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图 正文 视频 推荐 下载
--
--
--

养育胜亲生


文/赵宇


引产途中救下一条人命

1989年正月初三,湖北省利川市金龙坝村飘着鹅毛大雪,35岁的谭德付手里提着2瓶酒正准备去隔壁村给一个长辈拜年,平日里半个小时的路程这次走了差不多快一个时辰。“那天也奇怪,一路上都没有遇到什么人,直到在卫生院附近看到了刘某(谭军的生母),当时她步履蹒跚,一只手撑着腰,另一只手里拿着一根木棍,以防滑到。”

刘某是谭德付的好友雷某(谭军的生父)的妻子,正月初三她一个人前往医院,只怕是出了什么事情,谭德付心中默念。“你干嘛去啊,你怎么一个人?老雷呢?”谭德付扯着嗓子对十来米开外的刘某问道。“超生了,来引产。”刘某一边低声说着,一边吃力地上着台阶。

已经有两儿一女的雷某是当地的民办教师,如果这个孩子生下来,那么雷某的工作就保不住了。“孩子只怕有半年了吧?”谭德付又问。“九个月了,如果再不引产的话,估计就要生了。”刘某开始抽泣。“你说这好歹也是一条人命,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对孩子不公平啊。”心生恻隐之心的谭德付随即表示,这个孩子由他负责,收为养子,这样雷某的工作也能保住,加上自己当时还没有子女,收下一个孩子也可以养老,刘某答应了下来。

1989年3月20日,刘某在家中顺利产下一子,随即被谭德付抱走,雷某和刘某对谭德付十分感激。“这孩子命苦,将来得去部队锻炼把命练厚实点,就叫他谭军吧。”此后两家一直保持联系,走动频繁,逢年过节的时候谭军都会去给亲生父母拜年,拿几包烟给父亲抽。

 

养父母为救尿毒患儿欠款20余万元

2006年,17岁的谭军如愿参军,2008年退伍,退伍后他在恩施市一家银行当押运员。2013年6月15日,谭军从押运公司下班后回家与养父母一同吃晚饭,饭后谭军准备去厨房洗碗,却无意中踢到了门槛,跌倒并晕了过去。在医院,谭德付夫妇被告知谭军患了尿毒症。“其实当时早就有了症状,每天起夜多、嗜睡,一直都以为这个病离我会很远。”谭军在谈到自己病情的时候也很无奈。

谭军被确诊为尿毒症后,他亲生父母与养父母两家的关系开始疏远。“不知道他(谭军生父雷某)是无意的还是有意的,儿子得病之后,他就断了我们之间的联系,换了电话号码,搬了家。”谭军开始怨恨其亲生父母,“别人儿子得病了,卖房都会去救他,而我的亲生父母亲还不如我的养父母!”谭军每天的医疗费用如流水一样,虽然有国家的相关政策扶助,但是截至到2016年10月,谭军养父母已经欠下了20余万元的外债,亲戚朋友能借的全都借了个遍。

“我还是想给他换肾,如果可以,我和我老伴的肾都可以给他,甚至小妹(谭德付的亲生女儿,目前在读大学)的肾也可以给他。”虽然作为父亲的谭德付的初衷是好的,但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给谭军换肾的希望很渺茫,姑且不论肾源的问题,谭军的身体状况恐怕不能接受该手术”,谭军的主治医生殷主任说。由于长期透析,谭军的肌酐高达900多,他已经失去了换肾的资格。“就算可以换肾,我也不会接受。我养父母的年事已高,本来已是含饴弄孙的年纪,却还要为我的病情奔波,我已经欠他们太多。小妹正处于人生最美好的年纪,我更不可能接受她的肾源。”谭军坦言,他欠养父母太多,只能祈求来世报恩。

 

养父无奈为养子打造棺木

2016年3月份,刚做完透析的谭军回到出租屋内,养母和几个亲戚已经做好了饭菜。饭吃到一半的时候,谭军突然觉得浑身发热。“豆大的汗珠从他脸上流下来,但是当天还下着雨,温度不超过18度,我正起身去屋内给他搬电风扇,就听到碗筷破碎的声音,随后谭华(谭军的表弟)就大声喊着,快打120,哥哥不行了!”谭军养母回忆当天的情况说道。

很快,谭军被送到恩施市第一人民医院。“快点送ICU,他心脏骤停了!”值班的护士高喊着,随后,谭军被送到重症加护病房。谭军的养母马上打电话告知谭德付及其亲生父母,说谭军不行了。

当天晚上谭军的亲生父母赶到医院。“狗日的雷某,把我生下来就不管我了,真是猪狗不如……”谭军当天发烧估计迷糊了,把他的亲生父母亲骂了个遍。谭德付在得知谭军病情后,一方面急忙往医院赶,一方面给同村的木匠说赶快连夜赶制一口棺材。

第二天,医生宣布谭军病情稳定,但是仍需住院,所有人的心落了地。“下次这样的事别打电话给我,你看,搞得兴师动众的,一点事没有。”谭军的生父雷某丢下600块钱,随后去车站准备回家。谭德付则一夜没睡,一直守在医院,在得知儿子病情好转之后,急忙打电话给木匠,“棺材你先用塑料纸裹着,放在我的棺材旁边,不要让军军知道。”谭德付怕谭军知道自己连夜给他赶制棺材的事不好想,所以一直隐瞒此事,就算外人问起,他也只是说给老伴打的。

 

一家人难得的团聚

2017年1月18日,谭军乘车回家,将近三个小时的车程让他疲惫不堪。“2016年整整一年我都没有回过家,今年真的太难熬了。”谭军希望自己还活着的时候,多陪陪养父母。1月19日,小妹琳琳也放假回家了,除了养母杨英珍因工作原因无法回家,一家人算是团圆了。

谭德付提前告知所有亲戚,今天团年。谭德付和琳琳都很心疼谭军,他们两人在厨房忙前忙后,让谭军在客厅休息。“小妹做的饭菜真好吃,有家的味道!”谭军在吃到妹妹亲手做的饭菜时对她赞不绝口。

傍晚,谭军二叔家的小孩子点燃了烟火,谭德付一家人连忙放下手中的事,出来看烟火。“今年总算团圆了,虽然是个早年,但相比以前我还是觉得很满足。”谭军知道这次团聚实属不易,第二天他又得前往医院,进行透析,恐怕一直到初五才能回家。第二天下午4点,谭军和父亲谭德付再次踏上了前往医院的路上,家中暂时由小妹琳琳照看,一家人又再次分离。


-完-

养父母对尿毒儿的爱

参与捐款助谭家一臂之力

腾讯公益乐捐平台已经为谭军发起筹款行动。

此次项目所筹集的善款,都将用于谭军的治疗费用、生活补助,总计24.7万元。

爱心网友可通过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点击下方链接参与捐款。

Copyright © 1998 - 2014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协议 | 隐私权保护 | 开放平台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