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图 正文 视频 推荐 下载
--
--
--

边境上的小学

 

文/赵明

 

中国西南边境因缅北果敢战事引发“难民潮”,云南省临沧、德宏等政府给予人道主义帮助,先后在边境沿线设立几十上百个难民安置点。战争致使大量缅北华人家庭被迫离开缅甸,逃离到中国边境“借土养命”。说是“逃离”,其实只相隔一个山头、一条公路、一条河的距离。边境线两侧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战争带来的不幸,烙印在难民生活的边边角角。云南边境被埋下了很多地雷,边民走小路冒险回家取东西时,可能踩到地雷被炸断腿。在战乱中失了一条腿也许算不幸中的万幸,但却打乱了辛苦维系的生活。战争带给边民的,不止非生即死的两极色彩,更多的其实是灰色,在生活的每个缝隙里让人尝到战争的苦汁。

有些边民说:“现在真正是四海为家,走到哪里,哪里就是我的家,就是苦了这些孩子”。

边民居住的山都是溶洞地貌,缺水,所以在山坡上用塑料布搭起了蓄水池。吃喝、煮饭、洗澡都用蓄水池接的雨水,或者村民下山用摩托车运水,生活卫生问题着实堪忧。儿童年纪小抵抗力弱,气候和地形原因致使寄生虫多发,缺医少药甚至造成孩子病情延误,导致病危。

谁都没有想到战争会持续两年之久,无边无尽的担惊受怕和生活上的不便带给边民更为细碎的伤害,比枪炮声更深地折磨着他们的精神和身体。夜晚边境战火不止,边民看到炮火在夜空中划过,苦中作乐说像过年时放的烟花一样。很多难民被迫居住在与他们家乡仅一山之隔的临时安置点,靠给中国村庄打短工赚点钱,或者种植玉米、甘蔗等农作物艰难维持生活。很多耄耋之年的老人过世后,由于返乡路途多有地雷,最终也未能落叶归根。11岁的祁银宽总喜欢跑去山顶远望,他指着不远处说:“山那边就是我的家,可惜我很久没有回去了。”

爱心人士沿果敢区域中方边境线一带对难民安置点进行走访,共记录8-16岁失学孩童近2000名。果敢地区文化程度普遍较低,有的孩子十二、三岁都写不出自己的名字,早早外出打工或嫁人,能读完小学就算很不错的。为了让边境的难民儿童可以读书,民间爱心组织在山林中搭建起了简易帐篷当做教室,并在附近村庄招来代课老师。孩子们上课时,隔几天就可以清楚听见远处响起的枪炮声。调皮的男孩子们会手工制作简易的木头枪,分成两队在山地丛林里玩游击队的游戏,其中有一位10岁的男孩是一名孤儿,被军队领养。“现在孩子抬不动枪,先在学校学习,等到孩子可以扛枪的时候再赶去战场”,代课老师说。 

另一所学校的代课老师也讲道:“学生中又有三个孩子去当兵了,还未成年就去当兵,而且还不是民兵,是一线士兵。他们只是孩子,就必须面对战场的残酷,面对生与死的诀别。当时自己是带着责任来教书,可是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学生赶去战场却无能为力,心里面说不出的痛。”


-完-

Copyright © 1998 - 2014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协议 | 隐私权保护 | 开放平台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