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图 正文 视频 推荐 下载
--
--
--

水钢淬火

撰稿/王伟伟


一座高炉底座的下方,被截断的钢管和铁皮散落一地,偶尔有人经过,便驻足留影。在高炉的后方,一座办公厂房的拆除工作即将完工,正在作业的破碎机不时与铁质的炉体发出刺耳地碰撞声。在距高炉南侧十余米的空地上,生锈的钢轨一端已经浸泡在了水中,另一端则被拆除下来的碎石砖块掩埋,偶尔一阵大风吹过,扬起大片灰尘。

11月15日上午,贵州省六盘水市首钢水城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水钢)2号高炉的拆除现场,高中旭和工友正熟练地在对高炉底座进行切割作业。这座1978年12月31日建成投产,前后进行过四次原样大修的高炉,走过辉煌的37年后已经退出历史舞台,逐渐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距2号高炉东侧不足百米的1号高炉则比其幸运得多。1号高炉始建于1919年,1966年“三线建设”时期从鞍钢整体迁入水钢,并与1970年正式开炉,由于其历史悠久,在去产能的过程中被保护性拆除,其主体部分也将随着六盘水市的转型发展成为这座西南工业重镇标志性的工业遗存。

水钢集团属于“三线建设”时期的老企业,历史遗留问题多、企业效率低、生产方式落后,从2012年开始连年亏损。2014年8月,水钢为扭转局面开始制定减产措施,淘汰落后产能,同时通过退休、内退、解除劳动合同等渠道对富余人员进行分流安置。据不完全统计,从2014年开始,水钢职工已从高峰时期的1.6万人缩减至目前的9800多人。

在黄浩母亲的眼里,她怎么也没想到已经做了管理干部的儿子会离开水钢。“现在企业效益差,想趁早出来,换个环境试试”,对于母亲的不解,黄浩给出了这样的答案。2015年,随着去落后产能的逐步推进,水钢对组织机构进行了撤并整合,打破干部“铁饭碗”观念,减少管理层级,并出台了相应的职工分流安置措施。面对企业转型,自小就在水钢长大的黄浩迈出了最艰难的一步——买断。彼时,六盘水的一家公交公司正在招管理人才,凭借着自身的技术和在水钢的管理经验,黄昊成功应聘,成为了该公交公司的一名智能调度管理员,一切从“零”开始。一年过去了,黄浩已经适应了这里的工作,并对公交公司即将到来的集团化发展充满期待。

面对转型升级所带来的艰难抉择,有人从头再来,有人徘徊观望。

今年是33岁的申朋在水钢度过的第9个年头。2007年,一心想“走出去,看看外面世界”的申朋大学一毕业便从陕西来到水钢成为了一名炉前工。第一次到生产车间上班,穿着印有“水钢集团”字样的工作服,申朋满眼好奇与期待,现代化的机械设备、火花四溅的钢水、十余米长的铸造机……眼前的景象对于当时只有24岁的年轻人来说,这一切都是可以兑现的未来。

2011年,申朋组建了自己的小家庭,不安分的他终究还是成为了一名地道的“水钢人”。然而,就在婚后的第二年,水钢开始连年亏损,并从2014年开始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淘汰落后产能。申朋所在的炼钢厂一转炉也在当时封炉停产。如今,看着和他同批入厂的同事买断的买断,停薪的停薪,已为人父的申鹏则不敢轻言离开水钢,“我还有一家人要养活”……

在淘汰落后产能,减员增效的过程中,这种“去”与“留”的故事每天都会在水钢上演……

【完】

Copyright © 1998 - 2014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协议 | 隐私权保护 | 开放平台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