟的,什么时间去买菜,什么时间开始做饭,送饭的路上要考虑路上要用几分钟,孩子回家吃饭的要考虑他们多久能吃完。孙女上学的空隙,陪读外婆姚美丽会去棋牌室和陪读家长们打上一会麻将,可是每天下午3点50附近,哪怕一圈麻将还没有打完,家长们就会把麻将一推,赶紧回家做饭,“最迟4点,我们肯定都要回去做饭的。”陪读妈妈陈德菊的儿子每天回家吃饭,中间不过15分钟的时间,“为了节约时间,我平时都不敢做鱼啊这些吃起来麻烦的菜,只有周末他放半天假时才敢做。”

毛坦厂中学地处偏远乡镇并无优越教育资源,但却创造了应试教育的“神话”,本科达线人数连续三年突破万人大关,本科达线率超过80%,超过安徽全省平均水平的两倍。毛坦厂中学因此被视为应试教育的成功典范,不光来自安徽各地的中考生或高考落榜生选择这里,甚至还有远自新疆、海南等地的异地考生前来借读。

为了孩子,家长心甘情愿地选择了枯燥乏味的生活,陪读爸爸贺思宝原来在温州一家锁具厂打工,一个月收入七八千。儿子去年高考失利,选择了来毛坦厂中学复读,有段时间成绩下滑厉害,班主任给他打电话,“不行了,来不及了,马上要高考了,你是要钱还是要儿子?”贺思宝二话没说选择了陪读。让贺思宝感到高兴的是,儿子的成绩一个月比一个月好起来,“钱是慢慢再挣的,小孩出来了再做,再挣钱。”由于租住地方与学校较远,贺思宝每天都会早早将中午和下午饭做好,甚至比同住一栋楼的其他家长提前十分钟出发,拎着保温桶中的饭菜到学校大门口等待。每天中午和下午放学时分,和贺思宝这样在学校门口送饭的家长有数千之多,成为毛坦厂中学门口一道的奇特的风景。

陪读妈妈朱丽来自阜阳,儿子复读选择了毛坦厂中学。由于离家远,今年春节他们没有返乡,在上海打工的父亲赶来这里,一家三口挤在狭小的出租房内度过了春节。为了陪读,陪读妈妈杨乃华照顾女儿上了大学后,在家歇了一年,然后又来到了毛坦厂照顾儿子读书,“前后在这里呆了五年。”闲暇,她在一家服装厂做工,每天上午7点半到10点半,下午12点半到4点半,晚上6点到9点半,一天工作10个半小时。时间一到,她准时放下手中的活,骑上自行车回去给儿子准备饭菜。陪读妈妈汪梅原来在浙江一家公司做主管,儿子读高三后,她过来陪读,如今是第二年复读,“陪他一起走过,不管怎样将来也不后悔了。”

在照顾儿子的日子里,陈德菊每天只休息五六个小时。2016年耳朵曾经突然失聪,里面嗡嗡作响。到省城医院进行检查,医生告诉她,这是由于睡眠时间不够,加上心理压力过大导致的突发性耳聋。“在这里陪读,其实我们的压力不比孩子的小,但是我们能自我调节过来。孩子们不行,所以在这里陪读的人还是占得比较多。”

高考小镇因为陪读而成了特有的陪读经济,在这里,当地人若有三四层小楼,无不租满陪读家长和孩子,房屋租金远高于周边乡镇而且逐年上涨。陪读聚集的人气刺激了当地服务业的发展,甚至还推动了当地一些旅游景点的开发。毛坦厂中学所在的毛坦厂镇,已经将教育产业列为当地的支柱产业。2016年,一个专为陪读而建造的大型小区在学校东门外拔地而起,1599户大多数在60平米以下,一户两室一厅的房一年租金两万余元。小区项目负责人朱旻说,小区90%的住户都是陪读家长。姚美丽和老伴一起租住了一户两室一厅,老两口住一间,孙女和她的同学住一间,“很多陪读家庭都是两户合租一户,家长和孩子在一个房间,这样经济上承担会轻一点。”

“毛坦厂中学的教育模式有说好的,也有不少说不好的,孩子们压力很大,但是总的来说还是不错的,80%的学生都能培养出来。”正是下午放学时分,站在小区11楼的窗口,姚美丽的老伴望着窗外说。


(完)

栏目责编:王崴 编辑:邹怡   |  设计开发:腾讯网设计中心   |  栏目投稿邮箱: ppqq_huozhe@qq.com
Copyright © 1998 - 2014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协议 | 隐私权保护 | 开放平台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