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图 正文 视频 推荐 下载
--
--
--

见证一段新历史

撰稿/王伟伟


4月1日下午,一条雄安新区成立的消息推送到了我的手机上,当时我正忙着和同事商量着第二天去郊区游玩的事情。但职业的敏感性告诉我,我的这个假期要泡汤了。吃完晚饭后,雄安新区已经成为了网络热词,我和一位文字记者决定放弃第二天的出游计划改道雄县进行采访。

 

疯狂的房价

雄安新区在哪儿?雄县怎么走?那儿有没有高铁?通不通高速?面对这一新生事物,我和其他同行一样一头雾水。刷新手机导航后,我们驾车前往雄安新区。

在路上,文字记者已经在整理资料了,在得知雄安三县的房产交易已经冻结,炒房客开始到附近的县城进行炒房后,我们改变了原有计划——到白沟。

一下高速进入白沟县城后,路边的一个房产中介就把我们的车拦下,问我们要不要买房,他手头有现房,一次性付清12000元/平米。太疯狂了吧,一夜之间白沟的房子涨了5000元,并且还一时一价。第二天这里的房子已经涨到了16000元/平米,这只是疯狂的开始。

4月3日,进入雄县境内。在一处已经贴条封锁,停止交易的房屋中介门前,仍有不少人在和工作人员交流购房的相关政策。一名雄县当地的居民说自己家有一套房屋,五证齐全,要的话随时可以交易。心怀侥幸的我瞬间炒房客附体,急忙问:“多少钱一平米?”“五万二……”内心激动的我瞬间没有了还价的勇气,真的是应了那句话,不炒房不知道钱少。但有一点让我想不明白的是,一边是高音喇叭警告禁止炒房;一边是房产中介和购房者互留微信,进行着私下交易。面对巨大的利益诱惑,希望一夜暴富的炒房客们让欲望战胜了理性。去雄安炒房的背后是一场民间资本和行政政策的公然博弈。

 

告别与向往

4月4日,面对一波又一波炒房新闻的轮番轰炸,我们觉得再做炒房的新闻已经不再新鲜,也不是我们此行的目的,然而除了房子的选题还能做什么?所有的预设和思路需要打乱重来。

在我看来,新区成立后最高兴的不是炒房团,而是当地的居民和企业,他们才是最关心新区发展的群体。4日早上我们来到了安新县政府,希望能够与宣传部取得联系,进行深入采访。然而此时的安新县政府已经成了热门景点,不少当地居民和游人纷纷在县委、县政府的牌匾前驻足留影。对于安新县的老百姓来说,这一刻定格的是告别,也是对新生活的向往。

进入县政府,一个“换届风气举报箱”静静地放在大楼入口处。大胆设想,在县政府的换届大会上,新上任的领导干部们一定激情满怀,他们也不止一次地在心里勾勒着这个县城未来的蓝图。然而伴随着新区的成立,这个蓝图已经超出他们的想象,也非他们所能想象的了。

晚上在饭馆吃饭时,一个老板跟自己的员工说到,“我们已经是新区人民了”。只顾着采访我也突然意识到,此时的我正在不知不觉中见证着一个新的历史诞生。

回到住所,想起这几天采访的所见所闻,内心突然多了几分喜悦。无论是疯狂的炒房团还是这里朴实的老百姓,对于雄安新区他们都有着一份自己的规划。

【完】

栏目责编:王崴 编辑:邹怡   |  设计开发:腾讯网设计中心   |  栏目投稿邮箱: ppqq_huozhe@qq.com
Copyright © 1998 - 2014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协议 | 隐私权保护 | 开放平台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